法轮功学员魏起山在秦皇岛看守所被迫害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28日讯】被非法判刑7年的河北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魏起山,于11月23日晚在河北省秦皇岛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报导,11月23日晚上9点20分左右,魏起山的家人接到电话通知后匆匆赶到秦皇岛人民医院,在急诊室看到躺在板床上的魏起山的遗体。他的右胳膊耷拉着,全部呈紫色,眼睛半睁著,脸色不像刚刚去世的样子。

据秦皇岛市看守所赵姓警察称,11月23日晚8点多,魏起山上厕所突然摔倒(怎么摔倒的不清楚),然后说找了看守所医生抢救。

在家门口遭绑架

2018年6月12日早上7点多钟,魏起山、于淑荣夫妻出去给客户送牛奶回来,还没进家就被一群人围上来绑架。长江道派出所、公安国保人员强行抢去他们的家门钥匙,私自闯入家中蒐查、抢劫,并且没有蒐查证,没有证人在场,没有家人在场,没有被绑架的当事人签字、家人签字,没给抢走物品的清单。

家人四处打听才得知,魏起山夫妇二人被秦皇岛开发区国保伙同开发区长江道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长江道派出所非法审讯,而后被送到秦皇岛看守所拘留迫害。

据悉,秦皇岛市政法委、公安局、国安不敢打击真正的黑恶势力(因为许多黑恶势力有后台,害怕报复),为了充数因此迫害法轮功学员,造成了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无辜冤判,家庭亲友都遭受极大伤害。

律师当庭证明警察违法、公诉人滥诉

2018年12月19日,魏起山夫妇在昌黎法院被非法庭审。律师与家属辩护人当庭依法辩护,证明魏起山、于淑荣夫妻无罪。警察肆意侵犯公民权利、执法犯法,公诉人伙同违法警察构陷无辜公民。

律师指出,魏起山、于淑荣夫妇是在楼下被所谓的“人民警察”强行抢去家门钥匙。警察私自非法闯入民宅,没有蒐查证,没有证人等在场,这些都是违法行为。

警察非法抢劫了当事人的家,而后罗列罪名立案,涉嫌作假证、伪证。此次绑架给所有在奶站订奶的公民及魏起山、于淑荣夫妻家庭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十几万元之多,对许多订奶的民众,造成了伤害及不良影响。

律师还指出,秦皇岛市经济开发区长江道派出所先绑架了人,后搜罗证据,而后立案。这种做法,违背了司法程序,是知法犯法。

而且鉴定人员是否有资质证件,法院、公诉人并没有拿出证明,而每一次鉴定人、公安机关人员都没有拿出其本人的鉴定资格证书。

家人在辩护中问:“魏起山,公诉人起诉您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您参加了哪种邪教(家人辩护分别说出一些邪教的名字)?”

魏起山答:“没有,我没有参加这些邪教。”家人又问:“您破坏了国家哪部法律?哪部法律让您破坏得实施不下去了?”魏起山答:“没有,我按‘ 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怎么能说我邪呢?”

家人还指出,法官、公诉人对当事人的指控是不能成立的,并解释说:“如果我随便闯到你家非法抄了你的家,发现你家中储藏大量的现金,超出了你的工资数额,便指控你或投诉你贪污受贿等,有证据吗?合法吗?

“而法轮功学员在家放着的许多书籍,都是法轮功学员自己每天必看的书籍,这些书怎么就能破坏了国家的法律,怎么破坏的,用什么破坏的、使国家的哪条法律不能施行了?”

魏起山、于淑荣也为自己做了辩护,认为公安国保对他们栽赃陷害。国保最初说在电线杆子上看到一个条幅,而后又变成了三个条幅,调监控看到的只是戴着口罩的所谓“嫌疑人”,并不能当作证据来指控。“即使是我们挂的条幅,也没破坏谁的安定与稳定,信仰是国家宪法规定的自由,谁也无权干涉。”

当日下午在物证辩论阶段,法官让律师和家属辩护人看所有的“物证”。

律师非常认真地一本一本地念着书籍标题、出版社、书的出售价格。比如:《加拿大法会讲法》、《新加坡法会讲法》、《瑞士法会讲法》、《悉尼法会讲法》、《美国中部法会讲法》、《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等等。

律师说:这些都是国家正规出版社出版的,有合法性,公诉人所指控的证据、许多资料,如《江泽民其人》是揭露江泽民在对法轮功学员犯罪,这恰恰证明当事人无罪。

下午4点多,法官宣布休庭。

再次非法庭审

2019年7月4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昌黎县法院又一次非法庭审魏起山夫妇。

魏起山说自己无罪,国保警察曾对他说,只要他承认是自己贴的条幅,就没什么大事,可以被释放,因此让他说条幅是自己写的。魏起山说,监控中看到的条幅不是手写的,国保警察的证言及公诉人对他的指控是构陷、诱供,所谓证据都是不合法的。

公诉人声称有了新的证据,国保及管理小区的安保重新把监控调出来。然而旧的和新的监控录像时间不一样。于淑荣说:即使有旧监控,时间也应该是一样的;而且小区都是新房子,没有什么旧监控设备这种说法。因此所谓旧的监控录像是不能作为证据的。

于淑荣还指出,公诉人把多少年前她遭劳教迫害时已经执行过的构陷资料,又重新加到她这次被判刑里,这种两次利用更是构陷、栽赃。

律师及家属辩护都说,信仰、修炼法轮功无罪,没有一条法律文件能说明法轮功犯法,而且公诉人根本说不出来魏起山夫妇破坏了哪一条法律,用什么破坏的,怎么破坏的。

最后律师又做了辩护补充说,即使监控里显示的是魏起山、于淑荣,为什么只有他们走出小区的时间及录像,却没有他们回来的录像呢?那几个人到底是不是这个小区的人呢?他们为什么不回来了?人上哪去了呢?

最后法官问公诉人还有什么证据,公诉人无可奈何地说:没有。整个庭审历时40分钟左右结束。

被迫害致死

然而,一审结果,魏起山被非法判刑7年,于淑荣被判刑4年。他们的家人已经两次提起上诉,秦皇岛中级法院互相搪塞,刚刚有要二审开庭的说法,却突然传出魏起山已死亡的消息。

2019年11月23日晚上9点20分左右,家人接到了电话通知,便赶到医院看到了魏起山的遗体。

晚上10点多钟,来了十几个警察,把魏起山装入尸棺里要送殡仪馆,这样的事本来应该是由殡仪馆的专职人员或者医护人员来做,可是看守所不知为了掩盖什么,派来了十几个警察代做这件事。

这是一年多来发生在秦皇岛市看守所的第二例法轮功学员突然死亡的事件。

2018年9月17日,突然传出法轮功学员马桂兰在秦皇岛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具体哪天被迫害死的没人知道。有消息说,在某天上午6点多钟,马桂兰说自己身体有点不得劲儿,上午8点多被抬出监舍,送至秦皇岛公安医院后不久离世。

据内部消息,河北省来的人(具体什么部门什么人不清楚),把马桂兰的肚子剖开,内脏取走,说是化验。再后来的消息就不得而知。据悉,当时不到一个月内,还有其他二位被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的人离奇死亡。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11月,秦皇岛法轮功学员有近40人被非法关押,其中6人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在非法(超期)关押中,法轮功学员身心遭受极大的摧残,平日被虐待严管,夜间罚站值班,还被强迫做奴工遭剥削。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