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泪烟入屋 5岁童出疹港妈咳黑块有家不敢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07日讯】港警在反送中运动中,半年内狂放逾万枚催泪弹,许多市民深受其害,旺角一名单亲妈妈说,警察不断施放催泪弹,导致她与5岁儿子出疹,咳黑块,母子俩有家不敢回。住在弥敦道的梁女士说,催泪烟和枪声让她很恐惧,7月至今不能入睡,“有时觉得生无可恋”。

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半年来,高达一万颗催泪弹落在弹丸之地,刺鼻硝烟弥漫全港各个角落,香港警方的这场“催泪弹放题”,令香港各个区的民众都经历催泪弹烟雾的后遗症。

许多市民出现了皮肤敏感、皮肤炎、红疹及水泡等皮肤问题。还有前线采访记者称,自己已确疹患上“氯痤疮”。

警察向学生发射催泪弹并拘捕学生。(余钢/大纪元)

单身妈为躲催泪弹 带5岁儿流浪

12月6日,多家港媒报导,旺角南区候任议员朱江玮接获一名住在狭小房间的单亲妈妈高女士求助,高女士和5岁儿子原本住在面向旺角西洋菜街一个不足100呎的狭小房间里。

11月9至10日,警方在旺角再次无视居民安全,滥放催泪弹,高女士和5岁儿子身受其害。凌晨两、三点嗅到催泪烟,高女士已立即关掉冷气机,但房内残余的催泪弹味道令她心口痛,呼吸困难。

次日,高女士趁政府宣布停课,带儿子离开住所,在外流浪,前后换过4个居所。她儿子在旺角读书,在外寄居后,上学交通时间加长,有时会迟到,儿子因此十分难过,更是叫她伤心。

母子曾一度离开香港回大陆几天,回港后寄居朋友屯门的家,一次回旺角住宅取物件途中,母子又在旺角警署附近吸到催泪烟,两人没有任何防护。

事后,她儿子背部至大腿出红疹,久久未散,她自己也一直咳嗽,有时更咳出黑色块状物。

11月25日,高女士向医生求疹,医生称红疹“有可能跟催泪烟”有关。

至今,儿子仍然搔痒难当,高女士只能劝阻儿子不要用手指抓,以免越抓越红。

之后,高女士又数次回家,看家中情况如何,但家中只有一个近冷气的小窗,不能推得太开,尽管离家至今已经数星期,家中仍有刺鼻气味,所以她不敢把儿子的衣物带走,怕儿子穿上会不适。

高女士诉说经历时声泪俱下,又称希望政府赔偿母子的损失和安排入住中转屋,以解燃眉之急。

朱江玮补充说,12月6日,陪同高女士出席“吸吸可危集会”,曾就儿子身体状况咨询在场医生及公共卫生专家,在场医护已安排再作进一步检查。

高女士也提及自己出入催泪烟影响范围后,曾有咳黑色块状物症状,朱江玮质疑人体免疫机制是否能抵受催泪烟毒害。

香港荃湾警察向记者群和民众发射催泪弹。(余天佑/大纪元)

受催泪烟困扰 梁女称生无可恋

另外一位旺角街坊梁女士住在弥敦道,面对汇丰银行总行。同样受警方施放催泪烟及开枪噪音困扰,7月至今都“无法睡觉”,巨响声使她感到恐怖。只要外面发射催泪弹,窗户、风扇、冷气全部都要关上,整栋楼居民长期处于惊慌及烦躁状况。

梁女士说,自己一直靠服食药物才能入睡,“有时觉得生无可恋”。街道上商铺持续休业,防暴警察每日进驻社区“好像世界末日一样”,但基于经济能力,她暂时未能搬离现时住处。

朱江玮认为,警方不停滥发催泪弹,附近居民严重受到伤害。他5日去过高女士的家,仍能嗅到刺鼻之味。他呼吁警方检讨施放催泪弹驱散人群的策略。

12月6日晚,一群中大及教大的言语治疗学系学生,在中环爱丁堡广场发起“吸吸可危”大集会。( 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2万人参与“吸吸可危”大集会

12月6日晚,一群中大及教大的言语治疗学系学生,在中环爱丁堡广场发起“吸吸可危”大集会,邀请医护专家、化学博士、抗争者、家长代表等共11名不同界别嘉宾上台分享,唤起公众关注催泪烟的祸害。

主办单位称,参加人数达2万人。民间记者会成员当晚首次现身公众集会,并公布催泪弹后遗症问卷调查结果。

发言人表示,11月29日至12月2日在网上收集了17,819份问卷。结果发现,最多人吸入催泪烟后,出现的不良反应依次为咳嗽、呼吸困难和皮肤痕痒。

有5.5%受访者表示,吸入催泪烟后,出现尿液颜色异常的情况;约一成半受访者曾出现肚痛及肚泻。发言人表示,前线抗争者、记者及警察均属高危一族,政府目前仍未公布催泪弹的成分,质疑是否担心揭发催泪弹祸害后,对前线警员执勤会有影响。

发言人又引述数据称,以受访者出现症状平均数量为计,深水埗及大埔居民并列第一,油尖旺及观塘排第二,黄大仙及元朗第三。

发言人又批评劳福局局长罗致光“烧烤所产生的二噁英比催泪烟更高”的言论,是无知及草菅人命,侮辱港人智慧,无视香港已成为“催泪毒气室”的事实。

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马仲仪医生上台发言说,警方经常在老人院、学校、地铁站等不适合的地方施放催泪弹,并由高处向下放催泪弹、射入巴士、近距离发射等,有关行为有可能造成致命伤害,质疑警方使用催泪弹的准则。

多名医护人员、化学专家、心理学家及言语治疗师等不同界别嘉宾亦有上台发言。有“催泪弹 KOL”之称的邝士山(K. Kwong)在台上说,自己6.12中催泪弹,回家后睡两天,肺很难受,周身都痒。他又感慨︰每次上街都害怕,希望政府可以悬崖勒马。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