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一张废纸”让特衰政府克制起来

—特衰政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林郑说周日的游行大致有序,特区政府尊重表达自由,警方亦表现克制;又说不希望本港有政治人物不断到海外向外国政府提供不实指控,唱衰甚至要求制裁本港。

与过去一段日子相比,警方在周日算是表现克制了。部分示威者并没有比过去更“有序”,按十天前警方的野蛮准则,早就催泪烟弥漫了。警方的克制肯定是接了指令;而指令也肯定同邓炳强去了北京一趟有关;至于北京为何有此交带,不用猜都知道是源于被 中共外交部指为“一张废纸”的美国《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也。

中国数十年不变的特性,是对外界指摘表面强硬,但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就偷偷有所回应。

林郑其实也讲出来了,不就是因为有外国“制裁本港”吗?所以,那真的不是一张废纸,它还没有被美国行政当局取用就发挥功效啦!四个半月来一直不获发不反对通知书的民阵突然获批,近十天没有发放催泪烟,少见暴打,法院不批准律政司申请暂缓执行“反蒙面法”禁令,区选的结果当然对这些事的发生有影响,但对嗜权如命的人来说,一张废纸的影响更大。

林郑承袭老董的“唱衰”用词,使人想到邓小平讲过的话:一个人长得丑就不要怪镜子。“唱”也就是镜子。同一件事,有人“唱好”也有人“唱衰”,只要自己做好,就不怕有人唱衰;只有自己知道做坏了,才会介意有人唱衰。

香港在97主权转移时,外国媒体唱衰说“香港已死”,结果97之始,特区政府以“一切不变”的表现,不需骂人唱衰,自然就慢慢没有人唱衰了。现在呢?真的相信只有几个香港人去外国唱衰香港,美国就通过《香港人权法》乎?这半年来,那么多世界知名媒体在香港的密集采访报道,这一面面镜子照出香港什么模样?《香港人权法》在美国两院搁置了几年,为什么现在急急拿出来并几乎一致通过?起了最直接作用的是世界级媒体的密集报道,还是香港几个人去唱衰?

不检讨自己的政绩表现,而怪罪于什么人唱衰,使人对林郑政权的期望没有办法不彻底幻灭。

特区政府被市民谑称为特衰政府,也不是唱出来,而是政府做出来的。政府为了避免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而特意从外国聘请了五位专家参加监警会,以增加监警会的公信力。孰料五位专家昨天集体跳船,发表声明说决定全体正式退出角色,原因是监警会的权力和独立调查能力存在明显的缺陷。监警会回应称专家组并非请辞,而是完成第一阶段工作。“正式退出角色”还不是请辞?监警会主席梁定邦上周六接受深圳卫视专访,就说得清楚些,他说:“国际专家小组对当前局势的了解并不全面,不太明白目前情况”。

殊不知不了解香港情况正是国际专家可提供专业意见的宝贵之处。太了解香港情况,融入香港情况就难免有对香港体制的适应,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而不能纯粹照国际法规行事。

港英时代,对交通发展问题、教育问题、房屋策略问题,都会在一些与香港完全没有关联的地方,如纽西兰、爱尔兰、挪威等地,找顾问公司,到香港作调查及提出可行性报告。他们对香港的不了解,没有联系,正是可以提供客观意见的可贵之处。太了解香港情况、甚至有利益关联的公司或人士,参与对香港的客观研究或处理法律工作,就是特区政府之所以变为特衰的根由。

国际专家公开声明要正式退出监警会的角色。近期没有比这个行动更足以唱衰香港的国际化了。

——转自《阿波罗新闻网》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