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恐惧的“规模性失业潮”正扑面而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19年12月10日至12日,被官媒称为“定调2020年经济工作”的中共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如同去年底的中共经济工作会议一样,这次会议继续强调“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了解中共的人都知道,中共要稳什么就意味什么不稳,六稳其实就是六不稳。稳就业,就意味着就业不稳。

就业不稳到什么程度?
有深厚官方背景的大型投行中国国际金融公司(CICC) 2019年7月的报告指出,自去年7月以来,中国仅工业就业人数就减少了约500万。

据党媒新华社12月24日报导,中共总理李克强近日签批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就业工作的意见”,要求将稳就业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要求企业规范裁员行为,以六项重点措施防范中国爆发“规模性失业潮”。这就是说,中国近期有可能发生大规模的失业潮!

近日微信上热传的“互联网公司新一波裁员开始涌动,年关难过了”一文在充分印证了这一点。

贴文说:“百度无人驾驶部门大面积裁员,比例不详,原因是没有厂家愿意量产。

腾讯PCG将开始大规模人员优化,比例30%,中高管采取聘任制,一年一签。

字节跳动某些部门开始找应届毕业生谈话,估计是先从应届毕业生开始优化。

滴滴年终奖年后发,绩效越高的人奖金越多,C可能没奖金,高管里10%不合格的直接淘汰。

哈罗全面冻结明年新增CH(仅个别项目除外),带不出业绩的干部要淘汰。未来要加大绩效占员工收入的比重。

携程上海总部裁员30%,赔偿N+1,年终奖2月底发。

神州优车已经开始裁员,HR直接到工位宣读辞退通知,强调单方面解约,员工不服可以去仲裁。

瓜子年底估计裁员30%,租车、车后等个别部门裁员50%。

苏宁北京研发中心裁员,有的部门裁员达到70%,赔偿N+1,现场结账,只剩下十几个技术。

Vipkid裁员15-25%,没有年终奖,今年年会取消。

马蜂窝裁员40%,且没有年终奖。

唯品会裁员,有赔偿N+1,大部分没有年终奖。

去哪儿从应届生下手,花式裁员,不给赔偿。
宜信12月已经开始裁员,门店是重灾区,外包技术被优先砍掉,总体比例25%,今年也没有年终奖。

水滴筹开始裁员,包括一些新招进来的员工,且没有补偿。

蔚来汽车发薪日调整,延后8天,且已经裁员千人。

快手游戏部门、360都传出裁员消息,比例不详,据说360年前会走一大批。

另外根据猎头说,前几年高歌猛进的互联网业从去年开始就已经踩刹车了,包括猎头都转行开始卖保险了。”

相关的重磅消息还有:

2019最后一天,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向员工和客户发表新年贺词。他在致辞中称,生存将是华为2020的第一要务,10%的主管面临淘汰。“铲除平庸干部,祛除惰怠员工……干部队伍要保持10%的淘汰率。”

此外,徐直军还透露一些支持甚至运营部门将会被合并或者缩小规模。这意味着华为将会进行更多裁员。

同一天还有消息称,此前被苏宁收购的龙珠直播有不少部门被解散,其北京研发中心中有部门裁员比例达到70%;苏宁物流集团裁员比例30%,大量的项目转外包;苏宁小店也在大量关闭门店的同时出现不同比例的裁员。

此前2019年9月有报导称,据苏宁体育员工透露,公司已有近20%员工在9月底办理了离职,原本550人的团队被精简到不足400人。

可见至2019年底,规模性失业潮可以说已经逼近,甚至已经开始涌现。

中共之所以专门下文要求各地要第一时间处置因规模性失业引发的群体性突发事件,防止矛盾激化和事态扩大,说明大规模的失业潮已经成了它的心腹大患。试想,大规模失业潮的出现势必引发各种群体性事件,进而造成社会动荡,直接威胁到中共的统治,甚至成为导致中共倒台的导火索,中共能不为之心惊肉跳吗?

自前年底以来,中共虽然一直将稳就业置于六稳之首,采取各种强制性措施保就业,但能不能保得住却是另一个问题。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一个国家的就业状况直接取决于经济增长的速度。中央社引述中共国家发改委旗下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祝宝良曾表示,中国如要基本满足每年800多万大学毕业生、300多万左右农村居民到城市的就业需求,GDP增速必须保持在6%左右,否则情势就将恶化。而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表明,去年中国GDP增速已降至近30年最低。中国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去年11月27日发表内部演讲预测,2020至2030年,中国GDP增速将陷入“保四争五”,未来十年,中国经济的平均增长不可能超过5%,“保四”都需付出很大努力。在这种背景之下,中共要避免大规模的失业潮几乎就是天方夜谭。

不难想像,跨入2020年,扑面而来的规模性失业潮势必让中共坐卧不宁寝食难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