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伊朗报复美国雷声大 中俄动作频频

在美军炸死伊朗二号人物苏莱曼尼后,扬言要报复美国的伊朗于当地时间1月8日凌晨,向驻伊拉克的美军和联军基地发射了多枚导弹。随即,伊朗声称,袭击造成了80名美国士兵死亡,美军的直升机和装备也“严重受损”,而且袭击没有遇到任何导弹拦截。与之相对的是,来自美国军方的消息称,美军并无人员伤亡。此外,挪威、丹麦和波兰军方均表示,他们驻扎在伊拉克的部队并无人员伤亡。

很明显,伊朗的说辞是没有任何可信度的。试想,美国川普(特朗普)总统去年12月底就因为苏莱曼尼策划的袭击造成一名美国承包商死亡、4名美军受伤,而下令空袭亲伊朗的伊拉克民兵组织基地,以及定点清除苏莱曼尼。如果有80名美军被炸死,川普以及美国国内的反应,不用想就可以知道。因此,伊朗空袭的结果绝非如其所言,其夸大的宣传应该是为了欺骗伊朗人而已,以显示自己所谓的力量,并为自己找台阶下,这一点与中共是非常相似的。

所以奇怪的问题出现了,美军和联军既无人员伤亡,那么发射的导弹到底落到了哪个区域?伊朗发射导弹出现误差是有意为之,还是制导出现了问题?笔者更倾向于前者,即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一方面深知美国的实力,也非常清楚自己并不堪一击,担心冲突升级后对自己不利。但另一方面,为了维持伊朗独裁政权,遏制国内的反对力量,且业已高调喊出为苏莱曼尼“复仇”,又不得不进行与美国对抗到底的表演,是以才有了导弹“不精准”的袭击美军和联军基地的事件。而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做法,与中共在贸易战中的表现同样有得一比。

可以佐证伊朗内心胆怯的是,在喊出向美国报复的同时,伊朗外长在袭击美军基地后又在社交媒体上表态称,伊朗采取了适当的自卫措施,伊朗不寻求局势升级或是战争。

笔者认为,伊朗目前主打的是威胁牌,辅以小打小闹,如威胁袭击美国平民、退出伊核协议,威胁袭击美国船只等,目的是离间美国国内党派和美国盟友,削弱川普政府的行动能力。不过,伊朗的威胁的效用迄今仍十分有限,当前美国国内民主党虽然以此继续掣肘川普,但尚没有改变川普的强硬姿态,而美国在欧洲的盟友,也相继谴责伊朗空袭联军基地,谴责退出并敦促其继续遵守协议。

美国斯伯丁将军在近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伊朗领导人在袭击后,应该重新评估局势,要清楚红线在哪里。“不仅仅是伊朗,我认为此事件也给北京、莫斯科、平壤传递了一个信息,他们必须关注(川普)总统的言论。”

不知伊朗导弹袭击美军基地没有杀伤一个美军,是否是听进去了川普之语。川普在4日的推文中写道:“让我们以此作为警告,如果伊朗攻击任何美国人或美国资产,我们就会将目标锁住伊朗的52个地点(这个数字代表着多年前伊朗劫持的52名美国人质),其中一些地点具有重大意义,并且对伊朗和伊朗人来说是很重要的文化。这些目标以及伊朗本身,将受到非常快速且非常重大的攻击,美国不想要任何威胁!”

那么,中俄又是否听进去了川普的话呢?掌握著伊朗的对伊拉克、黎巴嫩、加沙和阿富汗政策的苏莱曼尼被炸死,对中俄都是一个重大打击。身在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爆料称,苏莱曼尼和中共江派关系密切,曾和周永康联手设立昆仑银行,控制中伊石油交易,此外苏莱曼尼在香港也有豪宅等。显然,中共对伊朗技术、武器、资金、通信、交通等方面的支持,同样少不了苏莱曼尼的参与。

伊朗近一年来针对美国及其盟国的行动升级,比如击落美国海军无人机,袭击两艘油轮,袭击沙特炼油厂,背后的策划应少不了苏莱曼尼,其背后则是中共的鬼影,因为无力应对中美贸易战的中共,意图将美国的注意力转移到中东和朝鲜半岛上,从而减轻自己的压力。伊朗兴风作浪的动力与来自中共4000多亿美元的投资不无关联。

而美国之音的报导也透露,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军事上卷土重来,苏莱曼尼正是其中的策划者之一。他与俄罗斯军方协调空袭,经常前往莫斯科。有分析人士指,他是协调阿萨德正规军与什叶派民兵联合作战的关键人物。

因此,苏莱曼尼被炸死后,中俄动作频频。先看中共。1月4日,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分别与伊朗外长扎里夫、法国外长勒德里昂、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话。对于伊朗对美国的谴责,王毅并没有附和,反而只是“敦促美方不要滥用武力,通过对话寻求问题的解决”。对法国外长则表示双方“立场相近”,“不让袭击事件影响伊核全面协议的执行”。

而在与俄罗斯外长通话时,王毅则间接批评美国“滥用武力”,“不接受军事冒险行为”,要与俄罗斯共同发挥作用。拉夫罗夫则称“俄中立场完全一致。美方行为是非法的,应予谴责”,“愿同中方密切协调,为避免地区局势紧张升级发挥建设性作用”。

1月6日,中共外交部网站的消息称,伊拉克看守政府总理马赫迪会见中共驻伊拉克大使张涛,马赫迪表示愿继续深化双方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各领域务实合作,而张军则提出中共愿意向伊拉克提供军事援助。

1月7日,王毅访问埃及,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继续不点名批评美国的“长臂管辖”。

再看俄罗斯。1月6日,俄国防部长绍伊古与伊朗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巴盖里通电话讨论地区局势。双方一致表示,应防止叙利亚和中东地区的局势进一步恶化。同日,俄外交部称,从防止核武器扩散的角度看,伊朗宣布进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最后阶段不会构成任何威胁。1月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叙利亚,8日访问土耳其。

从表面的说辞看,中俄都希望避免中东地区局势升级,除没有明显支持伊朗行动升级外,还力图稳住中东相关国家。不知道这是否与美国展现的强大的军事实力和川普捍卫美国人的利益有关。至少从中共的角度而言,保证中东的石油供应至关重要,尤其在国内经济困顿之际。而且,中俄或许更担心,如果伊朗一意孤行,美国随之而来的更具毁灭性的经济制裁和军事打击,中俄必受影响。

不过,中方此时主动提出向伊拉克政府提供军事援助很耐人寻味。是为了在伊拉克拟将美军赶出后意图填补空位,增强在中东的存在感,还是为可能发生在伊拉克的军事冲突推波助澜,将美军注意力吸引在中东?不管中共出于何种目的,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美国对中共的意图一清二楚,因此应该做好了同时打两场战争的准备,而且在贸易协议签署问题上,也绝不会允许中共继续拖延。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