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吴花燕的不幸岂止于物质,更是精神上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19年11月,贵州贫困女生吴花燕的故事被大陆媒体报导后,引发了舆论对其命运的关注;2020年1月13日,吴花燕因久病医治无效离世,再次引发了舆论对其命运的关注。

这几天,许多网友都在感叹和议论吴花燕贫困而短暂的一生。有人说:“没想到今天的中国竟然还有这么穷的人!”没错,我就没想到。不过,最令我震惊的还不是吴花燕的贫困,而是如此贫困的吴花燕竟然是位小红粉,这是我万万想不到的!

我的这份震惊来自于原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中国新民党创始人及代理主席郭泉的一篇文章。

郭泉在这篇文章里告诉读者,去年10月底和11月初,他先后写了两篇有关吴花燕的文章,并特意把它们给了他在国际上的医学朋友。之后,两家美国医院,一家德国,一家英国医院分别给吴花燕打电话,邀请她到美国德国英国治疗,不料却遭到吴花燕的拒绝。

国外的朋友立即把这个情况告诉了郭泉。郭泉随即联系上了吴花燕,不料刚说了几句,吴花燕就严厉批评了他。

花燕说:原来是你!怪不得最近总是有境外电话打给我,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电话告诉外国人?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很不对的吗?

郭泉说:哦,对不起,是不是他们打电话的时间不对?外国人的晚上就是我们的白天,而我们的白天就是他们的晚上。他们打电话影响你休息了,是不是?

吴花燕说:不是这个问题。你说了中国的坏话。

郭泉说:什么?

吴花燕说:你让我们中国人在国际上丢脸了。我们中国人的事情,我们自己能解决,不要外国人插手。我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我们贵州有最好的医院和最好的医生,中国的医院一定会治好我的病。我们学校对我很好,老师和同学对我也很好。我们都很爱国,我们不需要外国。

郭泉说:我只是让外国医疗机构介入你的康复而已,如果你愿意,我们会将你接到国外治疗,所有费用也都是由国外志愿者承担。中国每年到国外进行治疗的人很多,这个和是否爱国没有关系。

吴花燕说:你不要再说了,以后也不要再写我的文章了,我不想让我的国家丢脸。我的国家对我很好。

郭泉还想说几句,却发现吴花燕已经把他拉黑了。

写到这里,郭泉说他 “突然感到万分悲怆!”我想不止是郭泉,是凡思维正常的人,读到此处同样都会感到万分悲怆。能不悲怆吗?!

吴花燕说“我的国家对我很好”。真是这样吗?一个国家爱不爱它的百姓,不在于怎么说,而在于怎么做。吴花燕父母双亡后,国家本该及时予以她这样的孤儿以必要的救助,帮助他们姐弟度过生活的难关,但却长期未能予以吴花燕这样的救助,以至于她每天只有两元的生活费,为了省钱一天只吃两块钱的米饭,常年都靠吃白饭拌糟辣椒过活。由于长期挨饿,吴花燕的身体受到了不可逆的损伤,身高只有1.35米,体重43斤。而吴花燕的一位父母官,贵州省副省长王晓光贪腐受贿多达1.6亿元,家里光茅台酒就有4000多瓶。这是已经落马的,没落马的更多。他们和他们掌权的这个国家,拔几根毫毛就能改变吴花燕的生活,但他们却根本没有这份心思。一言以蔽之,这样一个地地道道“朱门酒肉臭 路有冻死骨”的国家根本就不爱吴花燕。吴花燕说她“很爱国”,可这个国家根本就不值得她爱。爱一个不爱自己,也不值得自己爱的国家,是不是很盲目?

再者,正常的人都知道,去国外治病与在国内治病跟爱国不爱国压根就没关系,完全是两回事。因为国外的医疗水平总体高于国内,每年到国外进行治疗的中国人一向都很多。郭泉得知吴花燕的情况后,出于爱心,主动联系国外的医疗机构邀请吴花燕去他们那里免费接收治疗,吴花燕却认为郭泉这么做在国际上丢了中国人的脸。这种愚昧实在令人匪夷所思。难怪郭泉感叹:“一个饿成这样的人,还在担心有损国家形象,这是哪里出了问题?”

吴花燕之所以拒绝国外医疗机构的邀请,用她自己的话说基于两点,一个是“我们中国人的事情,我们自己能解决,不要外国人插手”,另一个是“我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我们贵州有最好的医院和最好的医生,中国的医院一定会治好我的病。”结果呢?

话说至此,其实我绝无半点责怪吴花燕的意思。她的贫困已经很不幸了,她的愚昧更不幸,而造成这种不幸的根源则是中共。它不仅仅让底层民众经济上贫困,更万恶的是,还让他们在精神上更贫困。不用我说,如果吴花燕生活在民主国家,她的人生会是这样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