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湖北封8城 疫情失控或更严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4日讯】【新闻看点】湖北封8城 疫情失控或更严重:

截至到当地时间今天(1月23日)晚12点,官方称武汉肺炎已经蔓延到全国27个省区,仅剩下青海和西藏没有传出疫情。中国大陆确诊634例,全球642例,死亡17例。香港病毒学研究专家管轶在武汉调研后指出,这次病毒感染规模最终可能是SARS的10倍起跳。病毒像是完全疯了,在疯狂地肆虐。

不过最让人恐怖的是当局疯了。他们在隐瞒疫情、导致爆发扩散后,采取了一个非常极端的决定:把武汉封了。封不住疫情,就封锁武汉1100万人口。

而且湖北23日已经宣布,除了武汉外,鄂州、黄冈、赤壁、枝江、仙桃、利川和潜江,这7座城市也一起封城。

距离武汉一小时车程的黄冈市和鄂州市,24日凌晨也开始封城,整体检疫隔离。专家指出,将这么多人非自愿封锁,可能造成疫情更严重,甚至武汉将成为一座“死城”。

我们不禁要问:疫情这么严重,谁该为这场灾祸负责呢?

武汉封城,进入“战时状态”

今天凌晨,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要求,“全面进入战时状态,实行战时措施”。从上午10点开始,“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有网络消息说,中共军委命令中部战区封锁了武汉,为的是防止民间出现恐慌情绪而产生群体运动。部队配备了生化装备,出动了装甲车和轻型坦克。不过这个消息没有得到当局证实。

世界卫生组织驻中国代表高登·加利亚(Gauden Galea)对美联社表示,将1100万人实施封锁,“史上绝无仅有的”,“这样的公共卫生措施过去从来没有尝试过。此时不能说会不会奏效。”

全球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柯宁戴克(Jeremy Konyndyk)告诉美国之音,非自愿隔离的先例表明,“可能导致更多病例隐藏,更少人自愿遵守公共卫生措施”。

民众恐慌大逃亡 疫情或更扩散

封城消息引爆了逃亡潮。大批民众涌向高铁站、汽车站,其中以年轻人和中年人居多,个个神色慌张,很多拖着行李箱,像是远行一样。出城公路也大排长龙,都要赶在10点死线之前逃离。

在天河国际机场,凌晨4点开始人群逐渐增多。到了上午,几乎所有航空公司的柜台前,都挤满了办理登机手续的民众,更出现了百米长的人龙。

有网民说,“宁可逃走,不愿等死”。还有的说“这不摆明了告诉市民‘不跑就等死’吗?”这话虽然有些绝对,但千万人被围城,的确很恐怖。

大陆独立作家思文登机后推文说,“一夜惊魂”,“从所未有的紧张”,“政腐,深夜发布封城消息,无耻,混蛋,去死!”

专家:新病毒感染规模超SARS十倍以上

武汉肺炎失控,“新闻看点”在18日第一个作出了判断,疫情泛滥,当局压不住了。但是疫情究竟多严重,此前没有专家出面说明,今天终于有了。

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讲出了一个令人惊悚、但他自己认为是“保守估计”的数字:“这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

管轶经历过禽流感、SARS、甲流H5N1、非洲猪瘟等等,但对武汉肺炎,他“感到极其无力”。SARS最初在珠三角城市发病,之后是北京和香港。而且六七成感染者来自个别“超级传播者”,传播链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几个人的接触者就可以了。“但是这次,传播源已经全面铺开了,要做流行病学调查已经做不了了。而且控制成本,应该要几何级数字计”。

大家都知道“保守估计”的意思,就是最低最低的限度。当年SARS在全球造成8069人染病,775人死亡。仅中国境内的死亡人数,中共官方称是349人。我们不再质疑中共这个数字的真实性,因为即使这个数字,也已经非常沉痛了。

按照管轶的“保守估计”,大家自己计算一下,这是非常恐怖的景象!

据网络爆料,中华护理学会秘书长应岚20日表示,当局疫情防控会议上通报的信息显示,疫情严重程度“超过想像”。“中重症率14%,致死率4%”。

变异风险徒增 专家:这次我怕了

还有一种令人担忧的可能性存在:一些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携带着病毒,或者症状轻微,甚至没有症状。如果这样,他们可能不会被发现。《金融时报》表示,这将使与他们接触的人群处在危险之中。而病毒传播范围越广,变异的风险就越大。

世卫组织发言人塔里克·亚沙雷维奇(Tarik Jasarevic)告诉《纽约时报》,“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受感染”。“接受检查的人越多,你将发现的感染者也越多。我们不知道是否有‘没有出现症状’的病例,如果他们没有症状,会传染吗?”

范德比尔特大学传染病学专家马克·R·丹尼森(Mark R. Denison)博士指出,与症状更明显的疾病相比,症状较轻的疾病有可能传播的更远,引发持续时间更长的疫情。

昨天,英国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传染病学专家尼尔·福格森(Neil Ferguson)又出面了,他更新了17日公布的研究数据。这位权威专家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武汉可能已经有4000人被感染”。考虑到误差范围,他估计“目前可能有多达9700人携带这种病毒”。

据武汉多名医师透露,当局已经安排了大量床位给相关医院,估计这次疫情的感染人数,武汉最终有可能超过6000人。财新网报导,武汉同济、协和等7家市属医院已经预备了至少5400个床位,专门收治武汉肺炎病人。

了解武汉情况的管轶说,“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中共当局不作为 专家:赶快逃

管轶怕的是什么呢?他告诉大陆财新网,他和团队21日和22日曾到武汉调研,希望可以帮助找到动物源和对防疫工作的合作,但“有心无力,很悲愤”。

他看到当地市场地面潮湿,卫生状况十分恶劣,通风设备很差,而且只有不到10%的人戴口罩。随后他见了一些当地部门,晚上就作出判断:疫情在武汉已无法控制。于是他赶紧订了22日出城机票,选择逃离。

他慨叹地说:“就连我这种也算‘身经百战’的人都要当逃兵”。到了机场发现,他发现地面没有消毒,有人手持体温表在测体温,只有星巴克等零星地方放着消毒液。

看到安检人员戴着最简易的一次性口罩,他好意做了提醒。但对方说,“上面”担心影响形象不让戴,这个一次性口罩还是自己准备的。

这一切,让管轶深深感到了大陆百姓的可怜。“说明即使前两天中央已经发话高度重视,但当地卫生防护根本没有升级。这都‘战争状态’了,怎么还没拉警报啊,百姓好可怜。”

武汉总面积约8500平方公里,总人口1100多万。这座位于中国中部的第七大城市,四通八达,是重要交通枢纽。虽比不上“北上广”这些超级城市,但它的规模和经济影响力也不容小觑。据估计,武汉春运的人口流动规模在3000万左右。

对于封城,管轶认为已经错过了黄金防控期,效果并不乐观。他指出春运大潮快结束了,汹涌人群出城可能都是移动的病毒。而已经出城的人,会不会懂得怎么自我隔离?“我看当地政府似乎不作为,连个隔离指引也没有给到出城的人”。

他表示,虽然国家采取了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但直到22日,“武汉还是一个不设防的城市”。他直言:疫情“爆发是肯定的”。

千万人口城市瘫痪 如何生活?

封城,在法广看来“是一个激进极端的决定”,产生的效果可以说“地动山摇”,连世界卫生组织都说“太厉害了”。

当局封城,为的是减缓病毒向其它地方扩散,但这里有很多疑问。

有网民模仿香港人的口号,也提出了“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要求“隔离疫区、罢免渎职官员、完全收治疑似病患、禁绝野生动物交易、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一位叫“弦子”的网民说,“感到疑问的是市内交通为什么要停掉?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市内医疗系统已经撑不下去,停掉地铁公交,各单位企业怎么维持?普通医护工作者要怎么上班?普通人要如何就医?病人家属如何探望?老人病患要如何就医?”

另外还有,当局凌晨两点发通知,“对此一无所知的yi’wu工作者明天上午怎么到岗?武汉三镇横跨长江,大到常人无法想像,去掉市内交通系统,整座城将面临瘫痪”。“我们没想出去,我们问的是我们自己的生活怎么继续下去?”

超过1100万人口的巨型城市,市内交通被停,不知道这个禁令能维持多久。如果强行维持下去,留在武汉的居民该怎么办?在生活物资没有保障,卫生用品不能调运的情况下,会不会出现严重的人道灾难?武汉会不会变成一座死城?而且当局建隔离区的速度可能赶不上传染速度,万一人们被感染,能得到及时收治吗?

此外我们还有疑问,12月初传出疫情,为什么当局不处理疫情,却抓捕传播消息的8名网民?中共专家说没有很好的检测方法,为何习近平、李克强20日表态后,新增病例猛增?

最让人不解的是,疫情如此之重,武汉百步亭社区为何在19日举行4万多家庭参加的“万家宴”?20日还向全市派送20万张“惠民优惠券”,让市民免费游武汉?从12月8日到1月20日,北京为何需要40天才有反应?究竟是武汉当局隐瞒不报,还是北京有意迟报?或者是网友说的为了进入小康,而采取消灭肉体达到消灭贫穷的目的?

权力傲慢 信息封锁 恐酿人道灾难

还有一个奇葩的事。灾难当头,领导人按理应该前往视察,安抚民心。但习近平去了云南视察部队,慰问官兵,遥控要求“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李克强去了青海红十字医院,说医护人员“是人民生命健康的守护者”,“救死扶伤是光荣使命”。

在疫情泛滥失控的情况下,两位最高领导人一个在云南遥控,一个在青海关怀武汉肺炎。法广表示,以往的作秀都省了,何谈与百姓共患难?难怪有网民说,中共又要“把丧事当成喜事办”了。

知名文化人许知远撰文表示,刚入行做记者时,觉得SARS迫使中国会重新思考自己的治理模式。但现在想来,上一场危机还有蒋彦永、钟南山这样的医生,以及大批追踪的媒体。但现在只有财新一家在继续正常报导。

许知远指出,这个系统“最成功之处,就是摧毁了正直的人、值得信赖的机构,以及一个社会自我叙事的能力。只剩下一个傲慢的权力,以及一堆杂乱的信息与脆弱、孤独、愤怒的个体”。

北京当局也许不会直接对武汉肺炎发展到如此程度负直接责任,但是谁营造了这样一个社会政治环境呢?法广指出,官员只想邀功升官,只想按照要求保证正能量,一切为维稳服务。遇到问题尽量压住,遇到舆论尽量摀死。

如今的中国社会环境,还不如非典时期开放。媒体越来越不敢说话,只懂得唱赞歌。维权律师一个个遭到打压,被强力噤声。这一切都是谁的责任呢?

其实不管谁负责,这都是一场不折不扣的人祸!这个体制,不可能为百姓办事,中共官员只看重自己的权力和利益。他们“视天下人性命如鸿毛”,欺上瞒下,错过了封闭病院的最佳时机,使中国百姓遭受无法承受的苦痛。中国人指望中共政府?瞎扯!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回应网友:抓住机会保命

最后回应一下网友的留言。昨天我把一位法轮功学员告诉我的“九字吉言”转告给了大家,因为法轮功学员告诉我,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够化险为夷,遇难呈祥。

不过有几位网友持不同观点,其中一位网友质疑,说“你怎么知道我躲过去,是因为运气比较好,还是因为我默念了‘九字吉言’呢?”

我给那位朋友的回复是:不论什么原因,只要您躲过瘟疫,都是最大的好事!如果能保住命,您还在乎采用什么方式吗?

我是这么看,现在武汉肺炎已经完全失控了。而且专家说没有特效药,疫苗正在研制当中,面世至少需要一两年。那么这种情况下,尤其是被封锁在武汉市区的人,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我相信没人真的愿意死,尤其是年轻人。那么多一个保命的方法,有什么不好呢?如果您的运气好,没有染上疾病,那是最好的。但是病毒可不会选择对象,万一有谁染上疾病,在没有特效药医治的情况下,念一念这九个字,有什么关系呢?在保命的紧要关头,非要选择保命的方式吗?

知乎上有一个寓言故事,分享给大家。有一个虔诚信奉上帝的人,他的家乡发了洪水,淹没了他的房子。他孤身一人站在房顶,洪水已经淹到了他的胸口。

这时上游漂过来一个大木盆,这个木盆很大,足以支撑他的重量。远处的邻居大声对他喊:“快抓住木盆!爬上去就不会淹死了!”这个人摇摇头,坚定地说,“没必要,上帝会来救我的!”

又过了一会,水淹到了他的脖子。这时有一艘救援艇开了过来,艇上的人喊道:“快上来,上来就能得救!”他还是摇摇头,信誓旦旦地说:“不用了,上帝一定会来救我的!”

洪水越来越大,已经淹到了鼻子位置。这时一架直升机飞来,向他抛下了一条绳子。飞机上的人向他喊:“快抓住绳子,把你拉上来”。他又倔强地摇头说,“不用了,上帝一定会来救我的!”

最终,这个人被洪水冲走了。死后这个人有机会见到了上帝,非常气愤地向上帝怒吼:“上帝!我对你那么虔诚,那么相信你,为什么你不来拯救我!让我死了?”

上帝说:“我忠诚的孩子,你冤枉我了,我救了你三次。第一次我派了一个木盆去救你,你放弃了。然后我又派了一条船去救你,你又放弃了。最后我派了一架飞机去救你,你还是放弃了。”

说这个寓言,是想跟大家说,每一个机会都应该抓住,谁知道那是不是上帝派来救命的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