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湖北2千万人遭封城 党媒歌舞升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祭出举世罕见的大动作:1月23日上午10起,武汉封城,随后,截止到24日下午2时,黄冈、赤壁、仙桃、鄂州、黄石、宜昌、孝感等湖北14市陆续实施防疫隔离,居民只许进不许出,受影响人口高达2千万。医学专家质疑此极端作法的效果。目前疫情已经扩散失控,2月份或是爆发高峰期,未来情况更令人忧虑。

据外媒报导,封城令下,武汉物价立即猛涨,口罩脱销。一些人拖家带口成功逃离,但是,留下的毕竟是大多数,千万人的生活要如何继续,市政如何运作?从首个病例出现到封城令下达之前,数十万计人已从武汉出城,其中有多少感染者及病毒携带者?另外,那些被医院拒收、自行在家隔离的病患现况怎样?大批没有私家车、无钱叫出租车的老病居民,有人过问吗?政府部门会否提供口罩等防护用品,以及必要的生活补贴?这些问题均无人理会。

党媒与韭菜
当大陆疫情震动全球,引万众关注时,当武汉人从睡梦中惊醒,冲向机场或菜市场时,中共喉舌媒体在做什么?

1月22日晚,距武汉封城之“1号通告”颁布前几小时,央视《新闻联播》的主要内容与疫情毫无关联:看望老同志,与外国领导人通电话;在青海考察;欢迎中外记者采访两会;备年货,过大年……另一方面,武汉病患无人探望,家属无人慰问,“菜篮子”无人问津,但是,出城的路口严密关闭了。

1月23日,《人民日报》重头要闻与央视前一晚的内容重合,还包括了“中国梦的云南篇章”、“阿佤人民唱新歌”、春晚准备就绪等多条“喜讯”,只有第4版刊登了两条疫情的报导,文章突出表现官方加大控制力度,这几句最有讽刺性,或最令人作呕:“近日,病例数量变化较大,与我国对疾病的认识不断加深,完善了诊断方法,优化并向全国下发了诊断试剂有一定的关系。”

原来,神秘肺炎病例和死亡人数在一天后弹射式上升,不是由于习近平发话,也不是由于之前的严重隐瞒,而是因为这些“正能量”!

但是,别忘了,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对央视说的是另一码事:他受访时称“教训深刻”,“这也与我们对这个病毒的危害和传播的认识,从一开始没有达到这么高的等级有关。”

1月24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聚焦中共团拜会,口号是“团结一心、艰苦奋斗,风雨无阻向前进”以及“奋斗创造历史,实干成就未来。”

对此滥调的“豪言壮语”,不知数以千计的肺炎患者、死者家属,以及2千万被困民众作何感想?

在第4版最下方,有一篇《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全文强调有关部门加强救治、保障医护人员权益和安排退火车票等。有关封城的部分排在第8自然段,总计162字。一千多万武汉人的呼喊、愤怒、担忧、奔走,全无踪影。

党媒笔下,形势依然一片大好,“日子越过越有奔头”等肉麻的话满眼都是。然而,武汉的真实状况截然相反。

美国之音报导,在武汉的一位维族女大学生听到封城的消息后哭了。她在微博上说,“第一次一个人在外地过年,没有同学,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没有存粮。”

54岁的张毅是武汉低保户,81岁老母卧病在床,家里的菜也不多了,只有一个口罩。市政府刚规定,市民在公共场所必须戴口罩,张毅发愁要怎么出门。他说:“这个国家完全乱套了,官员们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我们都是韭菜。”

几大质疑追问中共
关于武汉事件,国内外涌现几方面的质疑和谴责:第一,武汉官方刻意瞒报疫情,导致事态失控;第二,许多病人被医院拒收,或未被安排新型病毒检测,或即使检测了也不开具确诊证明;第三,中共官方数据不透明、不全面,影响救治和预防;第四,当局操控媒体、网络和舆论,传播真相的网民被打压,调查记者受骚扰;第五,中共领导人迄今未赶赴武汉慰问,连作秀都省了。

这些疑问合情合理,第N次凸显事实:中共草菅人命,它的所有职能部门都姓党,只为党服务。它统治的是一个极不正常的社会。官员巧取豪夺,唯利是图,作威作福,享受着特供和高端医疗资源;人民被剥夺了知情权,被“囚禁”在防火墙后,甚至被公然围困于城内,自生自灭。政府不作为,物价高涨,政令是灾难性的,对此,民众被勒令“理解”和“支持”,否则就是“扰乱社会治安”或“煽动颠覆政权”。

试想,同类事件若发生在西方国家,市长、州长、部长或更高级别的官员早就亲赴灾区探访,并且会发表电视讲话。他们还有胆子观看文艺晚会,谈笑风生?而且,瞒报疫情者一定会被尽速追责。但是,在中共国,不管发生了多大的灾难,官员们都依然故我,官架子照摆,党八股照唱,草民死活无关紧要。这就是中共特色的“担当”和“初心”。

可想而知,由这个党创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该有多么恐怖?它倡导的议题和推荐的项目,能不浸透著毒素吗?

目前,武汉等地的广大民众除了观望、等待和自我防护,还应当尝试多接触“墙”外的声音,因为外面的世界有着更多的真相和关怀。

这一次,中共的面具又被撕下一层,它的谎言和吹嘘被打得粉碎。网友已经喊出了“光复武汉 时代革命”,真相和怒火一定会冲垮中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