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武汉封城不寻常 两部老电影有答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习近平发话后,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迅速反转,连续三天通报的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都急剧攀升,目前中国境内已大半沦陷,25个省发现确诊病例,这吓呆了不少吃瓜民众。而就在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市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称,自当日10时起,武汉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同时宣布的还有武汉“全面进入战时状态,实行战时措施”。当局声称,此禁令是为了有效切断病毒传播途径,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另有未经证实的网上消息称,中共中部战区部队业已出动,协助武汉当局封城。

如此惊人消息一经发布,吓坏了不少武汉人与尚在武汉的外地人。许多人纷纷前往高铁站、汽车站、飞机场,或者驾驶私家车驶上出城公路,希望赶在10点前逃出武汉。大陆独立作家思文在推特发帖说,“感谢上帝,飞机马上起飞,在封城前逃离武汉,一夜惊魂,带着外婆和岳父母,经历前所未有的紧张,远胜前年海祭时逃难,天佑武汉城中的亲人朋友!政腐,深夜发布封城消息,无耻,混蛋,去死!”

武汉突然选择封城,说明疫情已经严重失控,感染者已无法计算。根据网友披露的消息,一些人在未确诊前就已经死去,因此没有上报,而未确诊的多到无法想像的地步,整个武汉已经沦陷。还有消息指感染者近万人。更为可怕的是,新病毒比SARS更具有危险性:潜伏期更长,有患者从感染到发病再到死亡,体温始终是正常的,而且传播速度更快。

大陆财新网1月23日的一篇报导援引刚从武汉回来的SARS专家、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的话说:“疫情在武汉已经无法控制了,就连我这种也算‘身经百战’的人都要当逃兵。”“即使前两天中央已经发话高度重视,但当地卫生防护根本没有升级……百姓好可怜,还在安心准备过大年,完全对疫情无感。”

对于武汉封城的效果和此次疫情的严重性,管轶表示:“(封城)效果我并不乐观,首先春运大潮已经快结束了,汹涌人群出城,可能都是移动的病毒。”“武汉还是一个不设防的城市。”“对这次武汉肺炎,我真的感到极其无力。根本没法跟SARS疫情相比较。……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网友披露的信息以及专家现场考察后得出的结论,都在告诉外界,这场来势汹汹的瘟疫,已经让中共当局乱了手脚,根本无法应对。那么,选择封锁武汉城究竟目的何在?结果会如何?或许从以前看的两部老电影中可以找到答案。一部是英国、意大利、西德合拍的电影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市发布通告,将于早上10时封城,目前大批民众赶在10时死线前赶往机场,图为排队的人群。(视频截图)》,一部是1995年美国人拍摄的《恐怖地带》。

《卡桑德拉大桥》的故事并不复杂,说的是两名恐怖分子想要炸毁位于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实验中心,行动失败,其中一名被击毙,另一名沾染了实验室的肺鼠疫恶性传染病菌逃上了开往瑞典的火车。为确保病菌不被扩散,有关方面下令封死列车,并让列车改道开往年久失修的波兰卡桑德拉大桥,人为制造翻车事故以掩盖真相。

火车上的乘客中有两名医生斯切娜与张伯伦,他们很快找到了病菌的控制办法,但是代表“有关方面”的上校并不愿列车停下来。于是火车上的人们开始了自救,靠着黑人警察的一把手枪,乘客们在张伯伦的带领下与把守列车的军人们展开了博斗。

毒贩罗比和黑人警察相继战死,最后在犹太老人的自焚中,炸开了最后几节车厢。而前面载有军人的车厢在冲过卡桑德拉大桥时,大桥坍塌了,列车摔进大河引起大爆炸,河面上漂满了死尸。幸存的人们获得了自由。

显然,列车上的人们在面对真相时,很多人没有坐以待毙,选择了抗争,而代表国家机器的军人们则选择了恪守命令,对于真相无动于衷,甚至射杀抗争者,其最后的结局就是与列车同归于尽。

而《恐怖地带》讲的是1967年,在非洲扎伊尔莫他巴河谷的雇佣军兵营中流行了一种奇怪的疾病,人员不断死亡。美国军医抽取了感染血样后,乘坐直升机离开。傍晚,另一架直升机飞来投下了巨型炸弹,整个兵营在一瞬间消失,只有惊恐的白脸猴在附近的树林中尖叫着。

时间到了90年代。美国传染病研究所上校军医山姆接到上司比利将军的指示,与同事索尔少校一起前往非洲去扎伊尔考察一种奇怪的病毒。他们所见的景象十分凄惨,令人震惊。但幸而这种病毒不会通过空气传染,因此还容易加以控制。山姆在采集了病毒样本后离去。与此同时,一个名叫金宝的美国青年在发病村庄附近的树林中捕捉到了一只小白脸猴,并准备把它带回国出售。

山姆将采集到的病毒命名为“莫他巴山姆病毒”,但在作了报告之后,山姆却接到了停止调查的通知。原来,此次的病毒与1967年发现的病毒极为相似,而后者早已被用来制造生物武器,毫不知情的山姆被分派了新的工作。

此时,金宝已经把他在扎伊尔捕到的猴子偷偷地带回了旧金山的香柏溪镇。由于猴子不合买主的要求,金宝只得找了片树林把它放了,但一种神秘的疾病却很快在香柏溪蔓延。得知此事后,山姆和索尔一起驾机前往香柏溪镇。随后,军队紧急出动封锁了镇子,想要逃离者格杀勿论。比利运来了一批抗毒血清但却无济于事。

山姆明白,这批血清实际上是生物武器的消灭药剂。政府为了保有生物武器的秘密而任由病毒在非洲肆虐,但现在传播于香柏溪镇的病毒已经发生了变异,原有的血清已毫无作用。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到病毒的原始携带者,那只小白脸猴。但华盛顿的参谋本部却已经作出了决定,投放空气燃烧弹将整个镇子和病毒一起毁灭。

为防止惨剧的发生,山姆和索尔试图找到那只猴子,制出新的抗病毒血清,但他们却招致了军方的追击和通缉。最终,他们找到了那只猴子,并持枪闯入了电视台,公布了事件的真相。经过紧张的工作,山姆终于制出了新的令人满意的抗毒血清。投弹行动终止,山姆拯救了整个镇子上的人。

从两部老电影反观武汉封城,首先得出的结论就是中共当局面对着无法控制的疫情,不仅继续瞒报,向公众隐瞒,而且选择封城的目的虽然看起来是防止病毒扩散,但其残酷的一面,却是要封在城里的人们靠着自身力量与病毒抗衡,自生自灭。这是因为一方面目前市面上所有的药物对于新病毒完全无效,只有采用注射激素压制免疫系统,但会造成人体其他器官受损。

另一方面,医护人员匮乏、不断减员的武汉市内的医院根本无法提供足够的诊疗手段,也容纳不了众多的患者,患者们也无法去武汉之外的医院就诊,至于有多少其他省市自顾不暇的医护人员愿意空降武汉支援,同样未知,而无法确诊之人继续在公共环境“飘”过时,还会造成更多的人感染。在这种情况下,或许到了某一个节点,武汉将出现怎样恐怖的景象难以想像。

这或许暗示中共当局正如电影中那样,以放弃武汉人生命的代价来换取其他城市感染病毒人数的减少,而不是公布真相,动员所有能找到的力量,找出抗病毒血清,这样的选择究竟能有多大效果,专家管轶之语已透露并不乐观。

其次,电影中提到的病毒两个都来自动物身上,而海外有自媒体分析认为武汉新冠状病毒与舟山蝙蝠身上的病毒高度相似,而舟山病毒2018年由中共军方分析获得,并经过改造,具有了一定的传染性。因此,该自媒体怀疑此次武汉肺炎是人为造成的,或是试验泄露,或是有意制造传染,但没想到引发失控。

对此,中共有媒体予以反驳,并通过专家将病源引到竹鼠等动物身上。究竟真相如何,还有待更多信息印证,但如果情况属实,中共有意制造传染病毒杀国民,那么其被人民抛弃将在弹指间。

第三,两部电影中无辜的人们面临困境都是因为“有关方面”为了掩盖真相,但最终都凭借着心存正义之人的抗争和努力,获得了拯救。推及到当下,包括武汉人在内的所有中国人,如果想生命真正得到拯救,一定要站出来通过各种途径披露更多的真相,揭露政府的谎言,从而形成更为强大的舆论,并公开向政府问责。虽然这个过程很难,但在面临生死关头时,人们惟有发出自己的声音才有得救的机会。

要知道,没有人可以保证,今天的武汉疫情失控不会在另外一个城市,比如北京上演。没有人可以保证,今天武汉人遭遇的一切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因此,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而如果不想坐以待毙,那么更多的人一定要行动起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