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助建武汉病毒实验室 法媒:忧中共制化武.且屡违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6日讯】法国挑战者网站(23日)文章指出,2003年中共请求法国技术协助开设病毒研究中心(即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尽管法国专家忧心中共用来研发化学武器、法国情报部门也严正警告,法国政府仍在2004年签署协议协助中共建设,条件之一是不能将技术用来从事攻击性活动。

有法国官员表示,十多年来中共多次违诺;例如中共承诺只建立武汉一所,却自行建多所实验室,看来十分可疑。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5日编译法国挑战网站(challenges)文章报导,源起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全中国大陆,并且正在海外快速扩散,法国的挑战网站23日刊登了《法 -中之间的危险关系》一书中有关中法合作建设P4(BSL-4等级)病毒实验室的内容。

该项目是按照法国梅里埃在里昂的P4实验室“盒中盒”的模式帮助中国建设的。被大陆媒体称为是“一带一路”的典范。目前武汉P4实验室是中国突发急性传染病防控科学研究基地,也是烈性病原的保藏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烈性传染病参考实验室。

研究高风险病毒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距离被中共称为病毒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20英哩。中共实验室曾外泄SARS病毒的历史、进行猴子动物实验,高风险引人关切。(报导截图/英国每日邮报网站)

法国情报部门警告法政府 专家也担心中共研制化武

挑战网站(challenges)文章指出,法国是全球病毒研究领域的领先国家,1999年,法国就在里昂设立了全欧洲规模最大的病毒研究中心,2003年,中共中国科学院向法国政府提出协助中方开设同类病毒研究中心的要求。中方的要求,在法国曾引发法国政府及病毒专家们之间的分歧,因为尽管中国病毒中心可以打击突发传染病,但法国有专家担心中共会使用法国提供的技术来研制化学武器,法国情报部门当时向政府提出严正警告。

法中协议:中共不得将P4技术用于攻击性活动

在时任总理拉法兰的支持下,中法双方终于于2004年席哈克访问中国大陆期间签署了合作协议。法国将协助中方建设P4病毒中心,但协议规定北京不能将此技术用于攻击性的活动。该协议在签署时就曾经引发争议,拉法兰曾经就此表示:“两国政府首脑签署了合作协议,但之后行政部门百般阻拦。”

法国对外安全总局指出,法国里昂的一家建筑设计所RTV原定负责该实验室的工程,2005年中国官方却选择武汉当地设计所IPPR(中元国际工程有限公司?)负责工程,而根据法国安全部门的调查,“IPPR设计所”与中共军队下属部门有密切关联,这些部门早已是美国中央情报部门的监督目标。

由于上述安全担忧以及协议具体落实部门的一再延迟,再加上2008年法中之间的外交危机,这才导致武汉P4病毒中心到2017年才正式投入运作。由时任法国总理Bernard Cazeneuve出席了实验室的启动仪式。

武汉病毒实验室,被认可从事三类病毒的研究:伊波拉,刚果-克里米亚出血热以及尼帕病毒。

实验室还必须获得WHO世卫组织的认证,才能正式被纳入合作实验室,协助识别国际性蔓延的病毒。武汉实验室原计划在2020年获得世卫组织的认证,从而使实验室全功能投入。

法国官员:中共多次违诺.包括建设多所实验室且十分可疑

法国当初是否应该协助中方修建P4实验室?中共是否遵守了当初的承诺?如果说,武汉P4实验室负责人肯定该项目将帮助亚洲乃至全世界更加有效地对抗流行病毒的话,法国政府内部却并不一致赞同上述观点。

有政府官员向记者表示,中方在十多年的合作过程中多次违背承诺,比如说,中方当初承诺仅仅在武汉修建唯一的一个实验室,而今天发现,中方已经修建了多个实验室,而且某些实验室十分可疑。

法国政府助中方建武汉病毒实验室,挑战网站(challenges)文章指出,法国专家忧心中共用来做化武,有法国官员称中共十多年来屡违诺。(图/法国挑战网站challenges.fr文章截图)

英国《每日邮报》1月23日报导,中共在武汉建置实验室,用来研究SARS和伊波拉病毒;美国生物安全专家2017年就警告,病毒可能会“逃脱”,该设施已成为应对爆发的关键。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距离华南海鲜市场约20英里的地方,有些人想知道,这次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震央中心是否巧合。

此外,《自然》2017年2月引述专家的质疑,中方不需1座以上BSL-4实验室;过剩能力,恐被认为可用来开发生物武器。

新唐人亚太台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