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疑偷病毒研制生物武器 导致武汉肺炎爆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27日讯】武汉肺炎疫情大爆发,令全世界担忧。日前,有报导披露,中共疑偷加国病毒研制生物武器,导致来自该计划的病毒外泄,造成“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肺炎爆发。

财经部落格“零对冲”(Zerohedge)25日报导,去年一件从加拿大走私冠状病毒的神秘货运被查获,由此在加国一间实验室工作的中共间谍被追踪到。而这些中共特务被发现和中共生物战计划有关,来自该计划的病毒可能已经外泄,造成“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肺炎爆发。

据调查该病毒是中共间谍在工作的加国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窃取。NML病毒学家邱香果据信是中共的生物战间谍,她和夫婿程克定等中国病毒学家,去年七月被加国警方带走,上述从NML运至中国的病毒,就是她2014年的研究。NML科学家坦言,这些病毒是潜在的生物战剂。

NML是加国唯一的生物安全四级(P4)实验室,也是北美洲少数拥有可处理伊波拉病毒、SARS、冠状病毒等全球最致命疾病设备的机构。

原来,2012年6月13日,一名60岁的沙乌地阿拉伯男子在沙国吉达一家医院就诊,出现发烧、咳嗽、咳痰与呼吸急促等症状。埃及病毒学家萨基(Ali Mohamed Zaki)从他的肺部验出一种前所未见的冠状病毒。萨基延请荷兰伊拉斯莫斯医学中心(EMC)病毒学家福希耶(Ron Fouchier)提供建议。福希耶再交给加国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

1月24日,《华盛顿时报》引述研究过中共生物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表示,武汉拥有两个与生物战计划相关的实验室,引发当前疫情的病毒“有可能”是出自其中一个实验室。

武汉当地电视台2015年曾报导过武汉病毒研究所,声称该研究所拥有中国最先进的病毒研究实验室,也是中共官方唯一对外公布的能够处理致命病毒的机构。

肖汉姆表示,该研究所至少有部分实验室可能参与了中共秘密的生物武器研究,但并不是研发生物武器的主要机构。他曾在发表于《国防研究与分析研究所》的一篇文章中说,武汉研究所是参与生物武器研发的四个中国实验室之一。

武汉研究所过去就曾研究过冠状病毒,包括SARS病毒、H5N1流感病毒、日本脑炎和登革热,以及一种俄罗斯开发的、可导致炭疽病的细菌。

肖汉姆表示,SARS总体上包含在中共的生物武器计划中。他还说,目前并不清楚该研究所的冠状病毒研究是否专门用于生物武器开发,但有此可能。

当被问及新型冠状病毒是否可能泄漏时,肖汉姆说:“原则上,病毒的向外渗透可能是病毒泄漏,也可能是实验室的人员被感染但未发觉而带出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或迹象表明发生这种事件。”

英国《每日邮报》称,实际上,美国科学家早就警告,病毒有可能从位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逃脱”出来。

《自然》是全球最具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其文章披露过,SARS病毒已经多次从北京一个实验室“逃脱”。

据报导,中国武汉自去年12月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2019—nCoV),且快速扩散,全球多个国家确诊感染患者。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26日通报15起新增死亡案例以及323起新增确诊病例。

此前,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只告诉中共国家控制媒体,初步迹象表明,该病毒起源于武汉海鲜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

武汉P4实验室距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大约20英里(约32公里)远。《华盛顿时报》称,一些报导认为,病毒有可能是从实验室中传出。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