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微草堂笔记:老虎吃人也有所选择

文/云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老虎会吃人,这应该没有人怀疑,可是老虎吃什么样的人、不吃什么样的人?清朝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纪晓岚讲过这么一个发人深省的真实故事。

纪昀的先母张太夫人曾经雇佣过一位同姓的老妇人帮着在家中掌管炊事,这个同姓的张氏老妇是北京房山人,家住在西山深处。

张氏说她乡里有个很穷的人,无以为生,就背井离乡去外地找活谋生。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出过远门,刚走了半天就迷了路了。山路曲折崎岖,恰逢云遮晦阴,不好走,也不知往哪儿走。他无奈就坐在一棵树底下,等天晴朗点,认清方向再说。

他正歇息着呢,恍惚间忽然从林子里出来一个人,后面跟着三四个身材高大的人。这些人相貌狰狞,和平常人不一样,他感觉到眼前的人不是山神就是妖魅,想躲避开已来不及,干脆迎上去躬身下拜,向为首的人哭诉了贫苦的处境。

那人听后,同情他的遭遇,并说:“你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是虎神,今天来是为了给老虎们配食。待会儿老虎吃完了人后,你收取被吃掉的人的衣物,就足可以养活自己了。”说完,虎神亲自将他引到一个地方待着。

之后,虎神忽长啸一声,其音高昂,众虎像听到口令一样从各处汇集到了一起。那人又向众虎挥手指点,口中发出嘈杂细碎的声音,听不懂说的是什么。

一会儿群虎皆散去,但有一只虎留下来伏在草丛里。

老虎(pixabay)

须臾,有个挑担子的人穿越山林,由远及近,埋伏着的那只老虎要跳起来扑向此人,但忽又避开退下。挑担者没感觉到任何异情,安然无恙地走了。

过一会儿路上又出现了一个妇人,伏虎这次没有反复,干净利落地把她捉住吃了。虎神捡起那妇人的衣物,里面有几两银子,虎神取了银子给了那个贫苦外出谋生的人。

虎神告诉他说:“老虎其实不吃人,只吃禽兽。那些被虎吃掉的人,都是人中的禽兽。

“大抵人天良未泯者,其顶上必有灵光,虎见了就避开了;那些丧尽天良的人,灵光尽息,和禽兽没什么差别,虎乃得而食之。

“譬如那个挑担的男子,平日看起来很凶暴,也会抢人家的东西,但他抢夺到东西后,用来接济他的寡嫂和孤侄,使他们免于饥饿寒冷,因此他的头顶上还有一簇弹丸大小的灵光,伏虎便不敢袭击他。

“后来的那个妇人,抛弃丈夫私奔改嫁,改嫁之后还虐待他丈夫前妻的孩子,经常把他打得体无完肤。她又偷后夫的钱,就是她怀中携带的那些个银子。她不断地做着这些坏事,积攒著罪恶,头顶的灵光消尽了,虎所看见的她,不再是人身了,理所当然就捕食了她。

“你今天能遇到我,也是因为你能很好地侍奉你的继母,省下妻子的口粮来供养她,你的善行使你头顶上的灵光有一尺多高,所以我叫虎来帮助你渡过难关,并不是因为你跪拜我、求我的缘故。好好行善事,定还会有后福。”说完指示方向让他回去。

他走了一天一夜到家了。张氏的父亲和这个人沾亲带故,所以知道这些事情详细的原委。当时张氏家中的一个家奴的妻子经常虐待她7岁的孤侄,听了张氏讲的这个事,对待孤侄的态度就收敛些了。

纪昀在故事的结尾说:圣人通过神道来教化引导世人,确实是有深刻道理的。

其实,人体上存在的灵光也不是什么迷信。有一篇署名陈克立、题为“人类善恶值的奥秘 ‘光’看的出来”的文章中,谈到他少年时全家住北平,父亲的一个黄姓朋友从小就会看每一个人头上的光(注:一种特异功能)。

黄先生说:“每人头上都有光,但是光度、大小、颜色各不相同,凡是有权有势的人,大都是红光、紫光;清高正直的人,大都是白光、青光;贪污败类的大都是黑光、灰光;其它的黄橙绿赭,都依照各人的品德行为,各不相同,而且光度的强弱大小,也是根据当时各人的气势运气,做不同的改变。”

黄先生还说:“人的气质有时候会改变,譬如说某人以前是好人,后来被坏人引诱,变成坏人,那他以前白而高大的光,就会变成灰暗而低小。”

黄先生本人曾同张作霖有过几面之缘,在张作霖的全盛时期,他看见张作霖头顶有三丈高的红光。但是在皇姑屯事件发生前的一个多星期,他又一次见到了这位东北的土皇帝,张作霖头顶上的光,缩短到只有五六尺高,灰暗且微弱。黄先生内心非常惊讶,半天讲不出话来。不久张作霖在皇姑屯被炸死。

现代科学还没有认识到的事情,不能简单地一概予以否定,而中国的传统文化对事物的认知往往更为深远、奇妙和精准。@*#

事据: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卷九如是我闻(三)》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