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权威:武汉肺炎是进攻性生物战武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6日讯】武汉肺炎疫情危机深不见底。继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披露,该疫情是热核武级别的瘟疫之后,再有哈佛权威明确表示,该病毒是一种进攻性生物战武器,从武汉BSL-4实验室中泄漏出来的。

在武汉肺炎疫情大爆发不久,美国科学家就已警告,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有可能从位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逃脱”出来。

而《自然新闻》Natural News在过去一周来也报导说:武汉肺炎疫情是逃避了武汉BSL-4实验室的生物武器系统,无法控制地扩散。

近日,因撰写《生物武器法》而闻名的哈佛博士弗朗西斯·博伊尔(Francis Boyle)在接受“区域政治与帝国”Geopolitics & Empire的采访中说,如今武汉肺炎病毒正以大流行的形式爆发,是一种“进攻性生物战武器”。

Geopolitics & Empire是专门与“区域政治和全球事务”方面的专家进行采访互动的媒体。

博伊尔(Boyle)证实《自然新闻》的有关报导。他说,“BSL-4是最高级别的实验室,我们在美国拥有的许多bsl-4实验室,基本上都用于通过DNA基因工程改造来开发进攻性生物战武器。

“我们在这里谈到的新冠状病毒就是这种进攻性生物战武器,所以在我看来,是从武汉BSL-4实验室中泄漏出来的。”他说。

博伊尔博士表示:在我看来,武汉BSL-4试验所是武汉肺炎病毒的来源。我的猜测是他们正在研究SARS,并通过功能突变gain-of-function 获得将其进一步武器化的特性,这意味着它可能更具致命性。

而事实上,最新的报告是15%的死亡率高于SARS,感染率为83%。因此,典型的感染方式是它在空气中传播。

同样,武汉BSL-4是一个专门指定的WHO研究实验室,因此世卫组织在这其中,他们对那里正在发生的事情非常了解。

博伊尔博士还提及,美国处理的新冠状病毒似乎是从武汉BSL泄漏的进攻性生物战武器。“我并不是说这是故意放出来的,但是以前有关于该实验室存在问题和泄漏出来的报告,我担心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处理的问题。”

印度学者也发现,武汉肺炎病毒被插入艾滋病毒基因,而且很可能是人为。(示意图)

早在2017年,马里兰州生物安全顾问蒂姆·特雷文(Tim Trevan)就在《自然》期刊上发表评论说,他担心中共体制下所创造的文化,会使这个研究所变得不安全,因为每个人能够自由发言和信息公开很重要,但中共不会允许。

《自然》是全球最具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其文章披露过,SARS病毒已经多次从北京一个实验室“逃脱”。

此次武汉疫情爆发后,《自然新闻》记者迈克·亚当斯(Mike Adams)表示:这进一步证实了武汉新冠状病毒是病毒学研究人员,使用众所周知的pShuttle载体工具进行基因改造的证据。

独立基因组学研究人员还证实,冠状病毒已作为武器化计划的一部分,接受了SARS基因插入这一事实。

《自然》期刊也曾引述基因专家警告说,使用最新的生物技术可能会使病原体更为致命。其它许多致命的疾病能被基因改造,以用作毁灭性的生物武器。

英国利兹大学的一名生物战专家说,基因改造可使炭疽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

当科学家完成越来越多致命疾病的基因蓝图,并将这些资料发表后,改造致命疾病基因这类工作将可能更容易。

图为医护人员收治病人。(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匹兹堡大学的高级研究科学家、生物信息学分析核心的总监詹姆斯·里昂斯·韦勒(James Lyons-Weiler)于1月30日在IPAK的网站上发表【关于武汉冠状病毒的源头】重要文章。

文章的核心结论是: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合中的一个新序列是在实验室被合成出来的。 也就是说,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有可能是在实验室里被合成出来的。

合成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制造抗SARS的疫苗。但是因为实验室管理不当,病毒被泄漏出来了。

武汉肺炎疫情自去年12月底传出,如今已经扩散至全球。

1月25日,任教哈佛大学15年的流行病学家Dr. Eric Feigl-Ding在推特表示:新冠状病毒的R0值竟然是3.8!!!这意味着什么?这可是热核级别的瘟疫——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从未实际见过那么猛的系数。我并不是在夸大 ……

他说,我们预测,疫情于2月4日再次扩大,届时在武汉会有19万1529人至27万3649人感染,而在中国其它城市也会爆发,对其它国家的传入也会更加频繁。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