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记者手记:疫情漩涡中的武汉市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8日讯】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同时,我们的记者就在努力突破封锁,收集武汉市民的真实声音。今天我们来看采访记者的手记,听听在疫情漩涡中的武汉市民说了些什么。

中国,一个信息被高度封锁的国度。当重大的疫情发生在这里,作为记者,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在铁幕下收集信息。在每天的采访中,我们遇到很多求助的声音。

武汉市民彭艺:“我妈妈已经有9天了,但是情况不是蛮好,呼吸比较困难。都得找社区,社区要我们找街里,街里然后又说要你们打120,打120,120又推到什么地方,推去推来,就是没人能来。我都不知道怎么搞,我们干脆一家人都被传染算了!这是党的号召要我们在家隔离,要通过一层层的报,我们报了快一个礼拜了,天天跟他反应这件事情,到了真正要救护车的时候没有,我不知道怎么搞的,你叫中国人不烦吗?”

武汉市民万颖:“我现在就是病情越来越严重了,但是就是得不到救助,得不到治疗,医院不收。然后我们想测试医院又太远了,家里没有车,就我跟我妈妈两个人也去不了。”
记者:“你们街道是什么街道?”
武汉市民 万颖:“求助啦,街道不管,社区。他们只说给我把情况上报,然后要我在家等著,然后注意好隔离防护、吃药。要他帮忙安排车,没有,不能送,他们不管这个。”

在求助无门的情况下,武汉市民陷入无奈。

武汉护士童天慧:“像我们这种重灾区,我其实不想抨击政府,但是我自己是做这一行的,我想我连自己家人都救不了的话,我肯定,你知道这种心情,你懂吗?我肯定上班也没什么心思,所以我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赶快把我家人治好。你说政府都不管这个事,就是中央插手的话,他也就是这样子,那我们这种老百姓能做什么呢?”

很多武汉市民觉得能够被官方集中隔离,总比待在家里,传染家人要好。但已经被隔离的市民,也有他们的无奈。

武汉市民黄道光:“要死不活的,也没有人管。反正现在不在家里隔离,在酒店隔离,集中隔离了,也没有人管,只是把你集中到这里来了,一个人一间房,其他又不给你确诊…..唉,当初你想像的很简单,我原来想像的很简单,天天盼,十七天了,到现在为止,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还没有(确诊),不知道猴年马月。”

武汉市民杨女士:“我爸是通过社区安排去隔离的。但是隔离的,就是有你住的地方,给你提供一日三餐,但是没有医护人员进行各种监测或怎么样。单独隔离起来我觉得也没事,如果有医疗人员照顾一下的话,也可以的,不能只是丢在那里头隔离,不管你死活吧。”

目前已经有许多证据显示,武汉政府和中央政府早在去年12月就知道出现疫情,但一直没有公布。1月23号突然的封城让武汉市民措手不及,也让想回武汉经商的人无法进城,无奈之下,仍有人寄希望于政府。

在武汉经商许先生:“我们在春节之前就离开武汉了。具体情况这几天整个湖北省的人都宅在家里。一切都是网上的,无法考证。谁都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谁敢说那有还是没有啊?反正有政府在管着。肯定要响应政府的号召啊,老百姓得听政府的。但是看目前这个局势的话,反正还没有说有缓解的可能。反正全民都在焦虑之中,没办法。”

但也有很多武汉市民在反思,疫情为什么会一发不可收拾。

武汉市民徐先生:“中国人叫共产党给洗脑洗坏了,很多人搞不清楚本质。政府救助人民是政府的职责,不存在求谁的问题。现在政府抛弃人民,政府隐瞒疫情,造成这么多人死亡,造成这么多人感染。政府肯定是有责任的,也可以说政府在犯罪。大环境不好,每个人都避免不了,这是根本。所以那些人,暂时没传染上的,他是不清楚真相,当然也有一部分是被洗脑的,暂时活着就行。共产党统治下,人民是没有活路的。”

武汉确诊和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与日俱增,但那不只是数字,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他们的声音,我们将持续呈现。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