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记者手记:床位仍缺 武汉患者声声呼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3日讯】武汉已经赶建了火神山雷神山,和10几家方舱医院,但仍然无法完全接收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而猛增的病人。许多已经确诊患者的患者不断求助,呼吁让他们或亲人入院治疗。

2月12号,确诊患者张先生表示仍无法入院治疗。

武汉患者张先生(化名):“我们现在就是想住医院住不进去。对,我也感染了,而且很严重,是感染了那个冠状病毒。已经感染十来天了。我现在说话都说不了。”

55岁的冯明琴在2月5号确诊为新型冠状肺炎,她只身在武汉打工,无人照料,躺在医院的椅子上艰难求救。

原武汉销品茂沃尔玛超市员工 冯明琴:“我想住院啊。确诊了,双肺感染了。我在医院的隔离室,武昌杨园医院。它这没有床位,找不到人,都得等。我已经在这医院里打了9天针了,没有好转,全部是自费。我现在拿了一床被窝,睡在医院这个椅子上面。可以向你们求救一下?给我求救一个床位。”

只靠打针无法缓解这些患者的症状,周斌的父亲就是因此去世。

武汉市武昌区居民 周斌:“我父亲是1月30号发热,然后31号就开始打针,然后就在2月7号就已经去世了。打针,只能天天打针,他没有其他的方法,也没办法住院哪。到了最后到已经不行了,在旁边抢救室里头,别人说赶紧送到住院部去。在院部就是最后救治,结果没救过来,人就走了。”

周斌的母亲2月5号也在武昌医院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医生说已符合“重症”可收入定点医院,但是没有一家医院有床位,直到12号老人仍在家“自我隔离”。

周斌:“我爸爸走了,我不想我妈妈走了吧?现在就我跟我妈了,怎么搞。我妈妈是现在就是想住院,我现在想求助的就是想住院,现在没病床。”

在武汉呼吸科医疗资源满负荷的情况下,其他医疗设施也被当作呼吸科使用。62岁的肖桂芳5号确诊为新型冠状肺炎。她在网络求助后,上周末被送往“肛肠医院”。

武汉市武昌区居民 肖桂芳:“我求助找医院,今天他们把我送到那个马应龙肛肠医院这个位置,我还在外面等着呢。”

记者:“肛肠医院?”

肖桂芳:“对,湖北省中医药学会肛肠专科医院,马应龙的。我一直都没有医院,今天通知了来医院,我还要医院,不晓得合不合格,帮我那个(检查)。”

即便是被收入方舱医院的所谓“轻症”患者,也有情况危急极需治疗的。张华雪的父母在1月26号就已经出现症状,上周末终于被送往武汉展览馆的方舱医院。父亲张鲁毅当晚在方舱医院休克,第二天被紧急转往金银潭医院救治,目前母亲仍在方舱医院隔离。

武汉市江岸区居民 张华雪:“因为这个武展隔离点它只是一个观察点,它不具有治疗的能力。她现在还在那里,我现在还在想别的办法,希望她能够升院。因为她年纪比较大,67岁了,而且还有多发性疾病。她已经病程10多天时间了,每天都在熬,呼吸比较困难,也吃不进东西。她也是个比较危急的。”

1月底湖北省副省长杨云彦曾表示,武汉要开放近10万张床位。2月12号推特流传一份“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应急保障组”的文件显示,当局计划分三阶段,在2月20号完成总量10万的床位。

庞大的患者数量使武汉医疗体系不堪重负,多家医院最近再次向外界求助防护物资。此外,美国医学会网站发布的最新报告表示,在武汉早期确诊的138名感染者中,有30%是医护人员,显示第一线的医护人员面临巨大风险。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