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美军人爆料:300万人感染 25万死 各自为政 北京宣布战时状态 抗中央者下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5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封城封路持续 有业难做家庭经济告急

2月14日,我们收到一封黑龙江哈尔滨一位网约车司机的来信。因为瘟疫防治,像他这样的网约车司机已经无法出去工作。而一家人就靠他开网约车养活,他们被封闭在家,从中国新年到现在,一分钱没赚。

他说他银行卡里只剩下1500元多一点的人民币。因为每月还要还网约车的一部分贷款,原本他联系客服,说可以推迟一个月,但是贷款平台的系统,还是在2月14日上午,分三次划走了他银行卡里的1500元。

他告诉我,现在银行卡里只剩下区区25块钱。他跟我说,他的几位朋友,也都在犯愁这个问题,他说现在无法工作,他们都在犯愁,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目前大陆疫情仍然严重,各地采取非常措施封城封路,相信以上例证在其它地区也会有。目前最不缺工作干的,想必就是医生和护士了,但是,他们却做着相对最危险的工作。

大陆医护“最不缺工作” 直面瘟疫众多人被感染

具有大陆官方背景的CGTN,报导了武汉的一件小事。2月11日前后,凌晨时分,有这么一名在武昌医院工作的护士,是在救治病毒患者的第一线。她怕感染家人,每次工作完后,不敢回家里休息,而是去一间宾馆的房间。她也不敢坐在她丈夫的车里,而是自己步行去医院。她的丈夫就开车在后面用前车灯为她照明,慢慢地跟着她。

事件很感人,跟大家分享一下。只是有的观众可能会有跟我一样的一个疑问,就是现在武汉当地对车辆应该有限行的规定,开车上路应该不容易。可能是她丈夫的车获得了特别通行许可。

本次新病毒疫情,中国很多医护人员,因为在第一线,甚至有人缺少必要防护设备,因此这个群体也成为最容易受到病毒感染的一群人。大陆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表示,截至2月12日,全国有医护1,716人感染,其中仅湖北省就有1,502人。目前,1,716人中已有至少6人因病毒离世。

危机之下,医护们自己被感染的同时,也正在思考新病毒的治疗方式。但是由于这种新病毒表现特别诡异,情况不容乐观。

重症多器官衰竭 轻症还能猝死 瑞德西韦与叶克膜无奇效

此前成功救治美国一名确诊患者的研究药物瑞德西韦,2月初开始在武汉进行临床试验,但是最新消息是,这种药效果并不那么神奇。

上海中山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钟鸣,在采访中说,这种药物试验的入选指征中规定,只可对发病8天之内的患者使用,还不能在重症患者身上使用。也就是说瑞德西韦只可能适用于轻症,而且具体药效,还要继续观察。

钟鸣说,这种新病毒不只攻击肺部,我们之前也引用专家的话说,它可能还攻击肾脏,但钟鸣指出,这种新病毒还对心脏、肝、循环系统、血液系统都有致命打击,不仅仅是肺的损伤,很多重症患者是死于多器官衰竭。因此此前我们提到的叶克膜治疗方法,钟鸣说对很多重症患者也都很难起到实质作用。

此前在2月3日,钟鸣还对《南方人物周刊》透露一个现象,就是有的新病毒感染者,早期发病不是很惊险,但是后期会有一个加速,被称为“炎症风暴”,会迅速导致多器官衰竭,这样医学治疗很难奏效。

结合钟鸣的论断,那么之前一些医学界人士的说法也有据可循了。就是有一些感染者会突然倒地毙命,是因为病毒进攻心脏,导致急性心肌炎,使感染者猝死。

大陆开始尝试 以康复者血液治疗

不过,大陆中国新闻网最近报导了另一种疗法,是类似SARS时期的一种治疗方式,就是把新病毒康复者的血浆,注入给重症患者,会有明显好转。

这是该网站引据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的介绍报导的,该院将康复者血浆输入给11个重症患者,发现12到24小时后,症状有明显好转,有业内专家说,这是因为大部分康复者的体内,会产生针对新病毒的综合抗体。

但是这种治疗方法能否真正普及,或者是否适用于所有患者,还需要继续看临床的结果。现在报导只提到部分病患输入血浆后有好转,还不是痊愈。

新病毒防不胜防 疑似病例足以草木皆兵

这种新病毒的传染性、隐蔽性,还有可能突然爆发致死的特性,已经有点让人闻之色变的感觉。

例如,广西柳州市还没有爆发严重疫情,但近日当地一个小区,出现一个疑似病例,小区立即被封锁,整个小区只能进不能出。从视频中可以看到,小区周围站满人,而小区内有的楼门,也被直接封闭。

很多医护人员赶到小区,将相关疑似患者带走,这名疑似患者在急救车里还自己录了手机视频。来信的人说,这名患者自己也很害怕,不知道要去哪里。

大量死者留下“无主手机” 真感染人数达300万?

另外,在大陆微信上,还有这样一张图片在流传,照片配的文字是说,照片是作家“方方”的医生朋友传给她的,这照片上堆了一地的手机,全是殡仪馆死者的,手机的主人们已经化为乌有。

微信原文说,这些手机是“无主手机”。很可能它们的主人在被焚烧前,工作人员已经无暇问及死者来历和细节,手机就那样扔在那里了。

目前,舆论普遍质疑官方公布的新病毒感染者和致死病例人数。现在新闻报导和网络信息中,夹杂着各种数据。我看到的一个数字更夸张。

自称人在台湾的美国军人David Ethan,用中文在推特上发布了自己掌握的消息,推文发布日期是2月12日,他说数据是两天前的,那就是截至2月10日,大陆的新病毒实际感染者超过306万人,死亡人数是二十五万多。

因为这则推文并没有给消息来源,所以下面跟帖的有人质疑说,没有消息源不相信。但是更多跟帖留言的网友认为,这个数据看起来更合理。一名叫“段皇爷”的网友说:看了这一组数字,聪明人已经在思考去路,普通人开始感到害怕,而有人则在问数据来源。

有两个比较理性的网友给分别举例,来思考这个数字与真实情况的接近性。一人说:大陆一些纺织工厂接令要赶工制作100万个尸袋,而且疫区的死者多到要找临时工搬;另一人说:以中共封城封路的行为,再按照日本(钻石)公主号的感染率,数字是合理的。

公主号邮轮可怕群聚感染 是封城武汉之“缩影”

这位网友说的“日本公主号”邮轮,是近日的一个热点。事件缘起于2020年2月1日,一名80岁香港老人,确诊新病毒感染。1月20日,他曾在日本横滨港登上“钻石公主号”,5天后在香港启德邮轮码头上岸。

消息传出后,“钻石公主号”从2月4日起,就开始停在日本横滨港大黑埠头,船上所有人需要隔离14天。根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报导,船上有约3,711人。目前检测工作还没有结束,有人估算可能只检测到500人~1000人,但是截至2月13日,船上已经测得218例确诊,这是典型的群聚感染,而检测这么少的人已经有218例确诊,说明被感染的比例相当高。

我们就取大数,假设已经有1000人得到检测,那么感染率已经超过了20%。再回过头来看,1月23日武汉封城后,官方公布城内本有居民1400万,封城前走了500万,还有900万在城内,那么假设拿刚才说的“钻石公主号”的这个群聚感染比率20%来计算,那么武汉境内约180万人可能被感染。当然这个数字并不准确,因为钻石公主号目前已经具体排查了多少人,这个数字我们还不清楚。

而且今后知道最终能有多少人确诊,计算起来会更准确。同时相比这艘邮轮这样密闭的空间,武汉市的空间还相对开放。不过,有一点是十分肯定的,“钻石公主号”的例子显示,这种新病毒的感染能力,真的很可怕。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台湾在SARS时期的卫生署疾病管制局长苏益仁,也说了钻石公主号的例子,他说这艘邮轮形同“封船”,可以跟武汉“封城”比较,苏益仁按5%的感染率估算,认为目前武汉至少有50万人感染。

日本确诊数暂列中国外第一 恐濒临爆发

目前,截至2月14日我们发稿,包括钻石公主号上的218例确诊,日本境内已经累计259例确诊。

2月13日一天,不算公主号邮轮,日本在包括北海道、东京、冲绳等地,地点从北到南分布,一日就总计增加8例确诊。同一天,日本神奈川县还传出第一个死亡病例,是一名八十多岁感染的老妇人。而且在日本和歌山县,一名五十多岁医师13日确诊感染,这是日本第一例医生被感染。

而曾在同一间医院住院的七十多岁男性,14日也被确诊,另有两名曾在这家医院的人,出现症状,正在检测中。截至发稿,日本仍然是中国境外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其次是新加坡、泰国和韩国、马来西亚。而日本也是继菲律宾后,发生中国境外第二个死亡病例。

为了因应严峻形势,日本政府已经宣布,2月14日起,所有飞机船舶,只要1人确诊,全部乘客不能入境日本。

世卫组织高级顾问进藤奈邦子表示:现在全球担心的是日本。言外之意是,日本有潜在危险,成为中国以外另一个爆发地。

大陆升级防疫 孝感黄冈走武汉模式

而在中国大陆,当局也进一步提高戒备。根据央视报导,2月13日,大陆防疫的最高执行机构中共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开会,要把湖北省,特别是武汉市作为瘟疫防控的重中之重,特别针对确诊、疑似、发热、密切接触者这所谓“四类人员”,要加速集中收治或隔离,强化当地道路封锁。同时要求湖北的孝感、黄冈采取跟武汉同一等级的隔离措施。此外,除了已经开始实施“战时管制”的湖北十堰市,湖北大悟县也开始实施相应管制:居民一律不能进出,生活物品和药品由政府派指定代购员配送。

还要提到的是,日前,网上继续流传武汉部分地区已经实施断网的消息,原因是为了阻止所谓谣言传播。但是,当局的网络管控措施已经十分娴熟,不太可能只因为区区谣言就断网。如果武汉断网,甚至是全部断网,那需要担心的绝不是武汉人看不到外界信息,而是外界看不到武汉的信息,城内发生什么,外界无从知晓。所以我们对武汉是否断网的事,非常关注。

隔离中保护言论开放 武汉“反送中”似很少人响应

为争取信息自由和透明。前两天,有报导说武汉要发起“武汉人自救活动”,就是2月14日晚8点到8点半,在各自家中,同时敲锅,齐声喊“抗议”,还有口号:武汉人加油、武汉人自救、释放陈秋实、释放方斌,并期望录制视频做广泛传播。

现在活动时间已经结束,似乎参与的人并不多。我们节目收到一段视频,显示武汉当地有人自己敲锅响应,手机镜头对着对面冷酷的高楼,似乎并没有人跟她一起。这位孤独的敲锅者还发出了2月1日和2月14日晚,同一地点的晚间亮灯情况,发现大同小异。因此她判断,至少在她所在的区域,没有很多人加入这个活动。

她说,不知道是大家没兴趣参与,还是根本没得到消息。同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封城之前,相关居民区,有很多人已经离开武汉,停车场的车位空了一半。

提到武汉在封城前的外出人群,英国南汉普顿大学一个研究团队最近啊,通过大数据分析,模拟描绘了1月23日武汉封城前,外出的6万武汉人的移动轨迹,发现他们已经可以触及全球至少382个城市,如果他们其中有人携带病毒,那就会造成公共卫生危机。更何况,官方公布封城前有500万人离开武汉。

当局宣战时状态:不听中央令直接下台 北京雪雷衬凶险

好,除了我们刚才说到的,湖北省当地的瘟疫防控措施升级。2月13日,北京疾控中心发布“战时状态”,规定所有违背中央纪律要求,危害北京当局防疫作业的,一律立刻停职或免职。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大陆政令不通的现状,从北京方面看,已经十分严重。各地防治疫情各自为政,比如抢口罩,以及任意堵路等等。此外,各地因为一些争议性的防疫措施,也不断发生冲突。

例如近日在四川某县,政府要把疑似的感染者送到当地一间养老院隔离,说是备用,但是当地民众发现,村口的巴士上,疑似感染者已经到了。于是群起抗议,当地公安举枪警告。

2月13日前后,在广西省玉林市某村庄,当地因为封路问题发生警民纠纷,当地一名公安开枪警告。

可以看到,新病毒带来的不仅是瘟疫本身给人们的恐慌,还有同时并发的社会治理、政治、经济等一连串的问题。

日前,中国呼吸病权威钟南山对路透社说,武汉肺炎疫情可能四月结束。早有专家认为这种说法缺乏依据,更像是一种政治需要。即便只从气温在四月回升有助消减疫情的角度看,也不合理。因为目前泰国、新加坡的气温都比中国高,但是确诊案例很多,中国湖北乃至更北方的地区,到四月的气温也不一定超过现在的泰国、新加坡,因此很难说届时情况一定有好转。我们上面提到的台湾苏益仁,也认为钟南山的想法是“最乐观的状态”。

2月13日夜里,北京下起雨水,到14日变成大范围降雪,成为去年入冬以来的第7场降雪。在北京南四环外,一名居民录到了罕见天象,阴云笼罩下,大雪满天,远处居然还传来雷声,而在手机镜头中,道道闪电十分醒目。这种现象叫“雷打雪”,正月打雷,从中国民俗来看,并不吉利。

根据海外《看中国》网站2012年2月7日的一篇整理报导,河南有一个俗语,叫“正月打雷土谷堆”,也有地方叫“正月打雷黄土堆”,土谷堆,意思是瘟疫降临,坟头激增的意思。也有一种说法叫“正月雷 遍地贼”,不过这都是民间流传,科学家当然有另外的解释。

节目最后,说一下营救方斌和陈秋实的白宫签名请愿。有观众反映,大陆的邮箱,比如163,无法收到在白宫网站签名联署之后的确认回执,如果不在邮箱里点那个确认回执,签名是无效的。这可能也是签名数字迟迟上不去的原因。

截至我们2月14日发稿,这个签名一共才四万多一点。如果有朋友还想参与签名,可以考虑注册海外邮箱,比如Gmail或者雅虎等等。今天我还会把签字网址,附在今天节目视频的video描述部分。

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在订阅时,不要忘了在订阅按钮旁边,点击小铃铛图案,及时收到我们上传视频的通知。好,感谢收看,下期节目,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