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习近平的父亲被栽赃陷害16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习近平9岁那年,他的父亲习仲勋,因为小说《刘志丹》,被中共打成“习仲勋反党集团”头目,后升级为“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反党集团”、“西北反党集团”的重要成员;习仲勋被说成是企图“篡党篡国”的“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分子”,挨整长达16年。

毛泽东说:习仲勋等人的罪恶实在太大了。

1962年9月24日,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在中南海怀仁堂开幕。毛泽东说:“现在不是写小说盛行吗?利用写小说搞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凡是要想推翻一个政权,先要制造舆论,要搞意识形态,搞上层建筑,革命如此,反革命也如此。”

讲话中间,毛泽东请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宣布几个不参加会议人员名单。邓小平宣布,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决定,习仲勋等5人是被审查分子,不参加会议。

接着,毛泽东说:“因为他们的罪恶实在太大了,没有审查清楚以前,没有资格参加这次会议。”“1959年八届九中全会胜利粉碎了彭(德怀)反党集团向党的进攻。十中全会又一次揭露彭反党活动——高饶反党分子成员习仲勋。”

“从现在起,以后要年年讲阶级斗争,月月讲,开大会讲,党代会要讲,开一次会要讲一次”。

为了搞臭习仲勋,高岗后妻李力群1959年揭发习仲勋的万言信,到1962年9月,又被翻出来了。3年前,因为这封信完全是胡编乱造,毛泽东根本没拿它当回事。现在,要打倒习仲勋,又派上用场了。

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除陕西省长赵伯平一人外,所有人都对习仲勋进行了批判。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在发言时,甚至批判习仲勋等人是“青红帮”、“哥老会”、“流氓”。

“这真是晴天霹雳,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习仲勋后来写道。这场从天而降的大灾难,使他陷入极端苦恼之中。多年的同事、朋友、下级,转眼间,都把“枪口”对准他,“各种莫须有的帽子,一齐向我抛来”。习仲勋的辩解被视为“不老实”,“和党对抗”,违心承认,又招致没完没了的追逼批判。习仲勋回家后,整天沉默不语,暗自伤神。

1962年9月27日,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决定成立“习仲勋专案审查委员会”,时任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康生任主任。

审查结果是:小说《刘志丹》是“伪造党史”,把陕甘边写成了中国革命的“中心”;“把毛泽东思想说成是刘志丹思想”;小说中的“罗炎、许钟写的就是高岗、习仲勋”,因而是“为高岗翻案”,“吹捧习仲勋”。

习仲勋的一位老秘书,“揭发”了习仲勋两件事:一是将中共中央一份绝密文件让他抄写一份,送苏联驻华大使馆(里通外国);二是高岗自比中国的斯大林,习仲勋自比中国的马林科夫(有政治野心)。

1965年春,中共决定成立西北调查组,集中调查核实习仲勋的“反党活动”。经过一年多的“调查”,结论是:习仲勋在西北执行了投降主义的路线,对资产阶级上层人士搞“投降合作,取消阶级斗争”;习仲勋在高岗死后没有停止活动,要做高岗的忠臣,与当时身在台湾的同乡、同学陈建中有联系等。

这些“揭发”、“调查”,都没有站得住脚的事实依据。但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毛泽东要打倒习仲勋,谁也不敢反对。习仲勋因此被停职审查3年多。1965年12月,习仲勋被下放到河南省洛阳矿山机器厂担任副厂长,参加车间生产劳动。

习仲勋“文革”中被关押8年多。

1966年5月,“文革”爆发。1967年1月,西安的一批红卫兵从康生那里得知习仲勋的下落后,立即驱车赶到洛阳,将习仲勋劫持到陕西,在西安、阎良、富平等地,批斗、游街示众十多次。1967年9月的一天,习仲勋被押解到西北农学院批斗。在一片“打倒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习仲勋”口号声中,习仲勋脖子上挂着“反党分子习仲勋”的牌子,被一帮造反派反扭著胳膊,揪著头发,推搡到台上。批斗过程中,习仲勋的头一次又一次被造反派按下去,时不时被拳头狠捶几下,他的一只耳朵被打聋。

1968年1月,习仲勋被押回北京,关在一个七八平米的小屋子里,由北京卫戍区“监管”起来。这一关,就是8年多。孤独寂寞中,习仲勋为了锻练身体和意志,每天坚持做两次斗室转圈,先正著转圈,从1数到10,000,再倒著转圈,从10,000倒数到1。1975年1月,“文革”初期被打倒的邓小平,复出主持中央工作。一批被打倒的老干部相继复出工作。同年5月,习仲勋被“解除监管”,下放到洛阳耐火材料厂。

1976年10月6日,毛泽东去世不到一个月,他的妻子江青等被抓捕,十年文革结束。之后,经过中共元老王震、叶剑英等的努力,1978年2月,习仲勋被接回北京。同年3月,作为特邀委员,出席全国政协五届一次会议。同年4月,恢复工作。

毛泽东打倒习仲勋的原因

毛泽东为什么要利用小说《刘志丹》打倒习仲勋?关键有两点:

第一,中共老祖宗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整天萦绕在他脑子里;一天不搞阶级斗争,他就难受。

第二,毛泽东不择手段颠覆中华民国后,时刻担心有人颠覆他的最高统治权。1949年10月1日当政后,毛泽东发动了50多场血腥残暴的政治运动,在党内外不断进行大清洗,以树立他个人的绝对权威。

1953年至1955年,毛泽东清洗了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高岗是陕北人,跟刘志丹、习仲勋等创立了陕甘宁根据地。后来任中共西北局书记,直至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府副主席、军委副主席、国家计委主席。1954年8月17日,高岗自杀。

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毛泽东清洗了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彭德怀曾任中共西北局第一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当时,习仲勋任西北局第二书记。庐山会议上,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一封讲真话的信,引起毛泽东雷霆大怒。在毛泽东的强势主导下,会议通过“关于以彭德怀为首的反党集团的决议”。

1962年7月,刘志丹的弟媳李建彤创作的小说《刘志丹》,在《工人日报》等报纸上连载。创作过程中,作者曾向习仲勋征求过意见。这部小说宣扬刘志丹,让毛泽东很不爽;书中还有宣扬已被打倒的高岗的内容,让毛泽东更不爽。1962年,彭德怀给中央写了一封长达8万字的申诉信,对扣在他头上的“莫须有”的罪名,表达不满,请求中央对他申诉的问题进行审查。这让毛泽东非常不爽。

于是,清洗“习仲勋反党集团”,借机将西北一批高官清洗掉,成了毛泽东阶级斗争的新目标。

从1962年9月习仲勋被打倒,一直到文革爆发后,习仲勋的问题被不断升级,株连了西北一大批官员,原国家经委副主任贾拓夫被撤职,下放,1967年5月7日,被迫害致死。1968年5月,刘志丹的弟弟、地质部副部长刘景范,被以“现行反革命分子”逮捕,非法关押7年。1968年1月,作者李建彤被抓捕,后被开除党籍,强制劳动改造。1968年1月,原习仲勋在西北局的老部下、时任劳动部长马文瑞被捕入狱。习仲勋一案被株连者达6万人,连死去的刘志丹也被打成“叛徒”。

1935年习仲勋差点被中共活埋

早在1935年10月,时任中共陕甘边根据地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在中共搞的“陕北肃反”运动中,被当成“反革命头目”,差点被活埋。当时,红26军营以上干部和西北军委机关、陕甘边县委书记和县苏维埃主席以上的干部几乎全部被捕,230多人被杀。

习仲勋被诱捕后,最初关在王家坪,后被押往瓦窑堡。习仲勋后来回忆说:“晚上睡觉时仍将人捆着,脚上、脖子上也加了绳子。‘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执行者搞法西斯审讯方式,天气很冷,不给我们被子盖,晚上睡觉捆绑着手脚,绳子上都长满虱子;一天只放两次风,有人拿着鞭子、大刀,看谁不顺眼就用鞭子抽,用刀背砍”。在黑监狱外,已挖好了准备活埋他们的坑。

习仲勋平反了,中共整人的机器仍在转

直到1980年2月,习仲勋的问题才平反。中共中央的通知说,经复查,所谓“习仲勋反党集团”纯属不实之词。这个案件“是康生制造的一起大错案”。

平反通知将毛泽东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这一句“纯属不实之词”,怎能将16个春夏秋冬的风刀霜剑、苦辣辛酸一笔钩销?

十年文革结束至今,中共整人的体制、机制并没有变,栽赃陷害的案例依然层出不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