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关于武汉新冠病毒来源的十个疑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有个成语叫“正本清源”。源头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都比较好解决。

查清武汉新冠病毒来源,对于从根本上防治这场危害14亿中国人民生命安全,危害世界各国人民生命安全的重大疫情,至关重要。

综合国内外各方面报道,我疏理出十个与之相关的重要问题。

一、为什么病毒那么狡猾?

新冠病毒传染性超强,可以直接传播、气溶胶传播、接触传播、无接触传播、粪便传播、血液传播、有症状传播、无症状传播、先阴性后阳性、14天隔离期结束后传染,已经出现A传B、B传C、C传D的四代传播等。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王辰说,确诊患者身上病毒的核酸检测,阳性比率只有30-50%。天津市有8个确诊病例,在第4次甚至第5次核酸检测时才是阳性。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说,病毒最长潜伏期是24天。山西一位65岁的妇女从武汉回家40天后就医,2天后确诊。

二、为什么疫情会在特殊的时间、地点爆发?

此次疫情爆发的时间、地点都非同一般。时间:2020年冬春之交,31万人次的中国人回家过年的春运高峰时期;地点:九省通衢——武汉市。

至1月23日(黄历腊月二十九日)武汉封城时,已有500万人离开武汉。据中国第一财经网《离开武汉的500多万人都去了哪里》一文统计,12月30日至1月22日,6至7成的人去了湖北省内的15个城市;其他的则去了中国大陆27个省区市;中国大陆以外,则去了亚洲、欧洲、美洲的15个国家或地区。

三、为什么中共监测疫情的网络直报系统失灵?

1月30日,中共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透露,2003年SARS之后,中国花重金建立了传染病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信息系统(简称网络直报系统),这套系统“横向到边、纵向到底”——横向覆盖全国,纵向“到乡镇卫生院的电脑里都可以看到”,只要发现传染性病例、尤其是不明原因肺炎,医院都要直接在这套系统上报告病例,包括中共疾控中心在内的各级疾控部门都能第一时间了解情况。“任何一级疾控中心,哪怕是个县疾控中心,都有自由裁量权,出现了流行病,他就应该处理”。

杨功焕说,这套系统一直运行良好。但是,在监测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时,这套系统却失灵了。

四、为什么以“最高的效率”封住8个医生的口?

去年12月,8位武汉医生在微信朋友圈向亲朋好友介绍了他们了解的肺炎疫情的真实情况。但是,这8位讲真话的医生,全都被武汉市警方当成“造谣者”传唤、训诫、查处。

今年1月1日,元旦,应该是个放假过节的日子。武汉市公安局却发布一则与节日气氛完全相反的通告《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紧接着,从中央电视台到全国各地的重要党媒,都在第一时间转发了这个通告或消息。

中共政法和宣传两家密切合作,在最短时间、以最高效率、在全国范围内,封住了8位医生的口。其意图很清楚:谁敢就疫情讲真话,就打击谁。不局限武汉,不局限湖北,而是针对全国所有敢讲真话者。

经过中共政法和宣传两家的运作,疫情控制在最低限度的黄金时间(从1月1日至20日),被人为地白白浪费掉了。

中共政法系统的头是中央政法委书记是郭声琨。中共宣传系统的头是主管宣传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

五、为什么中共至今不接受美国疾控专家的帮助?

1月6日、27日、28日,美国3次向中共方面表示,愿意派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专家去中国,协助应对疫情。

美国拥有全世界顶级的流行病学专家、病毒学专家、传染病控制专家、隔离专家,他们的参与,对于中国防控疫情将有极大帮助。汇集国际顶尖人才,早日结束疫情,不仅关系14亿中国人的生命安全,也关系到全人类的健康。

对于饱受病毒折磨的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来说,他们翘首期盼国际顶尖专家“雪中送炭”。对于防控病毒蔓延的各国民众来说,由国际顶尖专家帮助尽快查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对症下药,也是大家非常期待的事。

但是,中共第一次、第二次明确拒绝。第三次,虽然没有明说拒绝,但行动上仍是拒绝的样子。2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的3名专家已抵达北京。2月12日,美方表示,美国CDC的专家仍未获得中方邀请。

六、为什么病毒非要送北京检测不可?

1月28日,时任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说,病毒检测权下放湖北前,武汉市患者的病毒样本必须送北京检测。

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全中国最先进、专门研究全世界最毒病毒的研究机构。武汉疫情发生后,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做检测,最合情理。但是,中共高层却要求病毒样本必须送到1100多公里之外的北京做检测。

在中共高层,到底是谁做的这个让全世界所有有正常思维的人都无法理解的决定的?

七、为什么故意绕开武汉病毒研究所?

武汉疫情发生后,由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病毒基因测序,分离抗毒素毒株,并率先向全世界公布,最合情理。

但是,最早向全世界公布病毒基因测序的,是远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生物安全实验室。最早向全世界宣布分离出病毒毒株的是浙江省疾控中心。

众所周知,在中国大陆,媒体姓党。在中共党媒上公开发表与武汉疫情有关的重要信息,肯定要得到上级批准。这个上级往上追,可追到主管宣传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那里。

八、为什么石正丽要求质疑她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

美国生物基因分析专家里昂斯维勒表示,新冠病毒有使用“P-Shuttle SN Vector”的人造技术,基因组序列被插入奇怪的元素,该元素不可能存在于任何地方的野生动物体内。他肯定来自实验室。

2月3日,俄罗斯联邦卫生部长在官网发布的文件《预防 诊断 治疗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中谈到,新冠病毒是一种由蝙蝠的冠状病毒和未知来源的冠状病毒,重新组合成的病毒。

瑞士生物技术公司SunRegen Healthcare AG首席科学家董宇红博士,在认真查阅《柳叶刀》、《科学》、《自然》等国际顶级医学和生物学期刊的十几篇论文后,认为病毒可能是“人工干预”的结果。

在中国,在武汉,有能力“合成病毒”、通过“人工干预”生成病毒的,可能性最大的,是武汉病毒研究所。

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副主任石正丽,长期致力于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如何可能跨物种传播的研究。2015年11月9日,她《自然医学》发表论文称,她的团队成功“生成并鉴定了一种……嵌合病毒”,“合成了……重组病毒,并在体外和体内证明了强大的病毒复制能力”。

这个病毒骨架是SARS病毒,但其表面那个关键的S蛋白,被嫁接了一种在中国马蹄蝠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的S蛋白,感染了这种“杂交病毒”的小白鼠,两肺严重病变,无药可治。

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学家Simon Wain-Hobson指出:“如果病毒逃脱了,没有人能够预测其发展轨迹。”

2月2日,石正丽在微信圈声称,“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P4)实验室没有关系。”石正丽要求质疑她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

从心理学角度说,如果一件事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即便遇到质疑,也会很坦然。比如,有人说,某某某,你杀人了。这个人没杀人,他会一笑了之。只有当一件事触及到个人的利和害的时候,他或她的情绪才会变得激烈,话语才会刺耳。

石正丽用“生命担保”,就带有赌咒发誓的意味了。而“闭上你们的臭嘴”,就有点泼妇骂街的感觉了。石正丽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九、王延轶的邮件是怎么回事?

2月16日,网上发布了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给员工发送的一封邮件的截图。邮件发送日期是2020年1月2日上午10点28分,标题是:【重要提醒】关于严禁披露“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相关信息的通知。

通知说:“近期社会上高度关注‘武汉不明原因肺炎’事件的进展,而前期一些不当、不实信息的传播已经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大众恐慌。”“现将昨天接到的国家卫健委电话通知内容传达如下:国家卫健委明确要求,所有与此次疫情相关的检测、实验数据以及结果、结论,一律不得在自媒体和社交软件公布,不得向自媒体(包括官方媒体)、合作机构(包括技术服务公司等)透露。还请大家一定严格遵守。”

根据这个邮件,国家卫健委电话通知的时间是2020年1月1日。这个通知与武汉市警方发布《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的通告是同一天。

如果这个邮件属实,那么,国家卫健委为什么要发这个通知?国家卫健委是谁决定发这个通知的?是国家卫健委的上级决定的吗?如果是,这个上级是谁?

10.黄燕玲在哪里?

2月15日,网上传出消息说:武汉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也就是第一例病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女研究生黄燕玲;黄是在做实验时被泄漏的病毒感染,之后,传染给别人;黄已经死亡。

《新京报》记者向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求证。石正丽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否有一个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她不清楚。但是,“我可以保证,包括研究生在内,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我们所是零感染。”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回应是:有黄燕玲这个人,已毕业,不在武汉,未感染,身体健康。

自称黄燕玲所在公司的人已在网上“辟谣”。自称“黄燕玲本人”的人也在微信与QQ群中以文字形式“辟谣”。

细心网友发现,黄燕玲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上的照片、简历、论文都被删除,只留下名字。而她同学的名字、照片、简历、论文都在。

其实,让黄燕玲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由她本人亲自出面澄清,所有谣言将不攻自破。这件事操作起来很简单。

但是,黄燕玲至今没有公开露面。

结语:

事出反常必有妖。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发生了太多反常的事,上面提到的10个问题,都非同寻常,有的甚至是极端反常的。弄清这10个问题,大体可接近找到武汉新冠病毒来源的真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