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疫情防控黄金期,湖北武汉两会在干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从2019年12月31日武汉首次公布新型肺炎疫情到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这二十多天理应是这次瘟疫的黄金防控期,但在这二十多天里,中共上上下下却没有采取应有的防控措施,完全错失了黄金防控期。

这里单说湖北和武汉当局,他们在这些天里都干了什么?除了封8位医生的嘴,举办百步亭百家宴,最重要的就是按照官场惯例召开了武汉和湖北的“两会”,其中武汉“两会”从1月6日开到10日,湖北“两会”从1月11日开到15日。

根据武汉卫健委1月5日公布的信息,截止到当天上午8时,武汉已发现“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59例”。这就是说,湖北和武汉“两会”是在新型肺炎已经开始爆发时召开的。但笔者查阅了从1月6日到15日湖北和武汉官媒的新闻,却不无吃惊的发现开了多天的“两会”其内容竟然与疫情没半点关系。那会议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

武汉市“两会”的聚焦点是“新一线城市”,武汉要在中国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之外的“新一线城市”中脱颖而出,名列前茅,所以,招商引资、高科技发展、教育与人才储备等,都是热门话题。

《楚天都市报》报道,武汉“两会”派发的“民生大礼包”包括“交通”、“住房”、“社保”、“教育”、“生态”、“医疗”6大项。6大礼包中的“医疗”,旨在“提升全民健康水平”。市长周先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还要求“加强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建设,提高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和医疗救治能力”。可是从新闻报道里,看不出市长所讲的“突发”、“应急”、“救治”,曾引来对疫情的讨论。

再看湖北省“两会”,主要内容则是庆祝2019“大事喜事精彩纷呈”,吹响“决胜全面小康”的冲锋号。会上,代表和委员们举手、鼓掌、热烈讨论、接受记者采访,但媒体的报道与武汉市“两会”如出一辙,看不出已经火烧眉毛的对疫情有任何反应。

为此,著名记者钱刚先生对武汉和湖北“两会”一连提出了九大疑问:

一,下情上达是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最基本职责。2019年底,武汉疫情已发生。正准备市、省“两会”的委员和代表,有没有人到医院、卫健委、病毒所调查?有的委员无须走远,自己工作的医院就正在隔离救治病人。

二,岁末年初,武汉市、湖北省两级政府的政府工作报告草稿,按惯例,正在征求各界意见。有人向政府提出过疫情问题吗?政府考虑过在报告中增加这一内容吗?最终为什么没有?

三,1月1日武汉警方通报,依法处理了在网上散布有关肺炎不实信息的8人。2日,央视滚动报道这一消息。“两会”参加者,尤其是医药卫生界人士,对此有何反应?此事对他们参会后的言行有什么影响?

四,武汉和湖北两级人大代表,在会上有没有依法行使质询权,向政府的卫生行政部门、应急部门乃至市长、省长,就疫情问题提出质询(例如人传人与医护感染问题)?

五,两级人大代表,在会上有没有依法行使审议权,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疫情预警、防控问题?

六,“两会”召开时,湖北省卫健委已配合国家卫生健康委向世卫组织通报疫情信息。既然能向世卫通报,湖北省政府有没有向2369位代表、委员通报?

七,包括数十位医务专家在内的两级政协委员,有没有行使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权利,对防控疫情建言献策?

八,两级人大代表,有没有依法行使提案权,递交关于设立地方性特别法规、采取防控疫情紧急措施的提案(如比1月23日提前一周对武汉封城)?

九,2020年湖北省“两会”,首次开启“委员通道”和“代表通道”,“邀请委员和代表回答提问,讲述委员和代表的心声”。这样一个沟通平台,有没有用来回应民众的最大关切?而媒体,为什么没有使用这个通道,就疫情向委员和代表发问?

湖北省人大会议闭幕时,中共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赞扬“各位代表忠实履责,反映人民意志”。他能不能回答上面的问题?

而事实是,面临“病毒性肺炎”这样一件关乎武汉和湖北百姓安危的大事,武汉和湖北“两会”从预备到召开和闭幕不闻不问,毫无作为,整个就像没这回事似的,2369位委员和代表集体失语,其“履责”的每一个环节都发生了不可原谅的严重缺失。

“两会”是什么?按中共的说法是实现人民参政议政的重要形式。但武汉、湖北今年的“两会”却再次证明了一点,那就是它们跟人民参政议政根本就没半点关系,纯粹就是“政治秀”。试想,这样的体制,能不出人祸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