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疫情向好?一线医生怒揭数字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2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武汉封城已经整整30天了。习近平今天2月21日在政治局会议上表示,目前武汉肺炎疫情蔓延势头“得到初步遏制”。但“疫情发展拐点尚未到来”,形势依然严峻。中共国家卫健委在新闻发布会上也做了相同的表示,“全国总体趋势向好”。新浪财经甚至还称,“多省疫情将在2月底结束”。

不过有抗疫一线的医生在“丁香园”发文爆料,撕开了当局所说“疫情向好”的真相。也有网友意外发现,全国确诊病例有74万6千多人。与此同时,湖北、山东、浙江3省监狱分别传出,新冠病毒已经传进了监狱,疫情正在大面积爆发。而在北京,多家医院爆出群聚感染,有消息说,北京的防疫紧张情势已经上升到了武汉级别。

那么目前疫情的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呢?我们会结合一些各方爆料来做一些分析。另外愤怒的湖北人向北京最高当局发出了一连串的质问:你究竟做了什么?澳洲学者也要求北京当局为疫情失控引咎辞职。

疫情向好?

在今天的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称疫情蔓延势头得到了初步遏制,防控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全国新增确诊病例数和疑似病例数“总体呈现下降趋势”,治愈出院人数较快增长。不过央视引述习的话说,全国疫情发展拐点并没有到来,湖北省和武汉市的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中共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在今天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疫情防控“取得了显著成效”,“疫情形势出现了积极向好的趋势”。他还概括出了“四个下降、一个增加”。

曾益新表示,从18日开始,全国新增的治愈出院病例数快速增加,已经连续三天超过新增确诊病例数。其中20日两者的差值是1220例。30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新增的出院病例数均大于或等于新增确诊病例数。路透社引述他的话说,“这充分释放了疫情好转的信号”。

他还列举了数字解释“四个下降、一个增加”。第一个下降是新增确诊病例总数下降,从2月12日的15152例下降到昨天的900例以内。第二个是湖北以外的省份每天新增病例从2月3日的890例,下降到昨天的258例。第三个是湖北除了武汉以外的其他城市每日新增确诊数,从12日的1404例降到昨天的400例以内。第四个是武汉新增病例从13日的3910例下降到400以内。一个增加指的是新增病例零报告的省份增加。

那么当局所说的疫情蔓延势头得到初步遏制、防控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究竟是真是假呢?

74万人感染?

今天早晨打开邮箱,发现有两位网友爆料是同样的消息。他们几乎同一时间在“百姓网”的微信公号上看到,确诊的病例是74万多。

两位网友都做了截图,其中一位网友还点进去准备阅读,但是发现文章已经被秒删了。

网友跟我说,“沐阳兄您好:这是我在微信上截的图,讲的是74万多例确诊的,文章被秒删。望您发布一下”。

另一位网友说,“沐阳你好,今天我看到百姓网的微信公众号上刊登了一条这样的信息,标题中说有74.6万人确诊,但等我点进去的时候,文章已被删除,为什么网上的新闻一再出现与官方报导不符的数字出现,这确实很值得怀疑。愿邪共与这场瘟疫都能早日过去,愿荣光归中华。”

网友说百姓网是一个类似于58同城的分类消息广告平台,总部在上海。

网友也发现了问题,为什么网上的新闻一再于官方报导的数字不相符呢?我们之前曾提到,仅腾讯就有两次与官方通报的数字不一样。

还有一位网友给我发送了一份“武汉新洲区新型肺炎病例及核算结果阳性名单”。密密麻麻的名单上,共有363名患者和疑似患者。除了姓名、性别和年龄之外,还有他们的详细住址、身份证号码以及联系电话等等各种详细信息。

新洲区是武汉辖下的一个远城区,说白了就是农村地区,有将近85万人口,人口密度并不大。正常来说,人口密度越大,传染的概率越大,染病的人数可能也就相应增多。在人口密度不大的地区,出现这么多的病例,想想武汉人口密度很高的主城区呢?

昨天香港医学会前会长蔡坚表示,不要相信感染数字,“将中国的数字乘十倍我就信”。

截止到今天零点,中共官方通报称,湖北累积确诊病例是62442宗,其中武汉是45346宗。如果乘以10倍,那就是湖北有62万多,武汉有45万多。

“政治正确下”治病救人

也许有人质疑,网友的爆料截图可信度不高。那我们来看看发表在“丁香园”的文章,不过这篇文章也被删除了。但是网友在转发这篇文章时,附上了原文截图。

文章开门见山指出,武汉市的新冠肺炎人数继续攀升,救治任务依然严峻。但是当局的管控措施由最初的封城、封路到现在封小区,愈来愈严格。

这里先插一个消息,我一位海外朋友就是武汉人。当地时间19日上午8点多,她给家里打电话询问情况,恰好赶上当局派人在封门。家里亲人告诉她,封门使用了很粗的木头和很大的钉子。其中楼下邻居的一位老先生哭着对封门的人哀求,希望他们不要封门,但是对方根本不听。朋友的家人说,武汉现在是挨家挨户的封门,不管家里有没有患病的人,一律封死,不需出门。

我们继续说这位一线医生的爆料文章,文中表示,“政治正确高于一切,高于患者的健康,高于大众的利益”。为了加快病床的周转,患者住院10多天,只要没有生命危险,达到“出院标准”,“就要开出院”。“开出院”,说白了就是轰出院、强制出院。

出院标准是什么呢?只要症状好转,胸部CT较前吸收、两次核酸检查呈阴性。文章特别举例说,有的患者前一刻还在吸氧,走路都费劲,下一刻就要出院了。而核酸检测阳性率不足30%,出院患者也没有社区对接,就是自行回家隔离。

医院为了出院率,即使检查胸部CT影像没有明显改善,也强迫患者在出院结论中写“明显好转”。“毫无底线可言”。

强制患者腾床位

这位一线医生的爆料情况,与大纪元记者采访到的情况是吻合的。我们的记者采访到了一位武汉的张女士,她的母亲被中南医院强制出院的。可是出院后,病情又有了加重。张女士想让母亲继续回医院治疗,不过哪里还找得到床位?

当时她的母亲核酸检测是转阴了,但现在还在咳嗽、气喘,呼吸困难,不得不继续吸氧,肺部损伤严重只吸收了一点。CT报告上显示,肺部病毒感染,病灶纤维化明显。

这种情况下,医生却让回家隔离,但不能与家人近距离接触。可是家里只有两间房,怎么隔离呢?社区联系了方舱医院,可是因为病情严重,方舱医院也不收。

张女士质疑,“政府说‘应收尽收’,你都收进去了,但是没有痊愈的人,你又把他放出来。那他有没有携带病毒呢?是不是又会再次传播呢?”

张女士找社区,社区表示没有办法。找卫健委,卫健委说她的母亲住院20多天没做过CT,没有证据。而且当局规定现在“划区就诊”,张女士的居住地不在中南医院的区划之内。反正就是“你推我、我推你”,各种借口推诿扯皮。

张女士介绍,像她母亲这种情况就被出院的很多。有的人出院几天就复发了,现在生命垂危,有的甚至在病痛绝望中自杀了。

今天四川卫健委证实,成都望江锦园的一名武汉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后,在家隔离的第10天,又被检测出了阳性,二次感染了。小区物业通知全体业主,患者和他的家属一起被接走了。

通过前面武汉一线医生的爆料和大纪元记者的采访,大家可以清楚的看到,中共所说的治愈出院病例快速增加,原来是这么来的。为了追求出院的数字,提前让患者出院,然后收治下一批患者。至于被强制出院的人是死是活,他们是不管的,他们只在乎数字上好看。

医院院长命危,再看死亡率和死亡人数

前天新京报报导,武汉第八医院院长王萍也感染了武汉肺炎,情况危急,目前正在金银潭医院住院治疗。第八医院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表示,据他了解已经找到了救治王萍的血浆。

王萍是武汉第二位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医院院长,在她被确诊染病的前一天18日,武汉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刚刚因为感染新冠病毒去世。

从两位医院院长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几个问题。首先没有特效药,如果有,他们可能会优先使用的。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大家都明白。

其次是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可能也很重,因为医院院长并不直接接触病人,直接接触病人的是医生和护士。不直接接触病人的院长都被感染,那么直接接触病人的医生护士呢?可能染病概率更高。

第三当局通报的死亡率和死亡人数相当值得怀疑。武汉民间志愿者徐文立对自由亚洲表示,“一线工作的医护人员防护用品奇缺”。有人一套防护服穿两天,也有人自制防护用品,武汉医护人员是最容易感染的群体。

徐文立指出,“病毒本身就不认人,不管你身份高低贵贱。这次病夫肯定比SARS的死亡率高,而且来得猛。SARS还没这么猛,现在武汉市殡仪馆每天加班加点烧尸体,你得少多少?武汉就死了几千人?一两千具尸体,他一天就可以烧完”。

中共疾控中心17日发布的调查报告称,截止到2月11日,有3109名医务人员染病。这只是官方通报的数字,我们只作为参考。

武汉一家医院的后勤人员马女士表示,从轻症转化为重症的患者,死亡超过了50%。他说“本来是轻症,但是他没办法抵抗病毒,就会演变成重症。重症的死亡率是50%以上,如果上了ECMO人工心肺系统,通常是严重状态”。

有位网友向我们爆料,他有一位湖南长沙民政学院的朋友去支援武汉了。那位朋友告诉网友,他们殡仪学院的学生也一起被征调到武汉去支援了。因为之前重庆那边的殡仪馆支援武汉都拍了照,被上头批评了。所以这次他们是悄悄去的,不让拍照,不让宣传。

网友表示,“也不知掉到底有多少尸体要烧,连还没毕业的学生都抽掉了!”

这仅仅是重症的死亡率,此外还有很多绝望中自杀的呢?据前面那位张女士说,“武汉跳楼的太多了,真的!而且很多还没有爆出来。就我知道的都有4、5个了。什么割脉的、跳桥的、跳楼的……”

从以上这些内容,可以看出湖北、特别是武汉的疫情依然非常严重。当然当局也承认,湖北、武汉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不过全国的疫情是向好的。是不是这样呢?我们先来看看北京的情况。

北京群聚感染严重

北京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今天介绍了一家两代人的确诊病例, A女士13日被确诊染上了武汉肺炎,她的女儿B被确定为是密切接触者。但由于B在哺乳期,没有去集中点医学观察,而是居家医学观察。

B在居家医学观察期间,13日当天就出现了咽喉痛的症状,但一直没有说。直到18日症状加重,才报告给社区,19日被确诊是武汉肺炎。

经过排查发现,B在本月10日已经复工了,有66人曾与她有过密切接触,现在全部集中隔离观察。另外还有200多人是一般接触者,也正在接受居家隔离。

昨天下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院长李东霞在北京疫情防控记者会上通报,截止到昨天早上6点,复兴医院累积确诊了34宗。其中南楼21宗,北楼11宗,院外密切接触的2宗,另外还有2宗检测呈现阳性。

在这36宗病例中,医护人员占了8名,护工和清洁工占了9名,其余19名是患者和患者家属。

北京大学医学部副主任刘晓光在同一个记者会上通报,北大人民医院确诊3宗病例。与这3名病例有接触的22人都在“集中医学观察”。

早在17日,中央党校提出了一句口号,“坚决不能让北京沦陷”。而事实证明,北京的疫情已经不是沦陷不沦陷的问题了,而是很严重。有网络截图显示,北京已经把疫情处置升级到了与武汉一样的级别。

3省监狱爆发疫情

北京是一线城市,它的人口密度比武汉要大。但是它比一些特殊的地方,比如军队和监狱的人口密度,还差得很多。我们之前节目中说过,军队已经被病毒攻陷了,这里要说的是监狱。

目前有3个省的监狱发生了疫情,其中湖北的监狱系统确诊了271例,山东确诊了207例,浙江通报了34例。

湖北日报从湖北监狱管理局获悉,湖北的监狱系统目前共有确诊病例271宗。其中武汉女子监狱占了230宗,沙洋汉津监狱确诊41宗,所有这些病例都是输入型病例。

昨天山东通报,任城监狱发现了207宗确诊病例。其中警察有7人,服刑人员有200人。而7名警察的病例,之前已经被统计到了济宁的病例中,但是这200名服刑人员并没有通报。

昨天浙江也通报了27名服刑人员被确诊的案例,加上此前公布的7宗,浙江十里丰监狱共有34名服刑人员染病。

监狱是最特殊的地方,服刑人员群居式生活在一起,每个房间里都有多名服刑人员。而且服刑人员即使是密切接触者,也不可能到社会上的隔离点集中隔离,染病的服刑人员也不太可能到社会上的定点医院去救治,都只能留在监狱里。

可是监狱有那么多的房间用作隔离吗?医务人员、医疗设备够用吗?这是值得关注的事情。

不过新浪财经昨天的文章表示,2月底,浙江、安徽、江西、湖南等地区的疫情将会结束,全国疫情除去湖北将在3月10日结束,湖北在3月20日结束,武汉4月结束。

不过网友对此一片骂声,有的说“这是29日要打脸了是吧?坐等”,有的说“估计29日以后只要是得病的直接送去火化,就像最开始说的,死一半人明天就解决了”。

学者:北京早该引咎辞职

这场大瘟疫的病毒源头还没有找到,无数人还在病痛的煎熬中,挣扎在死亡线上。而中共似乎已经在高唱“疫情向好”了。

为此湖北民众对照北京当局的一系列言行,提出了一连串的疑问。质问北京最高领导人,得知疫情消息后,究竟做了什么决定和应急措施?为什么防疫不如节日气氛重要?封城是否提供了应对措施?湖北死了那么多人,为何最高领导人连一句哀悼死者的话都没有?为什么疫情至今始终没有踏上湖北的土地?

澳洲学者冯崇义表示,北京当局在武汉肺炎爆发后,祭出了诸如封锁信息、隐瞒疫情、欺骗民众和没有配套措施的封城等昏招,造成举世罕见的灾祸。当局错失病患初发时有效控制疫情的黄金时间,剥夺民众的知情权,一门心思营造盛世幻象,使疫情迅速蔓延,祸及世界。

这位悉尼科技大学学者指出,北京当局不仅在武汉疫情中失职,而是一直在胡作非为,误国误民,成了全球流氓政权的领袖。当局只有离开政治舞台,解散中共组织,才会给中国的宪政转型创造契机。

他直接向北京喊话,“如果还有半点担当,早就该引咎辞时,以谢天下”。

最后,用网友写的一首《永遇乐.何乐之有》,作为今天节目的结尾。网友在邮件中说,看到武汉的真实视频,却又要成为中共当局的政绩,不禁内心酸楚,潸然泪下。不过网友并没有骂脏话,只是把中共那些草菅人命的官员比做了“社鼠城狐”。

“千里云烟,看几许江川人间路。野柳鸣蝉,不知杜鹃泪尽啼声住。南寻北顾,春山秋水,只是凄凉无数。莫敢问,百年旧事,伤心几万户?

过去明眸,从前衣束,本来风流人物。别后今宵,生难死易,便也无人诉。怨字当头,凭栏侧目,多少社鼠城狐。又听闻,声声泣血,唤爷娘处。”

好,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完整内容,是否对您有一些帮助呢?如果您喜欢并希望继续收看新闻看点,您可以点击视频右下角的欢迎订阅,这样我们有新节目上传,您就可以第一时间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闻看点分享给您周围的人。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