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博学:瘟疫试炼人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人类历史上,瘟疫和战争经常携手降临,对人性展开试炼,留下喜怒哀伤的痕迹,这一次,“武汉肺炎”又何尝不是如此?

1665年,瘟疫黑死病侵袭伦敦,距离伦敦不远的亚姆镇,有一位布商,他从伦敦买回一批布料,但是,后来发现布料中藏着一只老鼠,没多久,镇里有人莫名死亡了,布商怀疑老鼠惹祸,于是,布料商把这个事情,向镇长报告,最后小镇召开镇民会议,全镇的人决议自己把小镇查封起来,所有人禁止外出,那怕是饥饿,最后,瘟疫走了,镇内死亡三分之二人口,亚姆镇被英国人称为最勇敢的小镇。

面对瘟疫与死亡,有人表现勇敢,有人贪生怕死,这些都属人性,高贵的人性,使这个国家勇敢,恶质的人性使国家没落。

“武汉瘟疫”,延误时机,以致事态紧急,中共政府强制封城,一方面考验普通老百姓,也考验中共政权,到底这个政府爱权力?还是爱人民?现在看来,这个政权爱权力,甚于爱人民,维稳重于防疫,所以,讲真话的人死了,稍好一点就是进黑牢,清大教授许章润,许志永律师,方斌,陈秋实全部失踪了,对中共迫害这些说真话英雄,中国人默默接受了,只有香港民主派,还为这些人上街抗议,说出真话的外国媒体,不是被吊销执照,就是被驱逐出境,这些老外替中国老百姓喊冤,仗义执言,但是,中国人没有支持他们,这才是最大悲哀。

瘟疫肆虐之下,中国老百姓依然沉睡,没有人把矛头指向这个贪腐邪恶政权,到底是中共洗脑太厉害,还是中国人太软弱?如果说,瘟疫只是第一层地狱,很显然,中国人还没走到第18层,所以,持续吹捧中共政权好棒棒,就如同被收买的“世卫组织”。

在中国,所有人都知道说真话会死人,批判中共会坐牢,所以,宁愿忍受瘟疫的毒害,也不愿站起来,推翻这个失能腐败的政权,如同蒋介石说过一句话,“中国人相信共产党的好话,这种中国人若不走进18层地狱,是不可能清醒的”。

怕死是人性,欺善怕恶也是人性,这个时候,多数中国人选择对中共忍耐,如同台商选择骂台湾,不骂中国,当危险降临的时候,台商选择相对安全的台湾,把伟大的祖国抛诸脑后,一句,“爱台湾”,就是最廉价的人性,爱台湾的意思,就是我爱我的命,说真的,这些人既不爱中国,也不爱台湾。

二战期间日裔美国人被关进集中营

政客在瘟疫之下,喜欢用人道主义来说嘴,其实太过沉重,因为中国和台湾之间情况特殊,这种特殊关系,导致政府的政策两难,再加上医疗资源有限,顺了台商,大量抢救回国,就伤了本地人医疗权益,这一切已经是事实,甚至干扰到很多政策的推动,今天,使台商夹在中国与台湾之间,双边脚色冲突,政府必须承担比较多的错误,如同过去我所说,两个互有敌意的国家,这种关系走太快,相较南北韩,保留固定区域的经贸,以及固定方式的旅行,停止所有自由行以及大小三通,回归定点经贸,定点管制下旅行,恐怕是必须思考的方向。

当下要处理已经陷在中国的台商,以及财产和家属多数在中国,而且动弹不得的台商,只能以“归化政策”处理,这才是负责任的人道主义,因为谁也无法保证,未来中国是否发生类似的重大瘟疫或者是战争,台商依然会变成人质,过去,美国在二战期间,把所有日裔美国人关进集中营,就是一个例子,美国政府无法冒险让日裔美国人自由行动,就算你高喊爱美国,也无补于事。

我们必须承认,让人民进入敌国自由经商,是一种最笨的主意,30年下来的经验,已经证明这一点,旅行与经贸来往,并没有降低中台之间的敌意,反而使歧见更增加,认真而言,中台之间关系,比起南北韩更危险,而这种危险,是过去错误政策造成的,政府似乎没想过,假设今天不是瘟疫,而是战争,政府要如何处理留在中国的数十万人呢?

政客喜谈人道主义,却难以实行,因为人道及慈悲,圣经说,把自己拥有的东西施舍别人,不是慈悲,把自己所需要的东西给别人,才是慈悲,《铁达尼号》电影中,沉船时刻来到,许多人需要救生艇逃命,但是,美国梅西百货老板把他可以拥有,而且极需要救命的救生艇位子,让给别人,宁愿自己死亡,这才是真慈悲,也是真人道主义,我自信自己做不到,马英九,朱立伦也做不到,所以,不要再谈人道主义了,因为太沉重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民报/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