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撒谎?中央专家组与武汉市长“属地管理”说法不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9日讯】近日,一名曾赴武汉调查疫情的专家组成员接受陆媒专访时,多次暗示武汉地方当局对专家组有隐瞒,并声称由于受到“属地管理”原则的限制,第二批专家组在武汉掌握的有限信息和资料“无法得出‘人传人’的结论”。此前,武汉市市长周先旺1月27日在接受中共央视专访时却声称,武汉政府必须获得授权才能对外披露疫情,直到元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后“要求属地负责”,他们的工作才“主动多了”。他们二人的说法明显不一致,引发外界更强烈的质疑。

当地时间2月26日,多家中国大陆门户网站转发了《财经》杂志刊发的报导《专访卫健委派武汉第二批专家:为何没发现人传人?》。一位不愿公开披露姓名的专家,以第二批专家组成员的身份接受《财经》的专访。他在回答采访记者提问时多次暗示,武汉当局在是否有人传人的问题上对专家组有隐瞒。他反复强调,当时专家组在武汉掌握的信息和资料有限,无法得出“人传人”的结论。

“很关键很关键,我们一直怀疑有‘人传人’,但就是没有证据。”这名专家抱怨说:“(武汉当局)没有告诉我们实情,从现在真实的情况看来,他在说谎……他们根本不合作,这是最主要的问题。比如医务人员感染的事,你哪怕报一个医务人员感染,我们也就意识到它有传染性。”

去年12月初武汉市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发病后,中共国家卫健委曾分别于2019年12月31日及2020年1月8日派出两批专家组赴武汉调查。但第一批专家组成员2020年1月4日发表的通报却称,“从目前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第二批专家组成员则没有提及是否存在“人传人”,依然声称整体疫情“可防可控”。疫情大爆发后,一直有人质疑专家组是否存在蓄意隐瞒疫情的问题。因此上述专家的辩解并认为是针对这种质疑作出的回应。

当《财经》记者追问专家组是否后来放弃了调查时,这位专家回答说:“不是我们放弃,是不让你管,当时要求‘属地管理’。我们去了以后,就接到指示,大概内容是:属地管理,地方为主,专家组是帮忙的。”

他表示,湖北、武汉各自有自己的专家组,对病人的救治主要由他们负责。第二批专家组则被安排去接待港澳台的代表团。

该专家还强调说,当时专家组也抱有怀疑,但是这个怀疑没有用。“我们听说(医护感染)消息,就联系院方,因为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医生,联系完了人家不跟你说,不跟你说实话。我们也没办法,因为很明确是‘属地管理’,我们接到的这个指示是地方为主,国家专家组帮忙、指导、辅助。”

据了解,所谓“属地管理”指的是地方政府对其行政属地内的各方面事务有直接管理的权限和责任,强调的是各级行政部门各负其责。

受访专家一再强调,他们在武汉调查期间受限于“属地管理”而无法得到有关“人传人”的确切资料。这种说法明显与早前武汉市长在接受中共官媒采访时声称的“无权对外披露疫情”的说法不一致。

1月27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接受央视专访时说:“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信息之后,需要获得授权之后才能披露,这一点在当时不被理解。”

他接着又解释说:“直到后来,特别是元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确定了该病作为乙类传染病,并进行甲类传染病管理,而且要求属地负责,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在很多方面采取一些强硬措施,不是慢半拍,可以说是硬了一拍。”

有观察人士指出:按照《财经》杂志的专访报导,第二批专家组成员是2020年1月8日去到武汉市进行疫情调查的,而受访专家直到2020年1月下旬才离开武汉。该专家却强调说,他们在武汉期间一直受到“属地管理”的限制而无法获得更全面的资料。但武汉市长周先旺却对央视说,武汉市政府直到1月20日以后才被要求“属地负责”。这两者之间明显存在一个十分关键的时间差,关系到究竟谁应该为初期向公众隐瞒疫情负责的关键问题。他们二人之间必定有一人在撒谎。所以,现在公众有必要继续追问,“究竟谁在撒谎?”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