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亲信故意隐瞒病毒源头?

作者:王友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原央视主持人李泽华,暗访武汉病毒研究所时,被跟踪,之后被失踪。神秘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再次引起关注。

P4实验室被怀疑是病毒源头

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是中国乃至亚洲最先进的研究最毒病毒的机构。这个实验室是2003年江泽民担任中央军委主席、对中共内政外交重大问题“最后说了算”时开始兴建的;据知情人士讲,该实验室长期由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在幕后操控。

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不少人怀疑,甚至肯定,这场大瘟疫是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人工合成”病毒外泄所致。

比如,美国《生物武器法》的起草者伊利诺伊大学法学院教授弗朗西斯.博伊尔就很肯定地说,新冠病毒具有潜在的致命性、攻击性,具足生物武器的所有特征,它就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的。

中共国家卫健委的封口通知

(1)电话通知。2月16日,网上发布了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给员工发送的一封邮件的截图。发送日期是2020年1月2日上午10点28分,标题是:【重要提醒】关于严禁披露“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相关信息的通知。

通知说:“现将昨天接到的国家卫健委电话通知内容传达如下:国家卫健委明确要求,所有与此次疫情相关的检测、实验数据以及结果、结论,一律不得在自媒体和社交软件公布,不得向自媒体(包括官方媒体)、合作机构(包括技术服务公司等)透露。还请大家一定严格遵守。”根据这个邮件,国家卫健委电话通知的时间是2020年1月1日。

(2)书面通知。1月3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国卫办科教函【2020】3号文件)。通知说,针对近期武汉肺炎病例样本,依据目前掌握的病原学特点、传播性、致病性、临床资料等信息,在进一步明确病原信息之前,暂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第二类)进行管理,相关样本的运输应当按照原卫生部《可感染人类的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菌(毒)种或样本运输管理规定》要求进行;病原相关实验活动应当在具备相应防护级别的生物安全实验室开展。

相关机构应按省级以上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检测机构提供生物样本开展病原学检测并做好交接手续;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信息;已取得病例样本的机构和个人,应立即将样本就地销毁或送交国家指定的保藏机构保管;疫情防控工作期间,各类机构承担病原学检测任务所产生的信息属于特殊公共资源,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原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相关论文、成果发表须经委托部门审核同意。”

上述两个通知透出三条重要信息:第一,不准有关人员向外界透露消息;第二,非国家卫健委认可的机构不准检测病毒;第三,此前一些机构的检测结果全部作废。

中共故意封杀已有的检测结果

据大陆财新网2月26日报导,武汉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赵苏披露,其所在医院去年12月24日将首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患者样本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NGS检测,3天后,即12月27日,检测机构电话通知检测结果“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至12月底,国内已有多家NGS检测机构,如广州微远基因科技有限公司等,相继检测出武汉新冠病毒,并指出其具有高度传染性,也上报相关政府部门。1月3日,国家卫健委发布3号文件发布,将上述多家NGS的检测结果全部封杀。

中共武汉市公安局的封口通告

2020年1月1日,在国家卫健委电话通知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的同一天,武汉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8名散布谣言者被依法查处》的通告。真相是:这8人都是医生,他们只是在微信朋友圈向亲朋好友转发了他们了解的真实信息。

中共央视等党媒的封口宣传

武汉市公安局的通告发布后,1月2日、3日连续两天,中央电视台多个频道反复报导8名医生“散布谣言”被“依法查处”的消息。全国各地党媒紧跟央视第一时间转发了这个消息。这就意味着从中央到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开始全面封杀有关武汉疫情的真实消息。

中共党媒向全世界散布“假消息”

1月3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1月5日,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1月10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王广发说,整体疫情“可防可控”。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1月3日以来未发现新发病例;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1 月12 日至17 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无新增病例。1月15日,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1月19日,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刚答记者问时说:“病毒的传染力不强”,“可防可控”。现在已经曝光的事实证明:上述消息都是假消息。

习近平1月7日的指示被隐瞒

1月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政治局会议。会上,习近平专门就防控武汉新冠肺炎作出指示。但是,当天新华社的报道只字没提。

在武汉市长周旺先1月27日、武汉市书记马国强1月28日将责任推给中央后,2月15日,“求是网”发表习近平2月3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开头第一句话就是:“1月7日,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这是习近平对上述地方官向中央推卸责任的回应,也是对有人隐瞒他1月7日指示的回应。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综上所述,从去年12月武汉“不明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到今年1月20日前,下至8位医生的口被封了,上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口(指1月7日习近平的指示)被封了。谁干的?为什么?

封8位医生的口,是中共宣传机关和中共政法机关合伙干的,封有关基因检测公司科技人员口的,是国家卫健委干的。中共宣传机关的最高主管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中共政法机关的最高领导是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中共国家卫委健的顶头上司是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郭声琨、王沪宁、孙春兰都是江泽民的亲信。

王沪宁等为何要封口?为何散布假消息?

再回到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的问题上来,5个疑点值得关注:

第一,新冠病毒的E蛋白和M蛋白,与P4实验室石正丽团队在云南马蹄蝙蝠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的E蛋白100%一样。专家认为,当病毒发生跨物种感染(从动物到人)时,这个E蛋白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一定会发生变异。现在,它现在一点没变,很反常。新冠病毒的S蛋白的4个地方发生变异。专家认为,这是一种精准变异,自然变异的可能性是十万分之一或更低;“人工变异”的可能性更大。

2015年,石正丽等在美国发表一篇论文,谈到她们已“人工合成”一种新病毒,亦称“杂交病毒”、“重组病毒”、“嵌合病毒”;用它去感染小白鼠,结果,实现了跨物种传播,小白鼠肺部病变严重,无药可医。

在中国,唯一能够“人工合成”并外泄病毒的,最大的嫌疑就是武汉P4实验室了。石正丽却说:“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奉劝那些相信并传播不良媒体的谣传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既然与你无关,干嘛像泼妇一样骂街?

第二,2月15日,网上传出消息说:武汉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也就是第一例病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黄燕玲;黄是在做实验时被泄漏的病毒感染,之后,传染给别人;黄已经死亡。查找“零号病人”,对于查找病毒源头至关重要。如果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做实验的黄燕玲是“零号病人”,那么,“武汉病毒研究所是此次大瘟疫的源头”可确定无疑。

非常反常的是,中共至今没有公布“零号病人”的任何信息。对于网上提出黄燕玲是“零号病人”的说法,只要中共安排黄燕玲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公开澄清一下,所有谣言不攻自破。但是,至今为止,中共的做法是:辟谣,但不让黄燕玲公开露面。为什么?

第三,2月17日11点51分,网上出现一则微博称: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陈全姣实名举报所长王延轶是病毒外泄的罪魁祸首。对此,中共也辟谣了。但自称陈全姣亲属的人发布消息说,举报属实,陈全蛟已被抓走。有关举报的微博发布至今,陈全姣没有公开露面。为什么?

第四,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1月2日发送的国家卫健委电话通知的邮件,至今没有任何个人或组织辟谣。由此可推断:(1)这个邮件是真实的;(2)这个邮件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人发到网上的;(3)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有不满王延轶的知情人向外界揭露研究所存在的问题;(4)这个揭露问题的人很可能被抓起来了。在网上发布王延轶邮件的人是谁?

第五,从武汉病毒研究所被全球聚焦,王延轶被起底以来,没有关于王延轶公开露面的任何消息。王延轶现在哪里?

上述五个问题,第二、三、四、五个问题,很容易解决;至今,中共一直讳莫如深,不让外界得到真实的答案。这只能说明: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严重问题,病毒很可能是它的P4实验室“人工合成”并外泄的;江泽民的亲信王沪宁、郭声琨、孙春兰早就知道这些内幕。

或许这正是王沪宁等1月1日至19日下封8位医生的口、上封习近平的口,并向全世界散布假消息的真正原因。

如何看待习近平在此问题上的责任?

1月7日,习近平就防控武汉肺炎疫情作了指示,这是否意味习近平了解疫情的真实情况?我认为,可能了解一些,但不是全部真实消息,关键消息可能被隐瞒了。

习近平对疫情的了解,肯定来自有关部门和分管领导的汇报,这个有关部门应该是国家卫健委,这个分管领导应该是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国家卫健委和孙春兰汇报到习近平那里的疫情是真实、客观、准确的吗?很可疑。

举一个旁证。去年12月25日香港区议会选举,从港府到中共驻港联络办到国务院港澳办,汇报给习近平的都是亲中共的建制派将获胜的好消息。结果是:建制派惨败,仅得59席,民主派大胜,获388席。由此可见,习近平听到的都是假消息。

为防止有人骗他,习近平采取了四个重要措施:(1)由习的亲信、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任中央赴湖北指导组副组长,以制约组长、副总理孙春兰;(2)派中共军队首席生化武器专家、少将陈薇到武汉参加防控工作;(3)免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的职务,由习的亲信应勇任湖北省委书记,王忠林任武汉市委书记;(4)由国家监察委派调查组抵达武汉,全面调查最早发布疫情消息的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

虽然习近平现在是“习核心”,但是,由于他前五年反虎打虎“擒贼没擒王”,没有抓捕江泽民、曾庆红,中共十九大以来,江、曾及其亲信不断给习制造麻烦,令他听不到真实消息,政令难出中南海。

结语:

进入2020年,历史已发展到“天灭中共”阶段,中共将在内斗中彻底解体。此次瘟疫大爆发,很可能是江泽民、曾庆红在中美贸易协议、香港问题上置习近平于死地失败之后,跟习近平的最后一次生死大较量。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