掸封尘:天安门广场上的政治谋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天安门广场上,发生了一起震惊中外的自焚事件。五个人实施了自焚,只有一名叫刘春玲的女子当场死亡。事后,官方宣称她是被“烧死”。然而,通过对自焚现场录像画面的慢镜头分析和实物求证,辅之以自焚现场目击者证言,我们发现,刘春玲不是被“烧死”,而是被打死的——死于来自中共高层的一场精心策划的政治谋杀。

刘春玲死亡过程镜头回放

十九年的时间跨度,也许已经模糊了人们的记忆。那么,让我们把视角拉回到当年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出的自焚画面——

刘春玲点火自焚的地点,是在纪念碑的北侧。画面显示:……刘春玲身上烈焰在燃烧,她由北向南走,从她南面跑过来几名警察,手持灭火器向她头部及身上猛烈喷雾。刘春玲可能是因为面部被喷的难受,只见她转身面向北,继续背对着警察的喷雾向南倒著走,此时,她身上的火焰已完全扑灭,警察却仍然喷雾不止。

因脚下不稳,刘春玲两腿打弯,身高已经比她直立时矮了大半个头,将要后仰倒地,她下意识的把左臂伸向身后,准备撑地保护自己。这时,在她正前方突然有半个身影进入画面——


图片说明:左上方是央视“CCTV-4”标识;左下方是《焦点访谈》栏目标识。画面左侧,警察仍在向火焰完全熄灭的刘春玲猛烈喷雾;画面右侧,半个身影进入镜头。身影的手臂快速挥动,从刘春玲的左侧由远而近,向刘春玲头部接近,此人身体因用力而明显向右倾斜。按照物理力学的基本原理,我们从他身体的倾斜程度,可以大致判定他手臂在挥动一个重物。至于这个重物是什么,大约有多重,我们稍后给大家揭开谜底。


图片说明:这是紧接上一个画面的定格。刘春玲头部左侧被重物猛击后,原来伸向后下方准备撑地的左手,本能的迅速收回,并触摸头部左侧;短发因身体完全失控快速倒下而向上飞扬。此时,她的臀部已接近地面。

自焚现场目击者的证言

那么,这名男子用力挥动、打死刘春玲的重物究竟是什么呢?

二零一二年,自焚事件十一年后,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的记者,通过知情人对目击者证言的转述,还原了自焚事件部分真相,其中最重要的是关于刘春玲被当场打死的细节。下面是目击者——重庆渝中区小十字片区进京截访法轮功的政府610某工作人员对该知情者的叙述:——

“我在‘自焚事件’那天,吃完午饭后,就到天安门广场习惯性的转转,快走到纪念碑的时候,看见石梯下放了好大一堆灭火器,就想:有事情要发生!我一边走一边看,不一会,就看见北边起火了,我跟着几位警察快速向北跑去。当我赶到时,正好看见一壮硕的军警抡起一个手提灭火器,猛击一全身被气雾及烟尘所包围的女子后脑,女子应声倒地。由于击打者用力过猛,灭火器手把脱落飞

向空中。我当时一惊,这不是杀人吗?现场的军警谁也没有过问这个彪形大汉,让他扬长而去,我感到一阵脊柱发冷,心里明白了八、九分。”

凶器实物求证

按照目击者的证言,同时也是为了给目击者的证言提供佐证,把凶手打死刘春玲的凶器弄清、坐实,我们截取合成了下面这张图片。


图片说明:这张图片中的“现场图片”部分的椭圆内,就是目击者证言所说的“灭火器手把脱落飞向空中”的一瞬间。我们把它跟灭火器手把实物的造型作一比较,就会发现,它确实是与灭火器手把完全一致。

据《焦点访谈》画面显示,这个手把飞向空中,向上、向南作抛物线轨迹运动,大约到达最高点转为下落时,灭火的一名警察抬头仰视呈V字形的手把。见下图。

据《焦点访谈》画面显示,天安门广场值勤警察配备的是无导管的手提式(干粉)灭火器,目测瓶体直径约12厘米,高度约35厘米,整体重约4.5千克。见下图。

灭火器的手把与主体通常是螺纹连接,因为有气流通过,所以螺杆是空心的,且多为铜质铸件。因此,在握住手把超强度用力时,容易在手把与主体的连接处发生断裂。

于是,我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凶手用灭火器打死了刘春玲。尽管这个灭火器的主体没有出现在画面中,但从主体上脱落后飞向空中的灭火器手把,已经说明了一切。

刘春玲死于政治谋杀

天安门广场,政治中心,举世瞩目,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杀人。近在咫尺的警察、值勤的武警都看见了,现场的录像师也看见了,广场上遍布四面八方的数不清的监控也看见了。

他们为什么不管呢?他们不仅不管,而且,还有协同行凶的嫌疑:刘春玲身上的火焰已经完全扑灭了,只是全身还冒着热气和烟气,警察却仍然喷雾不止,这不是在明摆着故意制造烟幕,不使凶手杀人进入镜头吗?

那么,这些警察、武警、摄像师应该都是事先知情的。他们不仅知道那天下午要发生自焚这件事,知道自己在发生这件事时被命令做什么、怎么做,还知道有一个穿军大衣的男子来杀死刘春玲,他们还被命令配合凶手用灭火器烟幕掩护他杀人。

那么,他们的上级是谁?是谁命令他们这样做呢?再加上新华社、央视这些国家级媒体的不事先准备根本无法达到的快速反应,再加上目击者说的纪念碑北侧早就准备好的大量灭火器,等等,应该是有人系统的安排了这件事情。

而且,那个谋杀刘春玲的关键人物——穿军大衣的男子,酷似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杀人做到了稳、准、狠,心理素质稳、击中要害准、出手狠一招毙命。自焚现场瞬息万变,杀人时机转瞬即逝,而杀手却能在准确的时间、出现在特定的位置,完成杀人任务,这没有一整套系统的谋划能做到吗?

据此,我们可以认定,刘春玲死于谋杀。

那么,是谁安排了这件事情呢?是天安门分局吗?是北京市公安局吗?是北京市党政高层吗?对中共“政治纪律”稍有常识的人都懂得,借给他们三个胆,他们也不敢。要知道,天安门广场是中共的政治心脏,在此地安排一场凶杀案,没有通天的手眼是绝对不敢为之的。据“追查国际”对自焚事件的调查报告中说:“该案牵扯的各方关系复杂,犯罪元凶可能直接涉及到中国原国家主席、原党总书记和当时和现在都是军委主席的江泽民。”

那么,中共最高当局为什么要策划自焚,并谋杀刘春玲呢?

这是因为,“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出笼背景是:中共江泽民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不断栽赃陷害,为迫害制造借口。但法轮功太正了,中共使尽浑身解数编造谎言也无法掀起“斗争”高潮,眼看着迫害难以为继。于是铤而走险,在中国人最敏感的时间(大年三十),最敏感的地点(天安门广场),安排了最敏感的人员组合(年幼学童+花季少女+老年妇女+壮年男子),用最有画面煽情力的自焚形式,以最快的速度多种媒体播出的一起伪案,谎言传遍全世界,从而达到了加剧迫害法轮功的政治目的。

据此,我们可以认定,刘春玲死于来自当时中共最高层的一场精心策划的政治谋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