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我们的眼泪还没有流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2日讯】武汉肺炎疫情仍疯狂肆虐之际,中共推出《大国战疫》一书,吹嘘当局是抗疫大赢家,引发舆论强烈谴责。武汉作家方方在封城日记中写道,一定要让流着这样眼泪的人去高歌猛进,去意气风发,去向全世界宣告,我们是最大赢家,这不太可能。因为我们的眼泪还没有流完。

中共于2月26日推出《大国战“疫”——2020中国阻击新冠肺炎疫情进行中》一书,吹嘘中共领导人应对疫情的所谓使命与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以及“有力有效”的防控了疫情等,引发网络上批评浪潮。

有网友悲愤的抨击:“祖父横毙数日绵,孩童幽梏不见天。武汉眼泪未干日,大国战疫已开宣。”

武汉作家方方也在最新的日记中称,武汉人的眼泪还没有流完。

自武汉封城后,很多武汉网友每天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记”,既从她那儿了解疫情的变化,也从她那儿感受其他武汉人的艰辛和悲凉。但她的日记经常被删,微博也被封停。方方感叹自己如惊弓之鸟,已不知什么话可说。

3月1日,方方的日记从农历时间,改为公历时间。她在日记中写道:什么时候可以出门?什么时候可以开城?现在是大家最关心的。

灾难已让我们伤心得太多。而今人们的泪点也很低。同事给我看一个视频,是她所在小区的。一个老百姓在向社区干部表达谢意,男性的社区干部泪水涟涟。

有人在下面议论说:武汉人这一个月流了几十年的泪。

这是一句大实话。那些眼泪,不仅仅是悲伤,它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的眼泪。一定要让流着这样眼泪的人去高歌猛进,去意气风发,去向全世界宣告,我们是最大赢家,这也不太可能。因为我们的眼泪还没有流完。

方方日记中还提到,清晨五点,李文亮所在的市中心医院的江学庆主任去世。55岁,正是年富力强之时。

方方称,这一次疫情,医护人员的牺牲太惨烈。而江医生之死,我听说背后有着无法言说的故事,这是悲哀的故事。不只是生命逝去的悲哀,更有不准说出来的悲哀。我也不说。

她在日记中还提到一位李跃华医生,据称,他的中医穴位注射法,可以医治新冠肺炎,并且他在没有任何防护下进行治疗,也不会感染。他非常想参与治疗新冠肺炎病人,却不被官方允许。

方方称,她跟很多人想法一样:既然他声称能治,有什么可争论的?不妨让他试试?看病需要实事求是,尤其紧急关头,人命大于天,为什么不给人家一个机会?哪怕当场戳穿他的牛皮,让真相大白天下,不也挺好?

方方日记记录了疫情爆发以来,武汉人的喜怒哀乐以及个人的真实感受。这些日记,既有日常琐碎,也有民生大事,直言不讳地向外界传递出清晰有力、诚实可靠的声音。让疫区内外的人看到了与电视报纸不一样的画面。

方方日记也让人们看到了生命的脆弱,个体的渺小乃至无助无奈无能无力无望,看到芸芸众生的哀哭和挣扎,看到武汉封城之后人们经历的最真实的苦难。

方方2月9日的日记中写道,“这几天,死亡者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邻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妈和老婆都死了,然后他自己也死了。人们哭都哭不过来。”

“人不传人,可控可防”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无限辛酸。

方方日记2月16日这样描述: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社区必须通行证。

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

方方2月27日的日记中写道:我们都还被关在家里,足不能出户。而另有一些人却已在大唱颂歌,连胜利的书都看到了封面(如果不是恶搞的话)。武汉人有什么话可说?焦躁也好,烦乱也好,我们都得忍下来,是不是?胜利也是你们的胜利。

今天看到一个段子:在听到有人说“我们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时,不要以为你是那个“我们”,你只是那个“代价”。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链接:方方微博被封 叹如惊弓之鸟,不知什么话可说
相关链接:中国专家赞方方《封城日记》:强过百名记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