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武汉女释囚进京 调查结果存疑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2日,中共联合调查组公布了对刑满释放人员黄登英离汉进京事件的调查结果,认为这是一起因失职渎职导致的严重事件。湖北省纪委监委做出决定,对省司法厅、监狱管理局、武汉女子监狱等相关责任单位多名官员予以免职,并立案审查调查。

黄登英在身体发热的情况下从武汉一路进京,畅通无阻,舆论哗然。封城令、“严防死守”全部形同虚设,京鄂两地官员颜面扫地。此事当属防疫中惊爆的 一大漏洞。然而,有趣的是,官方的调查和通报徒有其表,并未交代黄某能够顺利过关的真正原因。

湖北纪委监委通报的疑点

3月2日湖北纪委监委的通报称,“在2月17日之前,黄某英居住恩施的弟弟、居住北京的女儿覃某与监狱干警联系时均表示,由于交通管制等原因,他们不能来武汉接黄回家。2月17日黄某刑满释放后,留在武汉女子监狱隔离观察。2月17日至21日上午,监狱干警为黄某英测量体温13次,其中18日、19日两次体温为37.3℃。期间,黄某英多次找干警,要求回家。干警与其女儿联系,其女儿表示想办法解决。后干警与其女儿前夫约定于2月21日上午,由监狱将黄某英送至武汉北高速收费站口,交其接走。2月21日上午,监狱干警用警车将黄某英送到武汉北高速收费站口交给其女儿。在此执勤的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长青街派出所干警未按疫情防控规定要求对黄某英履行查控职责,将她们放行。”

这一段叙述暴露了几个问题。第一,黄登英找干警,要求回家。这个家,理应是其在恩施的家。但是,她是要去北京女儿的家。黄的户籍在湖北还是北京,干警难道不清楚?干警明知其是湖北人士,为何不联络其在恩施的弟弟,反而与其女联系、协助安排进京事宜,不惧违规,实在蹊跷。

第二,黄某的女儿之前曾因交通管制而称不能去武汉接人。但是,在干警与她联系后,她表示想办法解决。随后,双方约定于21日接人,显示问题已解决。那么,她的“办法”是什么?这是否包括让离汉高速的执勤人员放行,让进京高速关卡放行,以及进入北京小区而不被截查?

第三,在狱中为黄某测量体温、知其发热的“干警”是谁?与黄某的女儿联系、与其前夫约定时间的 “干警”又是谁?这是一人还是多人?在高速收费站口执勤的干警为何未对黄某履行查控职责?通报为何未提及这些“干警”的姓名以及相关调查处理情况?试想,是什么样的力量,使得他们敢于放走一个可能的新冠病毒携带者、并助其进京?这些具体涉事人员的证词非常重要,但却在通报中缺失。

因此,黄登英能够从被封锁的疫区脱身,只归因于湖北司法局和监狱管理局官员的“政治意识淡薄”,说服力实在不够。

黄登英事件绝非个案

黄登英进京之所以曝光,是因为她发热后被送医治疗。否则,此事可能将长期隐匿。大陆网民获悉后纷纷愤怒质问,推测黄家背后或涉及“很大的官”。有网友问道:“我们这些健康的外省人困在湖北出不去,有病的还能跑出所谓管控最严的武汉?”

有人翻出了黄某当年的案底,她因贪污分赃30多万元而获刑10年,期间两次减刑。此案同样惹疑:赃款数目不大,为何量刑较重?她退回了贪赃所得,但早已购置三处房产,其女覃某位于北京东城区新怡家园社区的豪宅,属黄金地带,现在1平方米至少要价人民币13万元。一个基层出纳员,钱从何来?

网民的质疑触动了当局的神经。某半官方媒体在一篇报导里称,该事件“也许和权势没有关系,和她以前的罪与罚也没有关系,但是和武汉女子监狱,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关系。”

这种说法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中共调查组的报告亦将责任推给了湖北监狱系统,以“领导不力,政治意识,责任意识淡薄”,“管理不力,政治意识,责任意识,法治意识严重缺失”来定调。至于黄某究竟如何突破“封锁”,则不作解释。

一石激起千层浪。黄登英肯定有背景、有人脉,不过,她还算不上权贵阶层。那么,所谓的规定、法令,怎么能管得住比黄某更有钱、更有势的人?!

当大批武汉市民漏夜在医院排队,只为能打上一针、能求得检测试纸、能得到一张床位时,当湖北患者因无医无药而上网求助、甚至在阳台上敲锣呼救时,当因封城而滞留在汉的打工族在垃圾桶里捡剩饭、在地下通道里过夜时,特权阶层却可行动自如、呼风唤雨、享受最优质的医疗和生活服务。这就是中共拚命力保的“社会主义制度”最大“特色”和“优势”。

渎职背后——中共体制的败坏

中共的每一次调查通报,每一轮查处官员,都是在自打耳光,自曝其丑。既然司法厅“责任意识淡薄”,监狱管理局“法治意识缺失”,还谈什么“依法治国”?

中共的体制性腐败、普遍性渎职已是举世皆知,不需党媒公告。官场从上到下溃烂,各派势力盘根错节。假如深揭一个案件里的权钱色交易,便会震动腐败的冰山。所以,类似调查都是走过场,推出几个替罪羊了事,更换官员根本于事无补。

中共的本质注定其不可能对人民负责。70年来,以人命为代价、以国家利益为代价的巨大错误一再重复。武汉疫情是一面多棱镜,折射出这个政体的彻底败坏和冷酷。此时,若再坚持党的领导,再相信中共的谎言宣传、配合它的指令,就是对人民和自己犯罪,也是在亵渎道德和良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