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过金融海啸:疫情重挫 中共三驾马车全熄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4日讯】受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制造业活动2月创新低。有分析师说,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超过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共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几乎全部熄火

中共国家统计局日前在官网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2月份的制造业经理人采购指数(PMI)为35.7,比1月下降14.3个百分点。此数字远比市场预期的45%减少许多。

2月28日《路透社》访查许多分析师所公布的“保守预测”是46%;《华尔街日报》的预测则是43%。

财新中国2月份公布的PMI为40.3%,较1月份下跌10.8%,低于2008年11月全球金融海啸时期的38.8%。

中国PMI除了中共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官方数据外,中国财经媒体《财新》则在2015年取得国际金融资讯公司Markit授与在中国的冠名权,另行发布财新中国PMI。

中国制造业活动严重萎缩。示意图( STR/AFP/Getty Images)

5大分类指数皆低于临界点

根据调查,中国市场化学纤维、通用设备、专用设备和汽车等PMI都跌落到30%以下;关乎民生基本需求的农副食品加工、食品及酒饮料、精制茶等在42%以上,医药制造业则为39.7%。

而构成中国PMI的5大分类指数表现也皆低于临界点,如生产指数较上月下跌了23.5%;新订单指数较上月下跌22.1%;原料库存指数较上月下跌13.2%;就业指数较上月下跌15.7%;供应商交货时间指数较上月下跌17.8%。

疫情冲击下,新出口订单指数较上月下降20%,进口指数下降17.1%,显示制造业面临订单取消、延迟交货,进出口压力骤增。

这是中共自2005年1月开始公布PMI指数以来,制造业采购指数降至有记录以来的新低。市场普遍认为,主因来自武汉疫情导致企业大量停工以及经济活动停滞。

示意图(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非制造业跌幅更惨

中国经济前景更加黯淡的是,与PMI同时公布的2月非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NMI)为29.6%,比1月的54.1%狂跌24.5%,跌幅比制造业还要惨。

非制造业PMI包括零售、民航、软件以及房地产和建筑业等服务行业。其中交通、运输、餐旅、住宿等服务业消费均骤减,NMI指数均狂跌至不到20%,

而数十年来一向被中共用来刺激全国经济成长的“火车头产业”建筑业,则从59.7%惨跌到26.6%。

《华日》说,中国2月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双双降至纪录低点,尽管中共努力帮助企业恢复正常生产,但面对疫情企业主和工人仍心存谨慎,因此复工进展缓慢。

中国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宏观分析师刘学智说,武汉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甚至超过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

他说,金融危机时只是部分沿海地区的外向型企业受到较大冲击,这次疫情却呈现全国性特征,导致停产、停工、停学和居民生活停摆,冲击是全国性和全面性的。

外资投资机构认为,实际状况恐怕更为严峻。

野村证券研究机构指出,中国市场实情恐比上述数据更糟,主因来自官方严控的防疫政策,以及复工效率不如预期,许多企业欠缺生产原物料。

中国制造业活动严重萎缩。示意图(STR/AFP/Getty Images)

三驾马车全熄火 中共已是烂摊子

武汉疫情已经持续扩散3个月,给中国产业带来严重的冲击。全国各地停工停业,百业凋敝。大量中小企业正在生死线上挣扎。有调查显示,中国数百万企业恐将倒闭。

中小企业协会2月下旬发布一项报告显示,因资金紧张,近9成中小企业撑不过3个月;5成企业表示经营困难;还有近3成的企业说,将导致亏损。

中共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在一个论坛发言时说,如果瘟疫延续至3月份以后,将对中国经济造成伤筋动骨的影响。

台湾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2月19日对《大纪元》分析说,武汉肺炎疫情蔓延,使严重恶化的中国经济雪上加霜。

疫情造成大陆制造业暂停,因为担心人群聚集会感染,工人不复工,但现在中共怕经济崩溃,强行要求工人复工、恢复公共运输等,这只会让疫情扩大更严重而已。

他分析说,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几乎全部熄火了,在失业潮、破产潮、违约潮的冲击下,现在企业的营收整个断掉了。

企业也拿不到现金,本国债务、国外债务都要违约,中小企业、国营企业有债务要还,尤其3月是还债高峰期之一,大概就会爆出更多的债务违约案例,所以引发金融风暴是迟早的事情。

他表示,中共只想着要保政权,保权贵阶层的既得利益,在权力不受制约的情况下,就只知道维稳,只会镇压。但中共在美中贸易战、香港反送中运动、台湾总统大选的介入等等方面,都出现一连串的误判。

吴嘉隆认为,目前中共局势还在往下走继续崩坏,武汉疫情还没有办法控制,应该还会出现新一波的爆发,中共这个烂摊子是没法救了,美国也在研究一旦中共垮台,“后中共时代的中国”要怎么来应对。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 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