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习近平与任志强事件引发的危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正当“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之际,与中共国家副主席王歧山关系密切的红二代、地产商、人称“任大炮”的任志强,因为一篇“炮轰”习近平的文章“被失踪”。那么,这一事件对习近平到底有何影响?

习近平与企业家的关系

任志强1993年成立北京华远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创建“华远”品牌,在房地产界具有极高知名度,与大陆、香港、海外许多身价亿万的企业家关系密切。

3月22日,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转发一封致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粟战书的建议信。信中写道:鉴于当前新冠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系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及军委主席,建议由李克强、汪洋和王岐山三人组成领导小组,负责召开会议。建议信说,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

陈平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我觉得这可能是很多人、尤其是体制内的人的想法吧。这特殊之处是现在总是到了要有一个(解决办法),不能老处在这么一个状态。这样下去你中国肯定是不太好办啊。那么,这可能是一条路吧。”

3月26日,网上传出马云等50多个“顶级企业家”联名通过李克强转递致习近平的信,提出“释放任志强”等9大建议。这封信是否马云等人联署可存疑。但是,站在任志强背后、手中掌控巨额资产的一批人,是不能等闲视之的。

叶剑英养女、自由派作家戴晴认为,一大批曾在1980年代活跃的体制内改革派人士,对中国当前状况和未来发展忧心如焚。有人在这个时机表达诉求,就是希望改变,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在当前特殊历史时刻,习近平如果严惩任志强,很可能将这批企业家推向对立面。

习近平与红二代的关系

任志强的父亲任泉生,曾任中共商业部副部长,任志强因此也是红二代成员之一。习上台之初,曾得到众多红二代捧场。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不少红二代与习的关系发生重大变化:红二代薄熙来被抓,薄家与习反目;邓小平外孙女婿吴小晖被抓,邓家与习渐行渐远;王震之子王军曾出手救薄熙来,习王关系冷淡;陈毅之子陈小鲁涉吴小晖案,死时不盖中共党旗,与中共决裂;《炎黄春秋》被封杀,习与这家杂志副社长、胡耀邦之子胡德华关系弄僵。去年10月,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子女发文称,当今中国正陷入“百年未见的精神困局”,今天的中共是“刚正耿介者寥寥无几;寡廉鲜耻辈洋洋大观”。

大瘟疫流行之际,任志强的言论也代表部分红二代的看法。对任志强处置不当,将导致更多红二代离心离德。

习近平与知识界的关系

任志强晚年越来越多地就公共事务和社会问题发声,赢得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喝彩,他本人也和自由派学者越走越近。任志强“被失踪”后,最早站出来寻找其下落的,就是去年年初提出“中共应退出历史舞台”的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

2月4日,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发表《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将矛头对准习。许章润已被软禁在家。同日,维权人士许志永发表《劝退书》,公开呼吁习“让位”。许志永已被抓。接着,2500多位自由派人士和异议者,借“吹哨人”、武汉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之死,联署谴责中共扼杀言论自由。2月23日,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写了致习的《庚子上书》,对中共应对疫情打0分,称“首要责任在习近平总书记”。赵士林表示:“说真话,说权贵不爱听的话,秉持良知,担当社会责任,高扬批判精神,是知识分子的天职。”

习近平如何对待任志强,大陆自由派知识分子都在密切关注,打压越猛,反弹越大。

习近平与王歧山的关系dao

据法广报dao,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任志强事情的背后,可能是“王岐山已经出局了”。任志强对习“点着鼻子骂”,标志着“高层斗争进入一个新阶段”,“王和习的关系彻底决裂了”。

任志强与王歧山的关系确实不一般。他们是北京35中的同学,高中生王歧山曾当过初中生任志强的辅导员。之后,他们一起到陕北农村插队。再后来,王歧山当北京市长、市委书记,任志强在北京搞房地产,两人过从密。任志强在自传《野心优雅》中透露,两人有时半夜三更通电话,一聊很长时间。

习近平上台后,“任大炮”放了很多炮。2016年,任大炮公然反对“党媒姓党”,引发媒体大批判。时任中纪委书记王歧山领导下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文章《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给任志强解了围。如果不是王歧山力保,任志强可能早就被开除党籍,判刑坐牢了。

此次任志强事件出来后,立即有人在习王关系上做文章。习近平第一个任期,王歧山助他反腐打虎,夺取最高权力,立下汗马功劳。习王查处的440多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多数是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江、曾对习王又恨又怕。中共十九前,江、曾被迫与习妥协。之后,间离习王,各个击破,取而代之,成为江、曾的重要目标。“离间计”在某种程度上凑效。十九大以来,王歧山逐渐被边缘化。任志强的反习文章一出,这些人立即抓住机会,拿王歧山与任志强的关系说事,希望习王彻底决裂。

但是,大戏正在上演中,还没演到剧终时。现在说习王决裂,为时过早。严格地说,习王不可分,他们共同整肃的那些人,将他们拴在一起了。习倒台,王倒楣;王出局,习高危。随着反习阵营不断扩大,在万般凶险的局势下,习最终可能还得王出手相助。

任志强“被失踪”的关键在哪里?

任志强“被失踪”的关键在于:这些年来,任志强对中共本质的认识不断深化。2013年,他在北京大学演讲时称,这个制度已经烂透了,必须推倒这堵墙。2015年 9月21日,他在微博中称:“‘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2016年,针对“党媒姓党”的说法,他写道:“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今年3月6日,任志强“炮轰”习的文章写道: “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爆发,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人民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十七年前的教训(指2003年的SARS),并没有让这个体制发生彻底的改变,也才有了今天的疫情再次暴发。此次不解决根子上的问题,下次也一定会再出现更大的灾难。”

中南海面临大变局

现在,围绕任志强事件,真真假假的消息满天飞,诸如“任志强是国安委大案”,“习近平亲自下令严办”,“任志强将被重判15年”,“任志强绝食,生命垂危,正在医院抢救”,“中共五元老上书”,“王歧山逼宫”等。

各方反习势力正在大聚集。任志强的文章谈到了“打倒四人帮”,陈平转发的信也谈到了“打倒四人帮”。习近平如果不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可能就有人跟他算总账了。

结语

2019年,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还期望习近平或可成为民选的首任总统。一年后的今天,完全站到习的对立面。2016年任志强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后,一直比较低调。今年,则以“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架式,跟习近平干上了。

2020年注定是个大变局之年,从上到上,都期待改变。习近平唯有顺应天理人心而变,方可存身;否则,继续保党,可能性命不保。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