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创大陆经济 专家:工厂撤走如箭在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8日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在大陆肆虐,服务业首当其冲受到重创,电影行业也未能幸免。此外,疫情发源地武汉市住宿行业的老板们,近日也发出联名求救信,希望政府支援避免倒闭潮。不仅如此,有专家指出,外资大规模撤离中国大陆的态势,也将一触即发。

疫情重创影视业 多影院倒闭 明星失业

中共病毒打击之下,大陆电影行业成了重灾区,很多电影院被关闭,剧组停拍,综艺节目停止录制,明星失业在家,整个影视行业全面萧条。根据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初到现在,中国已有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或者吊销,是2019年的1.78倍。

中央社报导显示,大陆电影院票房几乎归零,大量的剧组也暂停工作,电影公司普遍处于亏损状态。“华谊兄弟”第一季预计亏损人民币1.38亿至1.4亿元;万达预估第一季亏损在5.5亿至6.5亿元间,相较去年同期盈利4亿元,同比下滑超200%。

受影院暂停营业的影响,不仅是万达影视,包括金逸影视、幸福蓝海在内的多家院线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均预计出现大幅亏损。

面对几乎无收入的状况,很多影院爆发危机。裁员、闭店成为影视行业的关键词。

证券时报网的消息显示,为了缓解现金流压力,韩国CJ集团旗下主打高端精品的CGV影院,已在中国展开裁员,比例高达30%。拓普电影智库的数据显示,2019年,CGV影投旗下影院的总票房为17.5亿元,在大陆影投中排名第四。

有业内人士分析说,影院尚未全面复工,未来仍将继续零收入,艰难程度可想而知,预计行业内会有500余间制作公司以及超3000间影院倒闭。

西部证券日前发布研究报告指出,近五年,黄历新年期间档票房占全年票房的比例从5%上升至9%,一季度票房占全年票房的比例约在30%左右,一季度影院上市公司净利润占全年利润的比重大约在25%左右。因为成本刚性,黄历新年档乃至一季度影院关门,对影院业绩影响较大。

疫情重创酒店公寓行业 百余老板联名向政府求助

继武汉市餐饮业联名上书要求政府支援之后,近日,武汉市住宿行业的百余家老板,也发出了联名求救信,希望政府支援避免倒闭潮。

继武汉市餐饮业联名上书要求政府支援之后,近日,该市的住宿行业的老板也发出了联名求救信,希望政府支援避免倒闭潮。(网络图片)

据悉,发出此求救信的是酒店公寓组织的行业志愿联盟团体。信中称,随着各地医疗队逐步撤离武汉,前期为接待医护人员提供免费住宿的武汉酒店和公寓业陷入了新的困境。面对着高昂的房租及运营成本和疲软的需求,绝大多数酒店和公寓预计在五、六月份将出现中小酒店和公寓的大面积倒闭潮,伴之而来的将出现大量的失业。

据不完全统计,疫情期间武汉共计340多家酒店为武汉的医护人员提供了免费住宿,以每间酒店提供30间客房量,平均接待天数在20天(有为数不少的酒店一直坚持到4月3号,累计70天),合计约20万间,累计成本支出2,000万元。

而被政府征用的酒店宾馆虽然无偿开放给医护人员,但是会得到政府的补助金,或许对他们来说情况会好一些。但自4月8日武汉开始逐渐解封后,复工也渐渐启动。不过,楷莲公寓的王先生十来天虽然在“开业”,会接订单,但是可以说是无人“光顾”。

“我已经在这边待了十几天,每天就一、两个人入住,基本上都是空着的,一两个人住就是二三百块钱收入,仅房租每天就要亏一千块钱。”他对大纪元记者说,“现在经营比较难,其它是人工,现在没有正式开工,就是我在这边,我能营业就营业,能接单就接单。”

雅思达酒店的赵女士也表示:“我们房租一个月四万多,对我们小个体户肯定是很大一笔负担,我们是1月23号到现在一直没有收入,最主要的是还不知要多长时间,很多开了门也没有生意,非得要政府出面帮我们一把,要不然我们怎么生存得下去……”

据了解,近期大陆万豪酒店裁员千人,已关闭多家酒店,国内业务下滑90%,希尔顿和温德姆等大型酒店品牌都出现大幅度下滑,而武汉市内的中小酒店在疫情面前,处境更是难上加难。

在求救信中,老板们强烈呼吁对于住宿业租赁私人房产、物业等参照国家免三个月租金的政策,让9成的中小型酒店受惠,或直接政府补贴房东,酒店房东“一对一”提交补贴报告。

他们还提出指定相关政府担保机构与相关银行协调,根据酒店住宿企业销售额和实际条件,确定其灾后复市特别贷款额度,并通过提供担保等方式,帮助有条件的酒店住宿企业落实贷款、顺利复市,该贷款利息由政府补助,免息一年,第二年贴息50%。

第三条诉求则是员工上岗补贴,按人头每人1,250元政府财政补贴,以及要求政府向大陆民众发放酒店公寓住宿定向消费券,旅游餐饮住宿“三合一”结合消费券等方式,吸引省外游客,刺激经济复苏。

疫情加速外资撤离 全球化或出现逆转

中共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周四(16日)承认,疫情对世界经济和全球产业链产生重大冲击,对在华外资企业总体造成一定影响。

香港民主党财经政策副发言人、经济分析师袁海文认为,这次的疫情可能令全世界思考,是否要沿用以往供应及物流的经营模式。

近日,日本政府公布刺激经济计划细节,包括拨款协助日本企业从中国撤离。此外,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10日亦表示,美方希望尽可能多的美国公司回流,美国政府将为美国公司支付从中国搬回的费用。

中国问题专家、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16日对自由亚洲电台(RFA)表示,目前大陆还未出现大规模外资撤离,但不少迹象显示,这个情况将会发生。

“现在在大陆的外资工厂打算撤走,尤其是中型企业,一来因为在中国投资的成本比以前增加,再加上现在中国本身对外资的收费(税收),亦都比以前多;还有中国在外资的工厂或企业里,要设立中国共产党党组,都会令大家预计到未来撤资撤厂的潮流一定会出现。”

此外,刘锐绍也提到,中共官方公布的复工率水分高,至于实际工业及经济受损的程度,仍有待观察。

而在中共病毒疫情席卷全球之际,也凸显出“全球化”脆弱的一面,即在欧美面临医疗防护用品急缺的危局下,中共企图通过“口罩外交”塑造自己“救世主”形象。有分析指出,这场疫情过后,“全球化”方向或将出现逆转。

美国国家安全分析师、IRIS独立研究创始人丽贝卡‧格兰特(Rebecca Grant)近日在福克斯新闻网站(Fox News)发表评论文章,称中共不是朋友或盟友,甚至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商业伙伴。

格兰特呼吁在这场疫情灾难结束后,重新考虑美中关系,尤其是双边经贸关系。她还指出,全球化方向将出现逆转,并会令中共感到惊惧。

(记者萧静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