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刘慧卿:中共打压升级 为香港生存而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6日讯】最近香港局势陡变,4月18日香港警方以组织和参与反送中游行为由,抓捕了15位民主派人士,引起全球震惊。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4月19日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抓捕事件她相信是北京的决定,是中共藉国际社会忙于抗疫之机趁火打劫。香港9月的立法会选举,民主派如果过半数,是北京不能接受的。中共已经很不耐烦,叫香港搞23条立法,却二十几年也没有成功,所以现在“趁你病拿你命”,它来立法强加给你。现在打压升级,她感到十分忧心。“是不是现在新接管中联办或港澳办的人有一套计划,要打压香港9月份的选举,保证泛民拿不到半数,是一定要为23条立法,所以他们要抓人?昨天警察讲,他们还会继续抓人。别看今天我还能坐在这里接受访问,明天不知道还行不行了。”

刘慧卿表示,很多民主派人士已做好心理准备,进行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公民抗命,他们现在要为香港的生存而战。她呼吁国际社会,大家出来撑住香港。她说,各国政府都有很多公民在香港居住,很多公司在香港做生意,希望喜爱香港的朋友,无论是在香港还是在内地、在国际上,都来发声,来说公道话帮助香港。

在大抓捕之前,中联办和港澳办4月13日高调批评民主派议员阻碍立法会内会主席选举,被质疑干预香港事务,违反《基本法》第22条。4月18日中联办声称两办不受22条限制,港府发声明回应,内容抵触中联办声明,随后6小时内三度发稿修正,最后的表述与中联办口径一致,推翻了港府以往的说法。

刘慧卿表示,这件事令特区政府面目无光,在国际社会抬不起头。因为两办是属于《基本法》第22条的范畴,不能干预香港事务。而两办声称它们不属于22条,“特区政府就无言以对,因为特区政府以往说过很多次,也出了文件,说两办是属于22条范畴的。”2000年的时候,新华社要改名为中联办,刘慧卿还问过他们是否属于22条?当时他们也说自己属于22条范畴。

港府多次在文件或正式发言中明确指出,中联办是属于22条范畴。刘慧卿说,“当初特区政府自己出的文件,白纸黑字,说中联办属于22条的,现在又自己完全否定自己,又说13条,可13条是谈对外事务的,总而言之呢,一塌糊涂!这个真的是很丢脸。尤其是对于香港来讲,我们这么崇尚法治,有规有矩的,现在几个钟头内,可以变来变去。”

她说,现在中联办自行解释《基本法》,问题很严重,会把香港搞得很混乱。香港是讲法治的,文件写下来,大家就照着做的,而现在连修订条文的程序都跳过,直接颠倒黑白,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两办干涉香港的内部事务,那就没有了一国两制

刘慧卿谈到,香港的法官很辛苦的在抗争、在捍卫司法独立,但是法律界的人都很忧虑,如果他们支撑不下去,如果崩塌,也就是没有司法独立,那一国两制就完蛋了。“一国两制就是香港和大陆是分开、分别的,两制的精髓就是香港的司法独立。”“如果没有了司法独立,就没有一国两制了。”

刘慧卿表示,中共本来以为给香港少少一点自由作为样板,可以吸引台湾,现在它认为对于收回台湾,香港都没有用了。所以中共越发失去耐性,“中共是想把香港像内地一样对待,为所欲为,要你失踪就失踪,要你受虐待就受虐待,打死你就打死你,监禁你五年、十年就监禁。”中共是大老虎,如果它发癫,会尸骸遍野。

她说,中联办从来没有听过香港人的意见,写报告给北京,完全写成偏执一边。北京的官员对香港完全不了解,而中共政府只喜欢听好听话,如果讲它不愿意听的,很容易招来杀身之祸,或有不好的事发生,中共的整个制度真是非常恐怖。

刘慧卿表示,香港人一定会抗争下去的,因为埋下了很多不满、愤怒的种子。现在因为疫情,可能安静一些,一旦疫情结束大家就会抗争。“民阵说已经申请7月1日的游行,我们当然会参加。但如果警方不批准,就不知道会怎么样。警察会说有先例啊,现在他继续抓人的嘛,不会只抓15个。如果7月1日游行,就把你们全部都抓起来,抓你300个、1000个、两万个。我想问他,有多大的监狱呀,监狱能容下多少人呢?你想将香港带到哪里去呢?”

她说,香港警方用过时的、违反国际人权的法律去抓捕人,让各国的法律界都很气愤。她希望多一些传媒报导;多一些政府、政党、非政府组织、专业人士发声。“香港现在这个阶段,我不赞成大家涌出来,因为这个疫情。但我相信,香港市民终究会出来的,香港市民是不会被人吓怕的。”因为香港人是一定要捍卫自己的自由、法治,并争取民主。

对于香港的前景,刘慧卿表示会尽力去做,希望珍惜香港、爱香港的朋友,也尽力去做。“不要灰心,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觉得没有心思去做了,他们还没有像对待(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那样对待你,还未到那个程度。这么一点事,就没有心思了,有没有搞错呀?我是越战越勇的。”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中共打压香港升级 要为香港生存而战

梁珍:4.18是香港的港殇日,警方抓捕了15位民主派人士,全球震惊,美国、英国、欧洲都发声了,国际社会有很大的反应。请卿姐给我们分析一下最新的情况。

刘慧卿:大家都吓了一跳。突然间这个被抓那个被抓,大家都感到很愕然。中共就是很离谱。虽然很多人骂香港警察乱抓人且大半年来一直与市民发生严重的冲突,但是我认为昨天发生的事情,不是特区政府自己的决定,应该是大陆北京,也就是共产党控制的。那么共产党中的哪一位呢,我就不清楚了。

这几个星期都有人告诉我共产党一向是趁火打劫,会“趁你病拿你的命”,趁著疫情严重。北京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是很怕外国的,现在他们认为很多外国政府自身难保,处理疫情忙到焦头烂额,香港发生什么事情都无法理会。既然如此,他们就利用这个黄金机会来处理一些人。

香港商界的一些朋友与内地有比较多的沟通,最近有一位告诉我,他们觉得9月的立法会选举泛民派一定会过半数,因为很多香港人非常痛恨林郑月娥和这帮废物的保皇党,所以不会投票给他们。如果泛民派过半,北京是不能接受的。那么我就问:“那将会如何,难道会军管?”他们说这倒未必,但是中共不会接受,他们绝对会输打赢要。其实香港《基本法》并没有写明,泛民派不可以席位过半的。这是其中一点。

还有些商界人士认为,北京有些人是不耐烦了,叫香港搞23条立法,搞了二十几年也立不了,那么现在“趁你病拿你的命”,它来立法强加给你。商界人士听到后完全哑口无言,因为他们在意环境是否安定繁荣,可以赚钱。

这两周,我从不同人士处听到这两种说法,感到十分忧心。是不是现在新接管中联办或港澳办的人有一套计划,要打压香港9月份的选举,保证泛民拿不到半数,是一定要为23条立法,所以他们要抓人?昨天警察讲,他们还会继续抓人。别看今天我还能坐在这里接受访问,明天不知道还行不行了。

梁珍:都有心理准备了吗?

刘慧卿:我自己这么多年公民抗命,1996年董建华的时候我街头抗争已经被抓过,2014年又抓了我两次。我们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公民抗命。你抓我,如果我真的犯法,我不会争辩。但是他们会加很多莫须有的罪名冤枉你,所以很多人要和他们理论。民主派也好,民主党也好,我们很多成员是做好心理准备进行公民抗命的,但我们多数不赞成暴力。有人说你们这样做没有用,我说你有你的做法,我们有我们的做法。我们现在要为香港的生存而战。所以我跟你能讲一天就讲,不知道何时不能再讲了。

梁珍:这次见到李柱铭81岁了,第一次被捕。他讲的一番话令人很感动,说希望和年轻人一起。你们前面的付出,已经帮香港抵挡了很多。对于这次的事,很多人会关注民主派人士,特别是你们这帮人的处境。这次彭定康、蓬佩奥、澳洲外长都出来讲话,你对这次国际社会的反应怎么看?

刘慧卿:我就希望特区政府、中央政府、北京共产党,能够听一下国际社会的舆论。有人说,他们不会理会的。他们怎么不理会,他们昨天已经立即出来要求英国政府不要讲话不要干预。我虽然已经从立法会退下来,也已经从民主党的领导层退下来,但是民主党委派我做国际事务委员会的主席。当这么大件事情发生,我一定是有责任联络国际上各方面的人士。

相信也有很多其他人去联络他们。国际社会有很多人反应是好事,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反应,因为香港是一个很小的城市,我们自己没有足够能量去和共产党拼,有什么事发生的时候,我们希望我们的朋友,无论是在香港还是在内地、在国际上,都来发声,来说公道话帮助香港。

各国政府都有很多公民在香港居住,很多公司在香港做生意,所以他们自己有本身的利益。我接触那么多人,有很多人真的对香港很喜爱。他来过,住过,他觉得香港这么小的地方,人口密集,但是却很自由,很有冲劲。所以我们一定会和国际社会说。我也和国际媒体做访问,我们一定要说,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你们的节目,也是全球的,虽然我们用广东话做访问,但是全球任何人都会看到的。

我也希望其他国家的公民拿起电话、拿起笔、用电脑,找自己国家的政府或议员,让他们发声援助。这个也很重要,我们只是在香港说,他们则是在国际上,无论他们住在哪个国家,尤其是那些民主的地方,他自己找他们的议员。他的议员本来可能不是很了解香港,那么突然他的选民说香港有事,你可否在国会提出,可否叫首相、叫总统说,我觉得这都很重要。所以当香港有问题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呼唤国际社会,大家出来撑住香港。

香港法治恐崩塌 一国两制危殆

梁珍:在这件事之前中联办和港澳办也发声。针对《基本法》22条,18日特区政府出了个声明,随后六小时内改了三次,最后说中联办不属于《基本法》22条所讲的。

刘慧卿:我觉得这事令特区政府面目无光,在国际社会抬不起头。因为以往香港虽然没有民主,但是香港人各方面都还有点自由。但是这事暴露出了很多问题。为什么前几日中联办、港澳办出来指手画脚骂人,骂民主派,我相信他也骂了保皇党,说立法会的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没有成功。被两办骂完之后,保皇党就出来像被人家扯线那样跳舞。但是两办是属于《基本法》第22条的范畴,不能干预香港内部的事务,立法会选主席关他们什么事呢。那两办就来闹了,出来说“不是!我们不属于22条的。”特区政府就无言以对,因为特区政府以往说过很多次,也出了文件,说两办是属于22条范畴的。

梁珍:我记得2000年的时候你也问过这个问题,新华社改名是不是属于《基本法》22条管的?当时也有答复,后来重提当时的事件。

刘慧卿:是啊。因为当时它要改名,以前叫作新华社,我都告过他,还打官司。后来就改了叫中联办。我就问他们有否咨询香港政府,他们说有咨询的,也说是属于22条的。那政府那么多文献,写出来了,现在突然一晚改三次。这次主要是聂德权(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做成这样,应该不要做了吧。如果国际社会那些官员问,他怎么回答?让人家觉得很差劲。

还有很严重的是,现在一些人就说他们是释法,解释《基本法》,本来是属于22条的,现在就说属于13条还是哪一条,乱说一通。所以这是很严重的事。那现在港澳办、中联办这么搞,在北京是谁在管呢,是习近平让这么做呢,还是习近平的敌人在搞?我们香港没办法知道,但是会很混乱。那些京官很凶,就说:“不是就不是!吵什么,为什么说我们违反《基本法》,那又怎样,就改啊!”但是香港不是这样的,香港是文件写下来就照做的,不然什么叫法治?法治的其中一个表现就是,规矩写在这里,大家照做,如果需要的话可以改,但是改也有个程序。现在不是这样,都不用改的了,黑的说成白的。这是很严重的问题,还没有到2047,现在才2020年,就没有了一国两制。

另外,路透社有篇很长的文章,记者访问了香港一些法律界人士,那些法官很辛苦的在抗争,在捍卫司法独立。虽然我们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说他没事的,没人可以给他压力,但其实很多法律界的人都很忧虑。有些律师、教授说,如果法官、法律界,支撑不下去,如果崩塌,也就是没有司法独立,那一国两制就完蛋了。

一国两制不是指民主,香港没有民主,二十多年来都没有民主。其实一国两制就是香港和大陆是分开、分别的,两制的精髓就是香港的司法独立。如果没有了司法独立就没有一国两制了。

梁珍:那你觉得这一连串的事件,是否宣告了一国两制差不多完蛋了?

刘慧卿:有些人是这样讲,有些人觉得中共已经不耐烦了。中共是想把香港像内地一样对待,为所欲为,要你失踪就失踪,要你受虐待就受虐待,要打死你就打死你,要监禁你五年、十年就监禁。但在香港,它还不可以这样为所欲为,而且常常有人上街游行,它都很生气。

所以有些人讲,(中共)它受不了了,它本来以为把香港捏住条颈这么细(给少少自由),以此吸引台湾,现在全都没有了。我的同学蔡英文,在1月份台湾总统选举中以800多万的高票当选,它觉得台湾很难搞了,那还需要这样迁就香港吗?它认为对于收回台湾,香港没有用了。香港很多人,包括国际社会,都觉得中共是失去耐性了。所以大律师公会出来讲,都叫它约制。大家都知道它是大老虎,如果它发癫,真是尸骸遍野呀。

北京官员不了解香港 中共制度恐怖

梁珍:去年反送中运动是林郑提出送中条例挑起的,但18日六小时三个版本,是不是林郑和中联办,中共之间有些微妙的不同?

刘慧卿:其实林郑呢,照我理解,一直都不喜欢中联办。但中联办,现在有多少人呀?几千几万人在香港,拿了很多的钱,因为买物业不用付税。这么多人在这里,他如何为自己的存在去创造原因呢。他如何告诉北京,他搞了几千、几万人在这里,花了这么多钱,可是又不能去管特区政府,那班保皇党又不长进?

中联办呢顾名思义,就是联络啰,可是它不联络的,它从来没有联络过我们。叫你联络不是叫你干预,你听一下大家什么意见,然后你写报告给北京,就会写得很完整。它不是这样,完全写成偏执一边。所以有些外国朋友跟我讲,去北京时发现,为什么北京的官员对香港完全不了解?不知他是故意不了解,还是被这些错误的报告误导?北京政府自己也有责任,因为只喜欢听好听话,那些人是知道的,如果讲他不愿意听的,很容易招来杀身之祸,或有不好的事发生。所以中共的整个制度真是非常恐怖。

我相信北京没有完全掌握香港的情况,也可以说北京是不想完全掌握香港的情况。所以出来的对策、政策一团糟。你叫警察到处去抓人,你辱骂、施压法官,各种事,其实全部都是反效果的。我觉得香港人不应该被这样对待,香港人大部分不是要搞独立,不是要买军火去推倒共产党,但香港人有他自己的尊严,也都希望有权去决定自己的将来。中共搞成这样,令大家都觉得,什么都没有,大家玉石俱焚啦。

港人不会怕 中共勿疯狂

梁珍:这次是否会激起香港人的反抗?会不会使香港人再一次出现去年反送中那种抗争浪潮?

刘慧卿:抗争呢,一定有的。今年2月我去英国一些大学演讲,以及到其它地方和人谈话时,我都说一定会抗争下去的。现在因为有疫情,可能大家是安静一些,一旦疫情结束就会抗争。因为埋下了很多不满、愤怒的种子。所以一定会。当然我不会去呼吁市民,不要管它什么疫情,全部上街啦,让他抓吧,和警察拼个你死我活,我很不赞成,而且我从来都不赞成用暴力。

另外,民阵说已经申请今年7月1日的游行,我们当然会参加。但如果到时候警方不发“不反对通知书”,即不批准,就不知道怎么办了。警察会说有先例啊,现在他继续抓人的嘛,不会只抓15个,他会继续抓人。如果7月1日游行,就把你们全部都抓起来,抓你300个、1,000个、两万个。我想问他,有多大的监狱呀,监狱能容下多少人呢?你想将香港带到哪里去呢?

所以你看到很多声明,有些是法律界、英国的法律界、国际上的法律界,他们都很气愤。香港有些法律是过时的,是违反国际人权的标准,警方用这些过时法律去抓人,这样的手段让大家都觉得不对。如果警方这样做,一定是声名狼藉,不要以为大家现在很忙,没有时间理会你。我希望:一、多一些传媒报导,这个很重要;二、多一些政府、政党、非政府组织、专业人士发声。香港现在这个阶段,我不赞成大家涌出来,因为这个疫情。但我相信,香港市民终究会出来的,香港市民是不会被人吓怕的。

梁珍:共产党在香港是不是合法注册的?

刘慧卿:其实是没有注册的。

梁珍:如果这样的话,到底是不是一个合法的组织呢?

刘慧卿:那要问律师了。我就曾经告过它。叫特区政府、叫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出来说说,当初特区政府自己出的文件,白纸黑字,说中联办属于22条的,现在又自己完全否定自己,又说13条,可13条是谈对外事务的,总而言之呢,一塌糊涂!这个真的是很丢脸。尤其是对于香港来讲,我们这么崇尚法治,有规有矩的,现在几个钟头内,可以变来变去。最好就问一下聂德权,有没有搞错,你们是在干什么呢?现在中联办、港澳办到底是属于哪一条?是不是非法组织?

梁珍:如何看香港的民主前景呢?

刘慧卿:我们会尽力去做。我们都做了这么多年了,路遥知马力。我虽然已经不是议员,也不是民主党领导层,现在民主党叫我帮忙做国际事务,就算我不要这个身份,我都会尽力去做很多事。我希望很珍惜、很爱香港的朋友,也尽力去做,不要灰心,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觉得没有心思去做了,他们还没有像对待王全璋那样对待你,还未到那个程度。这么一点事,就没有心思了,有没有搞错呀?我是越战越勇的。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