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白兵:活摘器官 中共做的出来不感意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8日讯】“只要我们每个人都有独立思维,那么统战哪一个人都没有用;因为没有大台,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共产党便无从渗透;当你发觉原来他们(中共)可以在香港这样推人下楼,那么你会觉得(中共)活摘器官这件事,变得一点都不意外……”香港知识型YouTuber白兵,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如是说。

白兵去年6月成立自媒体频道,深入浅出点评香港社会时事,深受欢迎,现今粉丝逾11万。他推出的视频涉及政治、经济、科技甚至心理,有理有据,简明易懂,并且击中中共要害,戳破其宣传谎言。

讲解中共监察“社会信用系统”,观看次数近26.7万;“为何一个普通人会变成恶魔?”评析林郑月娥及港警暴力行为的背后心理,观看次数近41.5万;中共渗透香港五大法宝,观看次数11万次。

反送中运动之后,发觉原来很多事情是被人误导了,原来那些媒体也可以误导你,那么应该自己去搜寻资料,用一个独立思维去想究竟前后有没有矛盾……”受访时,对中国政治、经济、香港局势、国际局势,白兵侃侃而谈。

重新认识世界,原来眼中的香港披了件假衣,“好像一颗苹果,它保持着很漂亮的、很红的外表,一把皮揭开里面全部是腐烂的。”看清现实,也认清中共面目,“大家知道敌人是哪个,不是建制派,也不是香港政府,因为他们全部都是傀儡,你打死了傀儡,会第二个上,而它有无限个傀儡。”

白兵说,中共擅长渗透与统战,香港回归后,中共已渗透到香港每个大小机构与黑社会组织,“它会渗透到这些地方,进去挑起一些事件,然后再去选合适做共产党员的人”。

不过,中共却无法平息这为期近一年的抗争,“共产党这次处理香港问题,处理得这么手足无措、棘手、无所适从,要用这么强力的镇压,都不能令民意递减,问题就是这次运动是‘没有大台’。”

独立思考能认清谎言,令中共束手无策,“我们会自己去看,究竟共产党怎样渗透。”“我们每个人有自己的独立思维,不会盲目去相信权威。”

问起白兵何以拥有今日的辨思能力,“当然是看大纪元了,另外自己有时看看书,看看以前共产党怎样渗透到国民党,它做了些什么,它又怎样渗透到其它机构里。”

而他也开始留意十多年来坚持在街头揭露中共邪恶、讲真相的法轮功。以往路过铜锣湾法轮功长年驻守的真相点,他从未驻足留意,“自己去理解之后,便会知道他(法轮功)背后有没有什么问题。他只是炼气功,十分平常、很普通的事情,纯粹是强身健体。”

过往他难以置信“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究竟有没有这么夸张的事情?有没有这么恐怖?但是当你发觉原来他们(中共)可以在香港这样推人下楼,那么你会觉得(中共)活摘器官这件事,变得一点都不意外。”

深入探究后也才发现,迫害法轮功竟成中共官员升官发财的利益链,“只要有镇压过法轮功的人,基本上他的权力、金钱、地位很大程度与江泽民有关,因为他们利用镇压法轮功来换取权力、地位、金钱等等。”

而该如何面对,考验着人们的良知,“这件事情很坦白地在你面前呈现的时候,你便不得不去相信了,当你不得不去相信的时候,你便需要去调节你自己,究竟应该继续闭上双眼,当一切都没有发生,或是无论如何你都应该去发声。”

“无论‘六四’也好,法轮功的事情也好,或者过去一年发生的(反送中)事情,都不能够忘记,已经过去的事情并不一定是已经过去的,你一定要把它记在心里。”白兵说。

铭记在心,激励人们在争取自由、民主、法治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加大控制 利用香港威胁国际不制裁中共

记者:介绍一下你自己。

白兵:我开YouTube频道,平时说一些关于现在特别是香港或者中国内地,甚至一些国际的新闻,也会评论一些时事与政治。

记者:为什么做YouTuber?

白兵:在(反送中)运动开始之前,和一个朋友想在YouTube上谈一些事,自己也很受另一个YouTuber的影响,想用YouTube频道与大家说一些日常生活中一些比较有趣的问题,一些不是很多人发觉的,但是会在大家身边出现的问题,例如可以剖析一些骗案,说一些电影的内容,说一说这些小知识。

记者:你说的范围都比较广,香港年青人对哪些事情有兴趣?

白兵:如果娱乐方面的电影,我想对这些流行文化都有兴趣的,而流行文化除了可以观赏外,可能每一部电影或者都会有一些很隐藏的信息想告诉大家。

记者:两会之前有很多风波,香港突然间高官发生大地震,《基本法》22条再起争议,包括骆惠宁等出来说了很多话,最近出了一些警官的丑闻,这一连串事件有什么意义在其中呢?

白兵:两会开会,年初说的“六保”变成“六稳”,它的方针有一些改变,但是它公布出来的,应该又不是它最到肉(要害)想要讨论的东西,我就不会一一去拆解它为何改变了,最终它(中共)都是谈台湾、香港问题,这是对他们最大的影响的。因为它(中共)在内地处理疫情等等,它(中共)都不管国内人的生死,最主要都是看牢自己的政权与钱,所以到最后他们要去讨论的,都是香港与台湾的问题。

最近两办发声公然违反22条,又突然间发声说光顾“黄店”是“政治揽炒”,都不明白他们想要做什么,因为他们违反了《基本法》第五条。我们是一个资本主义的运行的模式,我喜欢去哪一家餐厅吃就是资本主义,我去哪一家都可以,我喜欢去“蓝店”也可以,我喜欢去“黄店”也可以,不可以因为我喜欢去某一家餐厅吃饭,就是政治揽炒,或者去干预我,或者直接去说我这是不对的,其实这违反了《基本法》第五条。中共特别是在武汉肺炎以后,完全不理会《基本法》,它真的是想用揽炒(同归于尽)或反桌(撕烂脸面)的方式去进行。

记者:黄店的概念已经很久了,最近又开始打压黄店,梁振英在Facebook也说些事,这是一个什么讯息呢?

白兵:梁振英他真是很小气的。我们在一些很小的枝节里,可以看到中共管控香港更加严紧,因为它发觉自己未能控制好香港。它换下中联办、港澳办主任,而两个都是亲习派人士,现在习近平很直接地控制香港,控制的力度大是预计中的。另外它(中共)被国际围攻,知道它是没有后路的,如果万一真是要开战也好,它要去顶着。国内的一些生产订单也下降,它要用香港去顶着它金融的需要,所以加大控制香港,最少拿到钱,但是会造成杀鸡取卵的效果。

香港这个位置对于中国也好,对于国际也好都是很重要的,所以它用香港来威胁外国,就是说你也想在我这里赚钱,你也要经过香港来与我做生意的,如果这样不如中共就与你揽炒,这就变相控制威胁,搞乱香港去威胁国际不要制裁中共。

警方玩心理战 自编自演掷汽油弹

记者:香港警察最近爆出很多丑闻,怎样看这一个时段这么多事爆出来呢?

白兵:香港警察的问题不一定与中国内地派系争斗(直接相关),特别是那些外国警官,因为香港只有他取这个名字,陶辉就他独有英文名字(译音),在香港他中文名字是独一无二,尤其是记者要去查哪一间屋是谁居住的,比较容易查到的。

另外警队内部也有很多问题,特别是前段时间有个警官自编、自导、自演一个掷汽油弹的事情,为什么丧心病狂到这一个地步?他是为了升职?第二个问题警队为什么会有这些事宣扬出来呢?令到大家都觉得很多都是自编自导自演。他们背后在玩一个心理游戏,令你觉得其实掷汽油弹全部都不是勇武掷的,是我自己掷的,让香港人感觉暴力仍然不能够接受,他玩一个比较深度的心理游戏。

警员经过这半年9个月,很多客观的情况令他们觉得他们是老大,他们变相以为可以完全没有制约地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

孙力军等江派势力 靠镇压法轮功换权力金钱

记者:但最近公安部都换了两个官员,香港警队与中共公安部政法委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白兵:是很直属的关系。当初邓炳强上任时,去见刚刚踢孙力军下台的那个人,(中共公安部长)赵克志,所以整个权力是直下的,由公安部部长直下,香港就是警务处处长。过去9个月一些镇压的行动,全都是在深圳指挥的,是显而易见的,所以现在基本上香港的警队是由中国(中共)直接控制了。

前段时间的(香港)高官大地震,反而与中共内部斗争的关系大一些。我有一条片子观众可能看过了,就是本来在4月头1、2日可能已经抓了孙力军,但19日才公布,一公布用词是强硬,说他长期违反党纪,20日(香港)高官就大地震了,没理由那时间这么巧的。大家都认为刘江华很差,或者创科局长都是很傻的,能力是不行的,要换不是现在换,不会这么巧19日抓孙力军,20日就换人,还有已经有人选上去了,这不是短时间可以做的事,所有都是计划好的,一定是有关系的。

记者:孙力军是靠镇压维权人士、法轮功而起家的,美国人权机构追查国际已将他的名字列在里面,他的派系与习近平的派系之间是否不同?

白兵:简单地看,只要有镇压过法轮功的人,基本上他的权力、金钱、地位很大程度与江泽民有关,因为他们利用镇压法轮功来换取权力、地位、金钱等等,所以他们自然与江泽民或江派势力就形成了一个他们自己的势力,造成当年中国疯狂贪污,到习近平上台反腐将那些人打下台,所以只要有镇压过法轮功,习近平某程度上都会找上门,找你算账,知道你是江泽民那边的势力,都会抓你下来。

记者:香港有什么是与镇压法轮功派系有关?

白兵:内地容易看些,香港隐藏得好些,或者连他自己是否是共产党员,他都不会说,所以比较难看出。

中共统战渗透能力强 发财需同流合污

记者:梁振英7月上任,6月10日香港有了“青年关爱协会”,与梁振英有密切相关。怎么看梁振英?香港是否真的有地下党员?与中共的关系?

白兵:地下党员在香港肯定很多,因为太容易过来了,每天都有150个新移民过来,当中掺有党员是很正常的,所谓主权移交了这么多年,其实它渗透到每个大小的机构里。所以刚刚讲的黑社会,其实这个共产党是很强,它们最强的手段就是渗透、统战。你想靠中共揾食(讨生计),你是不是去帮它(中共)做工作,就给机会在大陆揾食。所以它很容易统战到很多不同的,无论是媒体、社团组织、黑社会,譬如台湾都渗透了很多黑社会,渗透到他们庙的系统,一些平民百姓的场所。其实香港都是的,很多可能他本身是教跳舞的,可能教烹饪的,但它会渗透到这些地方,进去挑起一些的事件,然后再去选卒(人),选哪些人合适做共产党员。所以香港一定是很多的。

记者:为什么香港年轻人对这些有分辨能力?从哪里认知的?

白兵:香港,当然是看大纪元了,另外自己有时看看书,看看以前共产党怎样,渗透到国民党,它做了些什么,它又怎样渗透到其它机构那里。譬如现在世卫,原来整个世卫是中国卫生部;譬如它怎样去利用Zoom这个软件,开头是掩人耳目,没有人知道它是中国的机构,然后事件发生了,这个App程式,很明显后面有很大的漏洞,发觉它背后原来很多是中国共产党;譬如“华为”直接用技术入侵,有些是用资本入侵,譬如买些很便宜的手机,那些其实都有后门的,基本上掌握了你地方上的资源,基本上人们想什么、做什么,它用很多不同的方面去入侵其它国家。

香港主权移交20年 外表光鲜内里腐烂

记者:“反送中”运动,特别是香港的年轻人,对于共产党的本质,有些什么了解呢?

白兵:香港很神奇,过去二十多年主权移交了之后,好像一颗苹果,它保持着外表很漂亮的、很红的,但是,但你估计不到在这次“反送中”中,一把皮揭开里面全部是腐烂的。这我想是很多年轻人也好,很多成年人都是估计不到原来烂到这个地步,估计不到腐烂到这么黑,香港不是很廉洁的吗?原来完全不是,原来完全腐败到不得了。

反送中揭港傀儡政权 真正敌人是中共

记者:中共不想你去了解它的本质、共产党是怎样起家,为什么看这一类的书,或者包括“大纪元”,现在它的重要性怎么体现出来?

白兵:尤其是“反送中”之后,大家知道敌人是哪个的,其实不是建制派,也不是香港政府,因为他们全部都是傀儡,你打死了傀儡,会第二个上,而它有无限个傀儡。我想最主要就是,从根源做起,共产党这次处理香港问题,处理得这么手足无措,这么棘手,这么无所适从,要用这么强力的镇压,都完全不能够令任何的民意有递减,问题就是这次运动是“没有大台”。香港人有个智力门槛,又足够聪明,我们会自己去看,究竟共产党怎样渗透,究竟共产党有些什么,那么恐怖,它的强项是什么,我们就会知道,原来它最害怕就是“没有大台”。

这个概念跟大家说明了,只要我们每个人有自己的独立思维,我们没有大台,不会盲目去相信权威,不会去相信TVB,即使可能是泛民、《苹果》也不相信,因为我们要有独立思维。如果难听一点来说,泛民也可以被统战的,《苹果日报》都可以被统战,有些东西是不可能避免的,你不可能很天真地去想他一定不可能被统战,不会的,但是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独立思维,那么统战哪一个人都没有用。因为没有大台,每一个人都是独立个体的话,共产党便无从渗透,这个是十分重要的。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些政治启蒙?

白兵:所谓的启蒙应该是在2014年时,雨伞革命,当时看多了很多本土的论述,比如黄毓民先生、陈云先生等等,他们是本土比较大的声音,看一些他们写的东西,他们的论述。他们的立场很明显是反共的,当时我在想,香港真的明确反共的,除了法轮功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其它的,不会太觉得有人出来骂共产党的。但唯独是本土势力就会比较多,我会觉得他们是比较进步,也比较适合我自己的立场,他们明白问题的根本根源是在哪里。

记者:最早的是法轮功学员说天灭中共,在反送中运动之后,天灭中共已经到处都是,这反映了什么现象?即是相信神,相信会有报应。

白兵:就是会有报应,天灭中共。因为它(中共)真的很大,它的渗透力真的十分之强,你可以看得到它连世卫都可以操纵得了,很多世界银行也被它渗透了,很多外国组织也被它渗透了。这会觉得如果要以个人的能力,很难可以击倒这个政权的。如果以国家来说,可能只剩下美国可以击败共产党,我想亦都是一个不错的方向。

独立思维很重要 应该自己去了解法轮功

记者:香港最先反共的是法轮功,但是很多人对法轮功边缘化,或是不去了解甚至或许误解,为什么你会慢慢想去了解法轮功?

白兵:我在想大家对法轮功其实有一个偏见,或者戴了一个有色眼镜去看待他,就是因为共产党的文宣十分厉害,它可能经过无线,它(中共)经过很多不同的媒体,说他(法轮功)好像十分之奇怪。(法轮功)其实都只是炼一些气功、也不过是一个十分平常、很普通的事情,纯粹也只是强身健体。你应该自己去理解,绝不应该是其他人跟你灌输什么。你自己去理解之后,你便会知道他(法轮功)背后有没有什么问题。其实香港人那么聪明,如果那件事背后是有什么奇怪的话,他们不可能看不出来的,重要的是你究竟有没有去理解。

今次反送中运动之后,发觉之前原来我有很多事情是被人给误导了,到了今时今日便会发觉,原来那些媒体也可以误导你,那么应该自己去搜寻资料,用一个独立思维去想究竟前后有没有矛盾。因为就算你看回之前当时的新闻,其实事件可以在两日之内完全改变方向,那么你便可以知道独立思维其实是十分重要的。

记者:那觉得法轮功在香港社会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白兵:他们在铜锣湾上有banner,我经常在铜锣湾逛街,其实我都没有怎么去理会他,最近便会多了去认识他,尤其是当知道他们受迫害原来都是江派的问题之后,又知道他们的立场,知道他们遭受了一些什么样的酷刑。之前常常听到活摘器官都会想究竟有没有这么夸张的事情,有没有这么恐怖,但是当你发觉原来他们(中共)可以在香港这样推人下楼之后,那么你会觉得(中共)活摘器官这件事变得一点都不意外。那么之后原本一些你本来不想去面对的事情其实很坦白地在你面前呈现的时候,你便不得不去相信了,当你不得不去相信的时候,你便需要去调节你自己究竟应该是续闭上双眼,当一切都没有发生,或是无论如何你都应该去发声。

记者:他们这么多年来一直被人污蔑都可以坚持下去,你觉得他们的信仰“真、善、忍”,对这个社会的启示作用?

白兵:我觉得其实有两个启示,就是已经过去的事情并不一定是已经过去的,你一定要把他记在心里,无论“六四”也好,法轮功的事情也好,或者过去一年发生的事情,都不能够去忘记。不是那些事情已经过期了,我们要找一些新的鲜血继续推进我们,不是的,其实过去的燃料已经十分足够,要去等待一个时机,我们要走出来。另一个启示就是,有一些思维应该更需要脱跳一些,就是要坚持反抗。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