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语人生】诚念法轮大法好 躲过大劫(上)

一个音乐人的故事:了悟人生真谛 发现生命之美──新唐人【细语人生】节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双肺75%化脓坏死,呼吸已经极度的困难,他已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医学已经没有回天之力,人生的路似乎走到了尽头,生死存亡间,他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Joseph绝处逢生,躲过了这一大劫。让我们听听他的人生经历。

主持人宇欣:“观众朋友,大家好!《细语人生》法轮大法神奇系列节目,又和您见面了。我们今天节目中,为您请到了一位非常优秀的年轻人,他在中国国内也有很多音乐方面的历练。目前,他毕业于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的电影配乐专业。”

Joseph:“观众朋友,大家好!主持人好!我叫Joseph,毕业于美国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电影配乐专业。”

主持人宇欣:“哇,好棒哦!非常有名的这样一个艺术音乐学院。那您的这个艺术天分源自于什么地方?”

Joseph:“这要追溯到我三岁的时候,当时我学的是电子琴,到了初中,电子琴要考级,考完之后,就没什么可学的了。初中之后,还是很喜欢音乐,就开始自己作曲,抱着个吉他自弹自唱,然后就组个小乐队,到处跑。到大学,还是学音乐,当时学的是音乐教育专业,研究生也是音乐教育专业。出来之后,就做了音乐老师。”

主持人宇欣:“那什么时候考入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呢?”

Joseph:“就是2016年,当时我和我太太在网上看到,伯克利音乐学院在招生,当时我是二十七岁。据说伯克利音乐学院它的招生呢,像谜一样的标准,很多明星去考都考不上,它录取率低于30%,老师是看你的条件,但是有一些很好的苗子,他虽然可能刚开始没有那么好,但是他有很大的潜力,那学校就会招他。所以那些老师很会看人。”

“我就准备了一下,然后就去考试。当时考了之后才过几周时间,就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了,考试的结果很优秀。”

主持人宇欣:“那我们也挺好奇的:像这样世界数一数二的名校招生,它都需要考什么样的项目?比如说你是考作曲吗?是不是?”

Joseph:“对,考作曲。第一轮面试,需要弹一首自创曲,然后弹一首别人的曲子,就是名家的曲子,然后再和老师一起现场进行合奏。在递简历的过程当中,必须要有一首自己的原创作品,因为毕竟是作曲系嘛。”

主持人宇欣:“那你的原创作品是什么?”

Joseph:“我的原创作品的名字叫‘在师父的引领下’。”

“它是一首交响乐作品,这是我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后,得到的一个灵感。当时我的智慧得到开发,之前我不会做交响乐,也不会做任何这种西方的这种东西,就只会做一些比如民乐呀,还有一些流行音乐。”

“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然后整个智慧得到开发了之后,我就突然有可以做交响乐的能力和灵感,讲起来是比较神奇的。”

主持人宇欣:“是怎么样的一首作品,使你考入了这样的一个世界知名的学校,对你来说是蛮轻松的,是不是?”

Joseph:“对,当时只花了两天就作完了一个交响乐,从作曲、写曲、写谱子,然后到最后混音。”

“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开智开慧,所以那灵感就源源不断。而且我作这首曲子的时候,就是完完整整地能够直接听到整首曲子,就是那个灵感直接就往脑袋里面灌,我只是把它记下来。然后就这样胸有成竹地就去报考。”

Joseph,毕业于美国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电影配乐专业。(新唐人电视台)

主持人宇欣:“这个曲子奏出之后,报考的老师都非常的满意,是不是?”

Joseph:“我来美国入学之后,我拿这首曲子去给很多教授去听。他们听了之后,很多人就流眼泪了,他说这个曲子是天上来的,肯定不是地上的东西,肯定是天上来的。然后他说,这个你一定要多作,一首太少了。”

就这样,带着这首来自天上的乐曲《在师父的引领下》,Joseph从中国的一个小的城镇,来到了世界著名的伯克利音乐学院。

那为什么从没学过交响乐的他,会创作出让顶级音乐学院教授们落泪的神曲?交响乐《在师父的引领下》,又记录了他怎样的人生经历呢?

主持人宇欣:“现在有很多的年轻人,修炼法轮大法,这可能是一个趋势了,在我的采访过程中也发现是这样。那你是什么原因开始炼法轮功的呢?你一直是爱好音乐,是怎么样的一个机缘和机会接触到大法?”

Joseph:“国内的音乐学院,大家都知道,国内的艺术氛围和风气都是非常腐化的,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真正的艺术却登不了大雅之堂,那一些邪门歪道的,一些有伤大雅的这些东西,却能够非常卖座。很多人,很多明星啊,其实他们不是真正会唱歌的,他们却很受追捧,很受欢迎。”

Joseph毕业于美国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电影配乐专业。(新唐人电视台)

“音乐学院里有很多不好的风气,比如说抽烟、喝酒。当时我也染上这不好的习惯,就是经常吸烟,跟同学去喝酒,每天喝很多酒。”

“那时候我在音乐学院,每天得吸两包烟,觉得吸烟能够让自己静下心来,有灵感之类的,其实那是自欺欺人嘛。抽烟抽得那个劲很狠了,所以嘴唇都是紫黑色的。”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记得是08年年末的时候,然后我就得了一种病,叫做大叶性肺炎。是很急性的,它一发病起来,会持续地高烧不退,然后那个肺会化脓坏死。当时我就得了这种病。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以为就是咳嗽,在宿舍里咳嗽,持续一个星期,连续发烧39℃到40℃。”

“我也上不了课了,我的同学觉得这好像不太妙,就打电话给我父母,然后他们就把我送到医院了,送到医院,医生说:你怎么那么晚才来,一周了之后才来,太晚了。当时拍片子一检查,我的肺部75%就化脓坏死了。”

“到后面越来越恶化,这种病呢,它是没有特效药,它只能靠打葡萄糖啊这种……只是把这个生命维持着,让自己的免疫系统、自己的免疫力把它慢慢地排掉。所以它的死亡率能够达到超过60%,到现在还没有什么特效药,这种大叶性肺炎。”

主持人宇欣:“后来你怎么样呢?怎么恢复的?”

Joseph:“后来呢,就是当我很难受的时候,连呼吸一点气的时候,就已经剧疼了、剧痛了,就已经呼吸不下来了。我想我二十多岁,我还没活够呢。人生不会就这么戏剧性地结束了吧?当时心里就挺不是滋味的。”

这时,对Joseph的病情,医学已经没有回天之力,剩下的只有靠他自身的防御功能——免疫力,来抵抗和排除入侵的细菌和病毒了。

可是当时的他,呼吸已经极度的困难,呼吸一下肺部就剧痛不已,他已没有任何的抵抗力,那等待他的又是什么呢?@(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