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简浩名:直选特首 香港才能再出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5日讯】香港警察的暴行在去年反送中运动期间暴露无遗,举世震惊,4月30日有人发起白宫联署吁美国将港警认定为恐怖组织,至今半个月已近10万签署达标。疫情稍事缓和,港警暴力画面重现,5月7日香港一名南亚裔男子在尖沙咀清真寺附近遭巡警追截后制服在地,送医次日死亡。港警声称使用“适当武力”拘捕,但港媒引述目击者和医护人员指证警察当时以膝压该男子颈部长达5分钟,在警车上已不省人事。

巴基斯坦裔香港商人、特首选委简浩名(Philip Khan)近日接受《珍言真语》节目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无论被捕人士是什么族裔、是否犯案,警方进行拘捕时都不应该使用过度的武力,“我们看见警察对付一些香港的年轻人,很喜欢用膝头去压他们的颈,其实这个很多专家都说是很危险的,这次的例子是最好的说明。”“如果真的是因为警方用过分武力压着致使他呼吸不了,这个就是一个谋杀。”

简浩名去年10月20日也在尖沙咀清真寺前,无故横遭警方以水炮车发射蓝色水剂攻击,投诉至今超过六个月了,政府和警方都无法给他一个调查结果。“我的感觉就是他们在用拖字诀,令市民觉得可能投诉也没有用。而他们也是自己人查自己人,每一次去投诉科的时候,他们都会用他们内部的一些字眼引导你同意他的说法,很多普通市民很容易跟着他们想要的口供去写,这个是不公平的。我感觉警方的策略都很鄙劣。”

近期香港警官僭建丑闻频传,甚至藏毒贩毒被捕,简浩名认为现在的香港警察和大陆的警察已无二致,“其实已经接轨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陶辉他可以知法犯法,连邓炳强,去一些酒会那里,基本上香港警队的形象已经是没有了,这件事令我觉得香港真是蒙羞的。”

家族安身香港逾百年,简浩名痛心近十几二十年来香港局势的变化:“我的政治觉醒是和香港人大家一起面对的。这几年我们看到所发生的事情,自从梁振英上任后,我们看到香港的变化;林郑上任后,我们又看到了变化,看到警队的(变化)。”“法律和秩序都不存在了。很多时候,法官都可以用个人的意见去批判疑犯,我觉得这已经不是一个法治的社会了,而是一个人治的社会。”

对于中联办指控黄色经济圈是“政治揽炒”,经商多年的简浩名认为“中联办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经济从来是不分黄色或者蓝色的。如果有人想去支持一个经济圈,黄色也好蓝色也好,这有什么问题呢?都是香港市民去消费了,为什么(政府)要对我们(市民)最基本的消费权利都要限制呢?你这不是比希特勒还坏吗?!”

近期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梁振英牵头组成“香港再出发大联盟”,身为特首选委,简浩名意有所指地说:“如果梁振英和董建华邀请我,我也想去了解一下,到底他们想如何‘香港再出发’?我们所有的香港人都想再出发,但是他们好像只是围内的一帮人做一场秀,这场秀到底是干什么的,是为了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呢?”

这样的政治氛围下,简浩名看香港的前景是“一片灰暗,和现在大家在疫情中的心情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这个暴政什么时候完蛋。”“我相信只有这个集团下台,香港才有机会一人一票选我们自己的特首,让香港回复正常,然后香港才可以再出发!”

所谓“适当暴力”过火 港警膝盖压颈很危险

记者:最近听到有一则新闻,说有警察在尖沙咀调查一宗涉及南亚裔的案件时发生冲突,一个南亚裔的港人送去医院之后不治而死,请问你看到这些新闻后有何感受?

简浩名:无论他是什么角色,我们首先要看待是个人,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会感到很不舒服,而且这件事是发生在香港。一直以来,我都希望警方守法去执法,不要再用过度的武力去执法,这个案件没有经过死因庭裁判之前,我们都不应该有评语,但最基本我们看到那个资料知道,那位(已逝)人士不管他有没有犯案,警方拘捕他是否要使用这么大的武力呢?他们说是适当武力,我觉得他们现在是过分了,不是同一个场合我们看见他们对付一些香港的年轻人,很喜欢用膝头去压他们的颈,其实这个很多专家都说是很危险的,这次的例子最好说明,大家看得很清楚。当然死因研究庭没决定究竟是因为什么导致他死亡,但是如果真的是因为警方用过分武力压着他令到他呼吸不了,这个就是一个谋杀。

记者:我们看到母亲节当天香港在旺角有市民上街,警方拘捕了很多人,包括香港立法会议员被拘捕,邝俊宇还在医院,他们也是用膝头压着颈。

简浩名:所以警方的指引是否适当呢?他们所说的适当武力?我觉得很多时候他们想侮辱人,他们的目的就是我有这样的权力,这把尚方宝剑在他手上,他有一支枪,他还有手铐,但他是否要放做到那么尽(肆无忌惮),要用到最大的武力去制服一个人呢?压着他或要他跪下,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场面,这个我觉得会影响香港的国际城市的形象,或影响全世界对香港的观感,到底为什么今天的香港警察“回归”去哪里了?那种观感很恐怖。

所以现在的警方特别是邓炳强需要做的事,就是怎样重新订立那个指引,使市民对警队有信心,他经常说“勇毅、忠诚”,但他漏了一样东西,就是他要服务市民,这个他好像没做到。

先问立场决定是否立案 找理由拒绝处理案件

记者:上次我们采访你,你曾说过投诉警察的一些遭遇,这个事现在怎么样了?

简浩名:(去年10月20日)水炮车事件到此时此刻已经录完口供了,我都觉得奇怪,他们说四个月内会有回复,案件发生后,他们应该有个调查的,但很奇怪,现在都超过六个月了,但警方好像都没有去处理这个事,我觉得他们是有意拖延。另外有几个投诉是去年7月份的投诉,差不多10个月了,但警方到今天都没有去处理。

我的感觉就是他们在用拖字诀,令市民觉得可能投诉也没有用。而他们也是自己人查自己人,每一次去投诉科的时候,他们都会用他们内部的一些字眼引导你同意他的说法,很多普通市民很容易跟着他们想要的口供去写,这个是不公平的。所以我经常觉得香港这个所谓投诉科应该有一个独立委员会,应该是与警方是分开的部门,令香港市民有个信心。我感觉警方的策略都很鄙劣。

记者:早前铿锵集做了一集访问,林郑说你们对警方不满,所以就去投诉警察科。你们去投诉遇到什么对待,投诉究竟有没有用呢?

简浩名:投诉基本上未必一定有用,但是如果你不去投诉,你就放弃了最基本上的权利。你刚才提到林郑,我也有写信给林郑,要求她其中一件案件,为什么她拖了很久都不去调查?我见到林郑的秘书亲自将案件转去给警方处理,也都说他们会有人去处理。但是警方很奇怪,他们都是置之不理?也都根本不去调查案件。我有时也不明白,我们香港市民期望警方去调查案件,是以法去执法,但是他们好多时候不去做,我们去报案,他们第一时间会问,你们的立场是什么?究竟你是蓝丝还是黄丝,其实,我就算今天是穿了件蓝色的衫,或者黑色的T-shirt,或者一件黄色的颈巾,同这件案件应该毫无关系的,但是他们这些既定立场,令到他们给不给你报案,这样是剥夺了我们普通小市民的权益的。

但是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不肯去调查,甚至不断的打电话给你,叫你过来销案啦。我就去警务处投诉了,为什么警方常常叫人去销案,而不去查案,究竟警方的能力是否差到这么差呢?

但是我们看到他们对待这些年轻人,他们可能在条街上,或者在商场,站在这里,就可以对年轻人大声呼呼喝喝,甚至拘捕他们,这样究竟真正所谓犯案的人他们不去处理,非法或者过期居留人士,或者香港有很多假难民,警方过去一年里有没有处理这些问题呢?有没有去查身份证呢?

按照我现在所了解的是,入境处有他们的做法,警方的系统也有他们自己的做法,我已经去申诉专员公署投诉了,但入境处系统没有同警方联系的,所以变成警方也不会知道究竟该位人士是否过期居留,或者是怎样的情况,而警方亦都不去查。入境处有一个漏洞,不去做事,警方也不去做事,这样这班过期居留的人就会变成香港另外一个罪恶的隐藏,或者被一些不知什么样的人利用。其实这件事情警方是责无旁贷的。

记者:在大陆,我曾经做过一宗失踪儿童的调查稿,发现其实有好多失踪儿童的报案,警察都不会立案,因为他们觉得要花钱花力去调查这些案件而破不到案,他们要破案率,还要赚钱,所以不和你立案。还有,如果你去维权,他会打压你。那你觉得现时香港的警察和大陆的警察之间的距离是怎样?

简浩名:其实已经接轨了,因为你见到,如果他对年青人可能说几句口号就去拘捕,就说他们是非法集结,或者会用什么任何理由就拘捕他们,甚至用一些武力的方法去对付,甚至乎要他们去坐监,告重罪,但有些真正犯法的人呢,他们就不去理会。甚至你去报案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是不想你报案的,就算你报案了之后,接着他们要叫你尽快去销案啦。这么奇怪,我都想问一问邓炳强,究竟你现在想搞到香港变成一个什么社会?

记者:最近我们见到警方不断有丑闻爆出来,包括警队高层陶辉啊,他霸占官地啊,是怀疑啦,霸占官地,或者是邓炳强自己都租僭建屋,加上最近一些警察涉及冰毒啊,很多的案件爆出,你觉得这些对警队有什么影响?

简浩名:其实对警队的形象已经是好大的影响,甚至是大家都不相信警队的了。但是他们如果是这样包庇自己人,或者知法犯法,我觉得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其实警方里面“害群之马”很多,甚至他们会不会是一个集团式的去做这些事,他们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陶辉他可以知法犯法,连邓炳强,去一些酒会那里,基本上香港警队的形象已经是没有了,这件事令我觉得香港真是蒙羞的。

林郑逼港人放弃香港 财产子女已转移外地

记者:你在香港,家族已经有百多年,都以香港为家,现在对于香港一国两制,从97年到现在主权移交23年了,你觉得现在的香港一国两制还剩下多少呢?

简浩名:其实一国两制已经剩余没有多少了,甚至还存不存在一国两制我都有点怀疑。因为你见到中联办可以,对立法会它可以干预,23条它也说是明年要立法,很多事情根本上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香港,那这样还可不可以令那些商家或者有钱的人还想逗留在香港呢?这么多年来我没有想过要离开香港,但是我想如果香港的警队是这样,香港一国两制不存在,我们还是否可以继续呢?很多商家现在已经对大陆已经有个避忌,其实他们都可能会找其他商机。

记者:你们自己在香港都有和大陆做生意,那你周围的商家包括你自己,要怎样去选择?

简浩名:只是见一步走一步,因为已经是扎根在这里这么久了,没有人希望走的。但是如果香港环境变得更差,那为什么还要留在香港呢?很多人儿女全部送去了外国。其实我周围的人都在做这件事。还有,资金是不断会流向另外的地方。

记者:为什么资金会流走呢?

简浩名:其实是个信心问题。一个是对共产党没信心,中国的人权不改善,香港还要倒退,我觉得香港真是极度可悲。现在的财政预算案,财爷都说了,可能是赤字。我们这么多年积下来的成绩,可能会一次过就用完了。

记者:很多朋友将资金移到其他国家,他们是怎么部署呢?主要是去什么地方呢?

简浩名:马来西亚啦、台湾啦,这些是很热门的地方,那远点的,加拿大啊、美国啊,甚至是欧洲、英国,很多人都想去这些地方。所以说香港人没有选择吗?有的。只是大家都还有那个情意结,我们真的想放弃香港吗?如果放弃香港,也是林郑逼着香港人放弃香港。

记者:你身边的朋友是非华裔,还是华裔的想离开呢?

简浩名:其实华裔的和非华裔的(朋友)都告诉我,他们都想离开香港。这是事实。

记者:你自己对香港的感情是怎么样的呢?

简浩名: 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97后我都没有想离开,甚至于有机会能够走,我都没有离开。因为我觉得这里是我熟悉的地方,而且当年我真的相信香港会有50年不变,真的一国两制。而且我期望(香港人也一样)中国会进步,会向前走。但是我们没有想到中国只是想在经济某个方面向前走,香港反而是倒退的,特别是香港的人权法制都不存在的时候,我们还可以相信香港吗?

记者:那么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政治觉醒呢?你自己本身是一个商人。

简浩名:我的政治觉醒是和香港人大家一起面对的。这几年我们看到所发生的事情,自从梁振英上任后,我们看到香港的变化;林郑上任后,我们又看到了变化,看到警队的(变化)。以前我们还相信警队,以警队为荣,但是到了今天我们已经不再相信警队了。这已经是大家都看到的问题了,法律和秩序都不存在了。很多时候,法官都可以用个人的意见去批判疑犯,我觉得这已经不是一个法治的社会了,而是一个人治的社会。

记者:你也一直在想参加特首的选举,当你看到梁振英、董建华这两个前任的特首的“香港再出发大联盟”你认为他们的这个大联盟有什么样的性质呢?他们有邀请你去参加吗?

简浩名:如果梁振英和董建华邀请我,我也想去了解一下,到底他们想如何“香港再出发”?我们所有的香港人都想再出发,但是他们好像只是围内的一帮人做一场秀,这场秀到底是干什么的,是为了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呢?我有很大的怀疑,可能是就快来到的选举吧,他们想影响这个选举。林郑现在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偏帮大的财团或者某种界别的人士。不管是这一次的口罩事件还是政府派钱的事件,基本上钱是去不到基层市民和员工那的。她用了这么多香港纳税人的钱,她的目的何在?如果他们这一次是(为了)林郑“再出发”,那么我希望他们要要收手。如果林郑继续存在,香港就会永无宁日。

记者:那么你个人是如何看香港的前景?

简浩名:一片灰暗,和现在大家在疫情中的心情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这个暴政什么时候完蛋,这个无能的林郑政府什么时候下台。我相信只有林郑下台,这个集团下台,香港才有机会一人一票选我们自己的特首,让香港回复正常,然后香港才可以再出发,否则我相信会非常的难。但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警队有一个邓炳强在担任一哥的职位,香港还能有好运气吗?

记者:我们期望大陆政府放松香港,你觉得这个前景怎么样?香港市民已经喊出天灭中共,他们是不会再相信共产党的。

简浩名:我们都要明白一件事情,就是香港是一国两制。香港要的不是独立,他们的要求只是要高度自治,是一国两制下基本法赋予我们真正的权利,给我们的自由。

政府限制公民基本消费权利 坏过希特勒

记者:说回揽炒,你都看到了最近香港市民都在支持香港黄色经济圈,但是中联办就说这是政治绑架经济,是揽炒。你认为为什么香港特首啊,一些左派啊,中共啊,都这么惧怕黄色经济圈呢?

简浩名:其实我觉得他们是在自打嘴巴,因为经济从来是不分黄色或者蓝色的。但是如果有人想去支持一个经济圈,我们标签它为黄色也好蓝色也好,这有什么问题呢?都是香港市民去消费了,为什么(政府)要对我们(市民)最基本的消费权利都要限制呢?你这不是比希特勒还坏吗?这才是问题的所在,是中联办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有(市民)去支持经济圈,不管他是黄色或者蓝色,由他们自己决定去支持啊。经济好了,香港不就好了吗?香港好了,大陆不就好了吗?大陆人来到香港,他们也可以去支持黄色经济圈,有什么问题呢?他们可以去了解一下到底什么是黄色经济圈。其实我欢迎中联办亲身到这些黄店去了解一下,到底他们做了什么事情被认为是违法?不可以依靠以前的大机构去主导整个经济社会。

记者:你们少数族裔有没有一些是黄色经济圈的成员?

简浩名:其实我现在是不太清楚谁是黄色谁是蓝色?我只是觉得有部分香港人是真的黄;有的是假的蓝;也有一些心是蓝,表面看上去是黄的。如果大家都是凭良心做去做事,在这次疫情中大家都看到了,很多蓝色的(心是蓝的),这个时候的态度都改变了,对警方的态度都改变了。如果中联办是不想分化香港的,就不要再去讲什么黄色或者蓝色的,只有香港阵营。香港经济好了,香港就会好的。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