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党已亡在了政法委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三十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习近平先生,党国“维稳”经费时常高于国防开支,这在昏天暗地、怨声载道的大江南北,一向都是有目共睹,人所共知。

被周永康之流深度荼毒过的这条线,长期为部门利益而疯狂,在享有最高级别的经济润滑后,又都干了些什么呢?

在穷尽一切手段斫丧社会元气,在不断制造问题,在将各色人群汹汹推向党政对立面,在把党政活埋了再活埋……

周永康在位时,这个党在相当程度上,就已亡在了政法委!花开花落久矣,这条线裸奔依旧,党为其所累,也无起死回生之势。

这条线惯常以党政自居,惯常“代表国家”,惯常朋比为奸、反向作为……公检法司在政法委的操弄下,年深岁久,都干了些什么呀?!

去看看那年复一年的一地鸡毛,去听听那来自“强国”的悲声四起,试问又有多少非人间惨像,不是在由这条线一手制造?

孟建柱说除涉及外交、国防等特殊领域外,政法委将不会介入个案。张思之律师当时就直言,能涉及的案子,政法委都会涉及,无一例外。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就是佛山的政法系统与我家乡的政法系统,在进行多次勾兑后,以强权压迫的方式,而“协商解决”的。

本是受害者的我,反倒成了前中央政法委的监控对象,成了“特控”人员……种种的凌辱和折磨,也多源自政法系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政法委瞎指挥下的警界,乐此不疲于斫丧社会元气、扼杀社会预警。被警渣狠辣“修理”过的学者、教授、记者、作家、律师、艺术家、网民等等,不知凡几。国家这艘大船,在无预警下航行,又怎能确保不触礁?

“捞过界”是这条线的常态,并已衍生了诸多万劫不复。没有这条线的又一次“捞过界”,没有警渣对李文亮等“吹哨人”的噤声和打压,零成本的社会预警,就能让更多的人免于死难,而不会就此永别了安好与晴天。

血的殷鉴就在眼前,不思悔改的这条线,仍在一条道走到黑,仍在勤于践踏法治和人权。更有甚者,在将有意不让人吃饭的把戏,从去年的11月,就一路公然玩到了这一分、这一秒……

党给了“维稳”体系最好的经济润滑,打着饱嗝的的这条线,反而勤于制造问题,令党难堪,处在责任链末端的党,无地自容,情何以堪?

党已亡在了政法委,这并非言过其实,只看你怎么去认识其危害而已。公检法司要是挣脱不了政法委的瞎指挥,若无司法独立,那么被挖坑活埋的这个党,随后势将亡得更彻底。

习近平先生,请看看你治下的种种惨像,再看看被周永康之流深度荼毒过的这条线,即便是在这样的多事之秋,也还是怎样的一种作派。

习近平先生,你也不妨扪心自问:而今的习党,相对于毛党、邓党、江党、胡党等等,是否判若鸿沟?此情此景,真意义上的执政党何在?与党魁对着干的政法流氓,眼里果真有过“一尊”吗?

台上歌声绕梁,台下耳光响亮,“胡温新政”时如此,“习李新政”时如此。变的是季风的吹动,不变的是法治的虚无。党在何处?党已亡在了政法委!

2020年5月15日写在异乡(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5052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