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烧好莱坞 偷拍明星的狗仔行业面临灭绝

探析娱乐圈的狗仔文化--偷拍穷追、漠视与误导人性、短期暴利和无政府主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2日讯】中共病毒疫情重创好莱坞影视业,其中专门偷拍影视明星的狗仔队,出现收入暴跌96%,有专家直言如果情况持续恶化,狗仔队有可能会在好莱坞消失。依附于娱乐圈的狗仔文化具有偷拍穷追、短期暴利、漠视与误导人性、无政府主义等特点。

综合外电报导,美国好莱坞狗仔业从高峰期月赚140万美元,跌到目前最谷底月赚5万美元,外传已有规模颇大的狗仔队公司,因顶不住疫情重创全美,打算炒掉所有摄影记者。

一位已转行的狗仔队员工私下透露,高峰期的大间狗仔队一个月可卖7千张相片,每张平均可卖200美元,近期惨到一个月只能卖出1千张,售价也跌到一张50美元,“还没倒闭的公司,只能让员工放无薪假苦撑。”

欧美都有大型的狗仔照片网站,靠着卖照片给报刊、杂志使用维持营运,今年起欧洲生意非常不景气,销售量大减,只能期盼美国的营收,不料中共病毒随后在美肆虐,演艺人员云集的洛杉矶、纽约等地都陆续关闭公众场所。“好莱坞报导”访问X17图片库的老板纳瓦雷,他大吐苦水:“现在机场根本堵不到人。健身房?甭想了。餐厅呢?玩完了。而且目前根本没有人晚上还会去夜店。”

就算还是有艺人或名流外出,纳瓦雷坦言不知道谁会对这些照片感兴趣?尤其愈来愈多红星开始戴口罩上街自保,刚开始对于没有戴口罩习惯的欧美还算新鲜有趣,却很快就让人看到疲乏,再也不具备经济价值。他认为一般民众宅在家防疫已经太闷太苦,不希望看到艺人的生活也缺乏五光十色,当下的艺人偷拍照不足以让民众逃避现实的苦闷,卖点缺缺。

畸形暴利的“狗仔队”行业

“狗仔队”一词“Paparazzi”来自于意大利文,据说原意是指一种“扰人不休的蚊子”。1960年,电影《甜蜜生活》中一个专门拍摄明星私生活的摄影记者就叫“Paparazzo”。狗仔队被看成是记者中的“高危群体”,也是高薪一族。比如,狗仔队出车祸的概率很大,很多狗仔记者也有被拘留的遭遇。狗仔队要是惹上跟黑社会有关系的人,还很可能丢掉性命。

在美国,作为好莱坞明星产业中的重要一环,狗仔队和以窥探明星隐私为主业的各种街头小报和超市杂志是天生好搭档。一方面,明星和狗仔队之间的冲突向来不断,影星马龙·白兰度曾打掉某狗仔记者5颗牙齿,影星基努·李维斯因打伤狗仔记者的手被要求赔偿71万美元。另一方面,很多明星也知道,狗仔队可以帮自己带来人气,甚至会在举办私人活动时主动邀请他们参加。

至于收入,英国一个小报主编一年可以拿10万英镑,这在英国媒体人中绝对算是高薪。美国一名狗仔队员2005年在《时代》周刊上炫耀说,他拍摄的一张影星詹妮弗·洛佩兹的照片卖了15万美元。他宣称:“如果我能拍到一张小甜甜和她孩子的照片,就可以在好莱坞的日落大道上买下一栋房子。”如此大的回报,让美国的狗仔队竞争激烈。曾在美国踢球的贝克汉姆慨叹:“我在英国出门,顶多7辆狗仔队的车会追着拍摄,但是在洛杉矶,我曾经碰到过45辆车组成的庞大狗仔车队的围追堵截。”

盖茨图片社投身“狗仔”业

好莱坞“狗仔队”为拍摄独家照片对明星穷追不舍,甚至因为侵犯后者私生活而臭名昭著。但这个行业确实很有诱惑力,连比尔·盖茨的Corbis图片社都忍不住涉足这一领域。一些业内人士希望这个行业能摆脱低俗的形象,但一些因此而暴富的人却没什么道德底线。德国《明镜》周刊记者从西雅图到洛杉矶,一路探访“狗仔”行业的运作内幕。

作为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的独资公司,Corbis图库中拥有的照片超过1亿张,在其收购了全球“狗仔”业领导者SplashNews后。Corbis首席执行官盖瑞·申克估计,“卖给媒体的照片中有百分之五六十都是娱乐照片”,其中大部分都是狗仔拍摄的。

申克表示,偷拍名人私生活的主题一般都围绕着爱情、性和眼泪,这些故事可以让人看到,有钱人和俊男靓女们也会有尴尬和挫折的时候。例如詹妮弗·洛佩兹在智利与舞群中的某人过夜;爱尔兰歌手希妮德·奥康诺准备第四次结婚……。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传闻在SplashNews那里却都是重磅新闻。

Splash的摄影师达伦·班克斯回忆,汤姆·克鲁斯的女儿苏芮出生前3个月,他差不多就“住”在他们家门前,每天从早上5点开始一直到晚上11点,他都坐在自己的车里,盯着克鲁兹家看。当时共有8名“狗仔”潜伏在克鲁斯家门口,但是“最后我拍到了最多的独家照片”。班克斯共拍摄了有关克鲁斯一家生活的8组照片,价值几十万美元。

当然,娱乐新闻机构主要是靠曝光明星丑闻起家的。一名靠狗仔队发财的媒体人承认:“我们以前总是说‘你的不幸就是我们的幸运。 ’”手持长焦镜头的“狗仔”们收入颇丰,因为他们拍摄的照片往往价值不菲。

一个称职的“狗仔”都是无政府主义

纳瓦拉曾是法国《世界报》的战地记者,曾被派往伊拉克和柬埔寨。 1996年,他创办了X17图片社。他曾称自己是第一批知道迈克尔·杰克逊死讯的人之一,因为他手下的一名记者拍到了杰克逊被送往医院时,救护车内的情景。

狗仔业让纳瓦拉成为了富豪,他住着市区豪宅和海边别墅。有报道称,他的公司每年的营业收入约为1000万美元。

同行看不起纳瓦拉,因为他不雇佣专业摄影师,他手下的团队主要是由来自巴西等国的移民组成的,他只要每个月付给他们一笔固定的费用,就可以拥有他们所拍的所有照片的所有权。他让摄影记者不要从老远的地方拍摄明星,而是要近距离用闪光灯“闪”他们。

事实上,纳瓦拉经常被指拿法律当儿戏。例如,加州的法律规定,一个人只要有合理的理由要求保护自己的隐私,那么别人就不可以拍摄此人的照片。但是纳瓦拉认为“合理理由”是一个主观的词汇。不久前,他刚推出了热门喜剧电影《宿醉伴郎团》中的主演之一布莱德利·库珀与新女友在自家阳台的照片。

纳瓦拉说:“在不违法的前提下,我们会竭尽所能。每一个好的‘狗仔’都有点无政府主义作风。”

虽然“狗仔”们也希望保护自己职业的名声,但连SplashNews旗下的摄影师会加入“流氓”的队伍,“突袭”明星。所有“狗仔”都会炫耀自己以前追拍明星的经历。班克斯就表示,他很佩服卡梅隆·迪亚兹的车技,她经常会开着她的丰田普锐斯与“狗仔”们的SUV飙车。而当“小甜甜”布莱尼和凯文·费德林传出离婚传闻时,约40名“狗仔”追着她跑。

这往往会让人想起英国前王妃戴安娜在巴黎因躲避“狗仔”而死于车祸的事情,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认为“狗仔”队该为她的死负责。

(转自希望之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