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中国:揭秘湖南官员聚众吸毒丑闻:谁的盛世谁的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西方立法过程,首先管控政府。因为政府可以把人性恶表达到极致。

西方历来认为,政府就是盗贼。全民最大的事情就是监督政府。而官员们,作为政府的组成者,当然也在监督之列。

而东方则认为,圣人治世。朝廷是由一群最善良,最有道德的人建立的。官员们,都是饱学五车之人。千百年来,老百姓只能跪地仰望。

是的。想理解东方文化,需要在西方文化推导的那个结论的相反处寻找答案。反之亦然。

这是为什么,有人坚持认为,东西方绝难兼容。

东方文化里的圣人理政,是有着独特内涵的:人类历史往前追。在最原始的阶段,人类社会的管理者是血缘族群的长者。他们对其血缘后代有着最强烈的呵护心。因此,他当然是善良之心最深厚的人。而这些人,最初发展成人类政府组织机构。尽管他们一旦发展成政府组织机构,就有了独特的集团利益。他就可能会恶化和变质。

从根儿上说,政府的组成者,的确是从高德和善良生发的。然而,当组成政府结构的官员,丧失了信仰和底线,国将不国,更别提什么“民族复兴”了。

2020年5月2日,中国湖南祁东县被曝光官员聚众吸毒丑闻。当地文化馆排名第五的副馆长施湘君,就是那个被称为“最美湘女”的、已经身为人母的女人,和另外几名当地官员聚众吸食毒品。次日凌晨,施湘君突然全身抽搐,最终宣告送院不治。

这样一起重大涉官丑闻,显然是捂不住了。很快的,当地以不具名的形式,对外公布了这起案件。并宣布,对涉案的几名官员立案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当地人邹双龙召集了这次官员“毒爬”. 事发当晚,邹提供了毒品K粉和一种含有甲基苯丙胺的俗称“奶茶”的毒品供人们娱乐。而施湘君死后,邹双龙也仅仅被处以行政拘留。

这不是特例。早在2017年年初,祁东县就曾通报了12起党政干部涉毒案件。另据统计,仅仅2016年,湖南省就通报近百名党员干部涉毒。而这些人,大都是距执政当局离社会最近的基层干部。

祁东官毒:全县肥差部门遭坑爹族霸占

是的。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当地媒体人士格祺伟给笔者发来几份判决书和公安处罚文件。这些文件显示,早在“最美湘女聚众吸毒死”丑闻发生前,就有当地国土局干部官小杰因为组织聚众吸毒,遭到公安部门行政拘留。而此君竟然是国土局副局长、总经济师。

在中国官员处罚机制里,官员吸毒的最严重后果,是开除党籍和罢官免职。这等于宣告一个官员政治生命的结束。

案发后,官小杰为了保住乌纱帽,一度试图状告公安局。但笔者获得的一份编号为(2020)湘04行终29号的判决书显示,法院最终认定公安程序上违法,但支持了公安对其作出的处罚决定。

有趣的是,熟知内情的人士提供的另一份政府内部文件显示:同样身为当地官员的官小杰的父亲官东生,曾因受贿罪被判刑两年。而神奇的是,在监外执行两年后,官东生竟然被重新入党、重新招干(中国政府内部对于干部聘用的一种制度),先后任职中心市场办主任、洪丰工业园主任。而后,能量通天的官东生被曝因为在项目招标上照顾了当地执政官员雷某的亲戚,被调任肥缺部门公路局,担任局长。

官氏父子的能量之大,在当地可谓声名显赫。那个曾经组织参与吸毒的官小杰,更被曝只有初中文化。

据知情者透露,在5月2日聚众吸毒的官员中,一名叫做曹亚丽的女子,就是当地公安局前局长的女儿。

这样的敏感信息,当然不为公众所知。在施湘君死后,据信参与吸毒者凑了大约50万人民币。买了这位40岁女官员的命。至于她那个年龄尚小的儿子,没有人提及。面对妻子的“不光彩之死”,施湘君的丈夫选择了沉默。

东方文化中的圣人治世。何时变成了这般狼狈局面。

实际上,湖南官员涉毒案件近年来呈现井喷模式。除了前述祁东涉毒官员。早在2015年4月,湖南临湘市副市长龚卫国,就是被公众广为熟悉的“吸毒”官员之一。

2015年4月14日前后,湖南岳阳、临湘官场开始流传龚卫国吸毒后被抓的消息。4月21日,据湖南岳阳市委、市政府消息,岳阳临湘市市长龚卫国涉嫌吸毒,公安机关已正式立案调查,已经免去龚卫国临湘市委副书记职务。两天后,湖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三湘风纪网"发布消息,临湘市委副书记、市长龚卫国涉嫌违纪,省纪委决定对其立案调查。副市长吸毒,背后当然有腐败。2017年7月,龚卫国被法院认定滥用职权、受贿共计157.5万元,获刑7年。消息一出,民众惊呼:清官一个呀。

拿什么拯救你 我的官老爷

官员扎堆吸毒。与中国当局倡导的“为人民服务”形成鲜明对比。是信仰崩塌,还是盛世新潮呢。

有接近中国官场的人士就说,近年来,中国当局高密度的反腐败高压态势下,可以说是“官不聊生”。基层官员在恐惧和焦虑中,应付著日常工作。而身为党员,这些人中的很多人入党动机不纯,为了政治上进步,请客送礼谋得一个党员的身份,曾经是很多初涉官场人士的选择。这些人根本没有“为人民服务”的信仰。双重因素,导致了官场毒祸横行。

“早年间流行“溜冰”,就是用一个矿泉水瓶子和吸管作为工具,将冰毒溶解,进行吸食。现在,发展到了直接玩K粉和甲基苯丙胺成分的高纯度毒品。真是令人大开眼界”。一位公安人士曾在一次闲聊中透露,即便是公安内部,也有人涉毒。这些操作往往是,底子不干净的企业家买单,官员们负责享受。

美酒加K粉  最美湘女的最后一次狂欢

施湘君死后,网络迅速归于平静。这些年来,当局反腐败信息披露力度,已经让普通民众失去了兴奋感。一个又一个的贪腐官员,用他们的极度贪婪、两面人生,颠覆了人们的想像力。人们似乎对此类事件,越来越麻木。毕竟,一个鬼故事讲上无数遍,也会没有了刺激感。

知情人士说,曾获评最美湘女的施湘君事发当晚,与邹双龙、曹亚丽等9人,先是豪饮美酒,再吸K粉狂欢。一直“嗨”到了后半夜。

谁也不知道在这场由公安局长女儿参与的聚众吸毒Party上,人们谈了什么。或许,政治上的进步、对未来的迷茫、对反腐败的抱怨和恐惧,是当晚“毒爬”(Party)的主要议题吧。

大陆知名新闻平台东方网刊文说:从以往的惯例来看,这种涉及到公职人员的案子,往往结果是“人亡案销”。即使涉及到其他人员,相关部门查处的力度也随之减轻,最后的事实也只有“内部通报”了。该网呼吁,务必深查祁东官员集体涉毒背后,是否涉及到腐败。否则,湖南的官员们将一路“毒”到底。

然而,并没有那么容易。湖南官场的“毒“瘤,一直坚挺著。

一份来自祁东县的举报资料显示,该县几乎所有肥差部门,早已经被官小杰这样的官二代们霸占。比如,当地高官周友元之女进入县人社局、政协副主席向德元之女进入县宣传部、副县长周国栋之“女友”杨丹进入县政府办。祁东县组织部小车班司机肖扬保的大儿子,据称心智不健全,也被安排到了县市场管理处。而衡阳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长雷某的女儿雷斐然,也被安排进了官场。

涉毒官员处罚畸轻,首要原因当然不仅仅是法条威严的丧失。以上这种密集的裙带关系,遍布中国县域经济领域。在“叔父辈”的关系网的保护下,动了谁,都是对一个利益集团的冒犯。

是啊。圣人治世。相应的,利益集团也会形成。除了错综复杂的利益。没有什么能解释这种官官相护。

可现在,谁能给大头百姓们一个说法呢?!在这种裙带关系里,寒门学子们想谋求仕途上的前程,何其艰难。

最美湘女,死相不雅。然而,这戳人心扉的惨剧背后,折射了盛世真相:当这些被寄予厚望的官员们,撕掉了最后的信仰伪装。这盛世,如谁所愿?!

还没完。就在笔者准备截稿时,湖南省衡阳市纪委监察委主办的“衡阳反腐网”刊发了一则消息:该市衡东县自然资源局、融媒体中心、吴集镇,又有包括党员罗伟、赵帅在内的四人因吸毒、贩毒被通报。而很快的,这些消息被迅速下架。至于处理结果,百姓不得而知。

中国近年来的战狼未交,盛世外交颇具战果。然而,当人们仔细观察,当基层政权机关如此千疮百孔,这盛世还能撑多久?!谁对十四亿国人负责?谁又会负责?

“(中国)执政当局近年来的“全面从严治党”,为何在湖南这个地方全面失效了呢?到底得烂到什么程度,到底得硬到什么程度,才能出现官员吸毒被抓后,仍官居高位呢?”北京一位不愿具名的职业网评作家愤慨地说道。

解决问题还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就在本稿即将刊出时,向笔者提供线索的当地媒体人士格祺伟发来一段预警文字。他说,由于坚持揭露当地官员集体涉毒丑闻,他已经收到湖南当局点名威胁。

“时局动荡,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曾在2014年被当局冤投大狱长达五年的格祺伟说:“现在这个事情影响很大。可能对我进行再次清算。如果有一天我再次遭到变故,请海内外媒体同仁,务必为我发声。”

“当局还是做了一些工作的。”似乎是为了含蓄表达自己的“非敌对态度”,格祺伟补充说:当局已经在湖南郴州等地掀起了对党员干部毒品检测的行动。

那么,当丑闻被掩盖。当塌方式官员涉毒的省份不思悔改,一再挑战民众承受底线。北京当局是否应该果断采取调查措施呢?

是的。解决问题,还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