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白兵:国安法揽炒成功 中共灭亡香港才自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5日讯】中共强推香港国安法,引来美国取消香港特殊贸易待遇等制裁,局势动荡令香港市民普遍人心惶惶。香港时事评论员、YouTuber白兵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则表示,很欢迎美国的制裁,且制裁越严厉越好,美国若借此摧毁中共,香港则可获得民主自由,“我们的角色应该是:美国尽快去制裁吧!”他还预料,这场中美交锋,“中共的反应越大,越强硬应对,就死得越快,死得越惨烈。”

白兵说,当中共一宣布立港版国安法时,他即在脸书在帖文“欢呼”,“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没有能力亲手打赢它(中共),但是如果当它严重影响到香港对其它西方国家的利益时,那些西方国家就会出手。”

“香港是中共的底牌,也是美国的底牌,不能碰,一碰就触动了底线,双方就要‘开战’了。”白兵说,中美第一次贸易谈判期间,美国一直避免打香港牌。怎料,中共突然宣布立“香港国安法”,他推测,“习近平可能是骑虎难下了。”

白兵分析,习阵营为了在党内派系斗争中,保住权力,“我(习)仍然可以控制得了香港,你们不要用我管不了香港为借口来批评我,或者想推我下台,或者不要借此来制造任何的声音。”

“它们的利益所在,就是它们有多大的权力。(习)一定要保住自己的权力,所以他要立国安法。因为如果他保不住自己的权力,不仅仅是赚不了钱那么简单,而是他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白兵说,共产党内争斗频繁,每每有人挑起事端,渐渐变成大事,派系间因此进入恶性循环的斗争,就像一场场豪赌,去年的《送中条例》到《港版国安法》,都是相同的手法,“把事情越搞越大,好像去赌钱一样,越赌越大,每一次下的注码越来越多,直到看看哪一个人没有本金为止。”

而稍早美国总统川普针对香港国安法,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待遇,修改引渡条约、出口管控、关税特殊待遇等,外界质疑川普并未提出实质的制裁行动。白兵则认为,川普不会一次即亮出底牌,“看你(中共)每反应一步,那我(川普)就再加码,你每反应一步,我就再加码,这样一直打下去。”

此外,有香港民主派人士,希望美国保留香港最优惠的待遇。对此白兵认为,美国若继续提供香港最优惠待遇,将让中共继续延长寿命,“帮助中共继续留有一扇窗,可以继续有钱出入,继续用香港做白手套,维持中共的生计。”“真要‘揽炒’(玉石俱焚),真要动摇了香港的金融地位,才可以让中共屈服。”

他还认为,美中的经济实力相差悬殊,当前的对抗已不能用“冷战”来形容。“如果中共继续这么强硬下去的话,它步入死亡的速度就会更快。”面对美国制裁,“中共的反应越大,越强硬应对,就死得越快,死得越惨烈。”

“很欢迎美国的制裁,有多厉害就去到多厉害,最好就赶快制裁。你(美国)尽快去摧毁掉它(中共)!”他乐观地说,届时香港拥有民主制度,就可重起美港关系法,“美国就再给予我们优惠待遇,给回我们独立关税地位。”

他建议港人“先增值自己”,开始思维拥有民主制度后,拥有选举权,会选择什么样的人选,成为议员、特首或是总统,是善于自我包装与外交辞令的?还是拥有实际执行力的?他说:“关键在于对中共的态度。”

另外,也需提升个人素质及文化内涵,才能破解中共的“招数”,不被蒙骗,不被洗脑。而他认为中共是必须完全歼灭的,因为“只要留下一个小小的火种,它就会继续燃烧”。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建制派蓝丝三成不赞成国安法

记者:港版国安法自推出以后,引起了很大的风波,连美国也出了招。这个形势的发展,国安法是否真的可以在香港立足?

白兵:其实它们(中共)在美国发了声明后,特别是在川普的记者会后,它们(中共)内部应该有非常大的矛盾。首先看到它们(中共)突然召了香港的官员上北京,藉这机会故意问他们的意见。我觉得它们(中共)是有机会在找下台阶。但是根据它们内部和习近平一直以来管治的手法,有不少的机会它们会继续强硬下去。

记者:港府为什么要交290万个签名,让人们去表态支持国安法呢?

白兵:她(林郑)其实主要是为了拍张照片而已,就是她有了这些签名,然后便跟骆惠宁照相,主要目的是照相。中共是否会看这些签名呢?其实都不关事的。她(林郑)纯粹是在做政治秀。

记者:那些签名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白兵:那肯定很多都是假的。在香港没有多少人真的会支持国安法。首先黄丝阵型的肯定不会(支持),一大部分蓝丝也都不会(支持)。尤其最近有一些市场调查,都说了即使亲建制派、亲政府阵营里,可能都有超过30%的人,不赞成立国安法。坊间有30%至40%的人本来是撑政府的,或者是蓝色阵营的,这些人里再有30%的人不支持国安法,所以(支持的)就剩下很少人了,如何凑数也达到不300万的人(支持),所以说(签名支持)里面的水分很高。

记者:为什么蓝丝都不支持港版国安法呢?

白兵:因为会影响到他们揾食(维持生计)。特别是最近,以我所知道的,金融界也成立了工会,好像也想要罢工。大家一直都认为金融界的人是最急功近利的,最唯利是图。那么为什么这一群人都要出来罢工呢?因为如果(中共)立了国安法,无论是美国、英国或其它西方世界的反应都非常的大,那么就会令香港人不容易揾食(维持生计),这是最切身的问题。无论是做贸易、金融地产,都一定会有一个非常强劲的打击。所以即使是一些所谓的蓝丝,他们也要揾食(维持生计),或者(他们)在相关的行业中工作,他们都知道国安法会令到他们难以维持生计。

习派为保权力 不顾一切立国安法

记者:标准普尔也预测了港版国安法的影响,它会再一次去调低香港的评级。有一些数据已显示了香港的经济非常的差。觉得对经济有影响,对蓝丝也有影响,为什么中共还要强推港版国安法呢?

白兵:以习近平为首的派系,它们要保住自己的权力,那么它就要告诉其它的派系,“我仍然可以控制得了香港,你们不要用我管不了香港为借口来批评我,或者想推我下台,或者不要借此来制造任何的声音。”

在共产党政权里,它们的利益所在,就是它们有多大的权力。(习近平)一定要保住他自己的权力,所以他要立这些国安法。因为如果他(习近平)保不住自己的权力,不仅仅是赚不了钱那么简单,而是他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逻辑思维不能理解中共 派系斗争像赌局看谁赢

记者:去年推行“送中条例”最后引起很大的社会冲突,也被逼着撤回送中条例。如果中共再搞一个比送中条例更加严厉的国安法,难道它们不担心到时候会再次引发香港社会动荡吗?

白兵:很多时事评论员普遍的看法,就是说共产党的思维用我们的逻辑去推理是很难的,台湾的明居正教授其实也讲过。共产党它们自己的思维(是怎么样的),我们如果尝试从习近平的角度来想,他有点骑虎难下,他是迫于无奈一定要这么做的。

纯粹用我们的逻辑来分析,你(习近平)让香港人乖乖地赚钱,他便会继续帮你“洗钱”,这多好,你继续用香港来渗透,用钱来继续渗透全世界,你便可以将你的人或什么(事物)出口到全世界,为什么你不令香港人继续好端端的呢?很大的程度就是因为它们(中共)首先有派系的斗争,一定会(有人)挑起事端,或者有小小的事端,它们会挑起变成大事。然后就进入恶性循环,习近平为了保全自己的威权,要继续去施压。去年的“反送中”到今天的港版国安法,就是把事情越搞越大,好像去赌钱一样,越赌越大,每一次下的注码越来越多,直到看看哪一个人没有本金为止。

香港是中美底牌 双方一直不敢出此牌

记者:这次美国宣布会对香港和中共采取一系列的行动,其中提到要消灭共产主义,这一战对于中共会造成什么样的打击?

白兵:中共的反应越大,它越强硬地应对,就死得越快,死得越(惨烈)。因为川普在打中美贸易战的时候,很少提及香港。我印象提到过两次,第一次就是香港有人举美国旗有人唱美国的歌,在(反送中)抗争的现场。他说这些人比美国人更加像美国人,他们更加爱自由民主,所以他就要帮我们。那时候中共军人已经在深圳那边,川普说:如果你们(中共军人)来(香港)的话,即是我们盯着整件事情发生,不容许香港再一次发生“六四事件”。

第二次他很简短地提到香港,他说,“香港(问题)会放入中美贸易战的第二阶段之中”,但当时还没有正式爆发武汉肺炎(中共肺炎)。他就轻轻地这样提过两次(香港)。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香港真的可以说是中共的底牌,也都是美国的底牌,不能碰,一碰就触动了底线,双方就要“开战”了。所以川普一直都不想用香港这张牌,想用其它的方法,让你(中共)快点屈服,你(中共)开放你的行业,开放金融,开放网络自由,你肯民主化的话我就不用香港这张牌。但是现在最终逼到川普一定要用香港来打(中共)了。

国安法是揽炒成功 加速美国制裁、中共灭亡

记者:现在他(川普)说Stand with Hong Kong(与香港人站在一起),觉得他的这个表态,有没有什么实质的(行动),在这件事情上美国会来真的吗?

白兵:美国对中共的态度一直都很认真,从贸易战开打到现在,他(川普)每一招都打到中共,没怎么留手,因为主要美国在两三年前突然间醒过来,然后(决定)要打中共。他们在那一刻其实已经判断了,如果不打垮共产党的话,再过5至10年,他们未必有能力去歼灭这个有机会威胁到(美国)世界第一的对手。所以他们每一次的攻击都是有目的性地去攻击,由贸易战,想令到你(中共)变穷,谁知道你一定要压逼香港人的自由,那香港人一定会反抗,美国就可以用香港来回击中共。

尤其这次川普总统的记者会,他的立场讲得很清楚,至于很多人都会说:他没有讲到实质的制裁行动,他没有讲得很仔细,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即使香港是一张好像玩锄大D(扑克牌游戏大老二)时,他是一个“大D”,那张底牌是很大的,但(川普)也不能一次过亮出他的底牌,所以他讲了他的立场,讲了他可以做的事,看你(中共)怎么反应,你每反应一步,那我(川普)就再加码,你每反应一步,我就再加码,这样一直打下去。

记者:现在它(中共)要加快立(国安法),现在最新的程序是6月底就要立法,这场战役在这段时间内会怎样发展?

白兵:会加速得很快。其实本身很多人都说:现在是中美冷战。但是我们回顾上一次的冷战,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冷战),为什么他们那时候可以长时间冷战下去呢?就是因为大家的经济体都很大,都可以完全杯葛对方的经济,而自己的经济仍然可以生存下去,两边完全不相往来,这才可以叫做冷战。

但是现在美国和中国,首先中国不可以失去美国,它之前说(不允许美国的大豆进口),但是近日它变卦了,又想继续进口美国大豆,因为其它国家的大豆供应根本不能满足中国的需求,只有美国才(有足够的量)可以出口给(中国),本来在这个条件之下,它已经打不起这个冷战。第二就是两个国家的经济体的实力差得太远,不是在一个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也打不了冷战。如果中国继续这么强硬下去的话,它步入死亡的速度就会更快。

记者:林郑带一些官员到北京,觉得他们的这一场秀,要表达什么讯息?到底这个“国安法”有没有一些实质的内容?

白兵:看这一帮香港官员那么长时间以来的表现其实用“奴才”来形容他们,我想都挺适合的,那作为奴才怎么可能反抗或违背“圣上”的旨意呢?所以圣上让你写报告你也要写:快点立国安法吧!可以帮香港,又不会有影响什么。他们不会有人够胆去写一些反对的意见。

记者:最近多人出来表态支持立国安法。

白兵:当然不会是真心的啦,他们都是靠边站的。

记者:如果到时候像送中条例那样,区议会主席当时都被列入制裁的名单,可能会被DQ(取消资格),或者表示支持送中条例的话,就会引来美国的制裁。这次的国安法,如果他们签名去支持或表态的话,这些官员或者富商会面临怎样的结局呢?

白兵:富商在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生意,所以他们会比较害怕。但是那些官员,尤其是新的那一批,我想他们已预料到会受到制裁,尤其是新上任的局长、副局长,他们早已料到这样,所以他们亦会继续支持国安法,我们可以看出为什么一定要“揽炒”?中共真的有机会会换一批不怕被制裁(的官员),他们已准备好在大湾区里生活了,他们就不怕被制裁了,如果真要“揽炒”,真要动摇了香港的金融地位,才可以让中共屈服,而不是只制裁官员。

记者:国安法出来之后,香港市民情绪非常低落,很多人想移民、走资、换美金,这些都排长队,怎么看的?这个时候香港人是否需要害怕?如何影响到局势的发展?它扮演了什么角色?

白兵:香港人本身的性格使然,一定是先想保命的,所以要移民,在89和97年都有移民潮的,这次有移民潮也很正常的。他们换美金、卖房子、移民也是很正常的(现象)。你劝他留下,他也不会留下的。不走的,你要他走,他也不会走的,所以没所谓的。

但在我的角度,我是不会害怕的。我在它(中共)要立国安法的时候,我是很开心的,我有在Facebook上欢呼,因为如果它(中共)不是做到这一步,美国不会加速得这么快,它未必会在这么短时间就有这么大的反应,这就是我们一直都在说的“揽炒”,“焦土”,就是它(中共)做到这么难看,才可以更加快速令它灭亡。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没有能力真的亲手打赢它(中共),但是如果当它严重影响到香港对其它西方国家的利益的时候,那些西方国家就会出手。

若不取消香港优惠待遇 会帮中共续命

记者:一些民主派的领头人物说,反对港版国安法,但是要(美国)保留香港的最优惠的待遇,怎么看呢?这件事是否能做到呢?

白兵:如果他们想香港死的话,就可以(这样)。因为这会令到香港死去,就是你一天伤不了中共,即使可以制裁官员,但是你不要取消香港的最优惠待遇,也不要取消香港大学的地位等等,那你就是帮中共去继续延长它的生命。这个动作可能出于自私,就是我在香港有生意,你(美国)搞成这样的话,我在香港的生意可能会很差。但是这个自私的行为,很客观地看就是,其实他们会帮助了中共。帮助中共继续留有一扇窗,可以继续有钱出入,继续用香港来做白手套,去维持中共的生计。

记者:多数年轻人持什么样的想法呢?如果制裁会令香港经济差,你们是否欢迎这个制裁?

白兵:很欢迎,有多厉害就去到多厉害,最好就赶快(制裁),因为我们如果作为“焦土”或者“揽炒”,这个重点就是,你(美国)要制裁你就快点,你尽快去摧毁掉它(中共)。如果想香港有民主,我们的角色应该是,你(美国)尽快去制裁吧,我们尽快在香港看看可不可以有民主的制度,或者你(美国)逼到中共跪下,我们香港可以有民主制度了。那时候你(美国)就再给予我们优惠待遇,你(美国)就给回我们独立关税地位,就重新启动美港关系法。我们的角度应该是这样,而不是叫它(美国)不要制裁,你慢慢来,你制裁得轻一点,不是这样。

记者:你不担心,港版国安法订立之后,会因为某些言论,被中共扣帽子,将你们“人间消失”?

白兵:不担心,因为如果它(中共)要这样做,它现在就可以这样做,如果它不敢做,它是否订立国安法,都不敢这样做。

记者:面对这个即将进行的中美之战,香港人应该如何争取自己未来的民主和前景?

白兵:我想应该先增值自己,如果这次美国和中国开打,就像足球赌博一样,你是买一方赢,我猜你一定不会买中国(中共)赢吧!尤其是有看大纪元的观众,你不会买中国赢吧!如果美国赢了之后,香港很大机会会有民主,香港有民主的话,你会选谁呢?你会选什么样的议员呢?是否又是那些叫美国不要制裁香港,制裁中国(中共)就可以,是否要选那些议员呢?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如果可以普选特首的话,特首的要求是什么呢?是否他帅气地走出来,他的谈吐ok,你就会选他呢?还是你会选一个有魄力的,你选一个真的可以改革香港的人呢?(现在)人人都说要解散警队,人人都说要清算现在在位的港共官员,那我们是否应该挑选一个有能力,可以执行这些措施的人来做未来的特首或者总统?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大家这段时间要自己去思考的。也要去增值一下自己。

如果你可以选特首,你会选奥巴马的类型,还是选川普的类型?我想是大家主要要思考的(东西)。如果选奥巴马的话,大家的耳朵会很舒服,他的形象挺好的,但他实际上是否会做事呢?未必的。但如果选一个川普类型的特首的话,他可能会狠狠地去帮你将之前我讲的那些官员全部判监,把那些黑警驱逐出境,等等。那就看大家会选哪一个?

记者:关键的焦点是否就是看他对共产党的态度?

白兵:不错、不错。表面上反对,他只是口头上说一下,“什么其实共产党不好啊”,但他实际不会做什么(行动)的,选这些人做什么呢?我要选一班议员,或是一位特首,他是会帮我们香港人报仇的,而不是要他来讨好我们,或只说动听的话,但实际上什么都不做。

记者: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共产党?觉得共产党这个组织有何特性?如果私下或表面上讲一套,并没有实质去做出来,觉得结果会怎样?

白兵:结果就是你见到由布什至奥巴马,或者克林顿,(他们在任美国总统)的时候,就在助长(共产党)的势力。或者你看看国民党当初没有把共产党完全歼灭,只要留下一个小小的火种,它就会继续燃烧,这也是共产主义的“厉害”之处。我们要去看看为什么共产主义会那么“厉害”,当我们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应该将它完全歼灭。

记者:很多人不喜欢共产党,但他们会恐惧,恐惧使他们变得沉默,不敢发声。在这个黑白颠倒的时代,怎样才能战胜恐惧,令自己够胆将真实的意见反映出来呢?

白兵:在有勇气表达自己的意见之前,真的要先令个人的质素提升,即个人文化要提升。你要知道共产党的招数,其实很简单的,比如看看文革的历史,看看其派系斗争的过程,那就会从中知道它用什么手段来蒙骗人民。为什么文革时人们会批斗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要吃人?就是被毛泽东洗了脑,或者被共产主义洗了脑,这是大家要知道的重点,不要不知不觉地中了它的毒,或者做了共产党想你做的事,而你又不知道(中了计),以为自己在反对它。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