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十字路口】五大溃点来袭 中共陷危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5日讯】勿忘陆肆 五大溃点来袭 中共陷危机 人生十字路口:网络霸凌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今天是六月五日,31年前的今天,有一个著名的历史经典画面,在北京长安街上发生。

六四事件”发生之后,一名男子勇敢地挡在大批坦克车前方,阻止坦克车前进。这个过程,被外国媒体记录下来,后来成为六四事件的经典画面,而阻挡坦克的男子,被称为“坦克人”。

后来,有人说“坦克人”的名字叫做王维林,但这个身份始终没有获得证实。不过,“坦克人 ”已经成为中国人民抵抗中共暴政的重要象征。或许,今天的中国,正需要更多的“坦克人 ”站出来,阻挡中共、抛弃中共。

今天,要跟大家来聊两个重点话题,包括:

重点一:五大溃点来袭 中共政权陷危机

重点二:人生的十字路口:网络霸凌害了谁?

好,来看第一个重点。

重点一:五大溃点来袭 中共政权陷危机

很多朋友不断问我,中共到底会不会垮台?什么时候垮台?我总是回答说,中共一定会垮台解体,具体时间我不确定,但是目前中共已经出现许多“溃点”,促使中共崩溃的点。

这些溃点,就像在中共身上绑了好几个炸弹,而这些炸弹都已经点燃了引信,正在一步步走向全面引爆,到了引爆的时候,中共很可能就会严重分裂,走向崩溃。

我认为,目前中共身上杀伤力最大的溃点,主要有五个:

溃点一:美中全面对抗 中共技术资金短缺

从两年前到贸易战,到今年的疫情,美中双方走向越来越鲜明的脱钩格局。特别是北京强推港版国安法,让川普亲自站上火线,发表讨共檄文,并对中共祭出一系列的反制行动,也意味着美中双方正式展开全面对抗。

川普宣布取消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退出世卫、拒绝具有中共军方背景的学生入境美国,对华尔街上市的中国企业进行会计审查等等,都一一落实推动,还把33家中国企业列入贸易黑名单。

6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还敦促世界各国股市,要收紧对中国企业的会计审查,避免被中资企业做假账欺诈。

说白了,美方这一系列对中共的反制或脱钩举措,除了是要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之外,更重要的是全面切断中共在海外筹资的资金金脉,以及截断中共从海外取得先进科技的渠道,不管是正当渠道或非法渠道。

我们频道的老朋友都知道,我们过去多次提到,中国内部的债务危机相当严重,从地方政府到国营与民营企业,都背负着沉重债务。加上目前中国经济不佳,这些债务更是雪上加霜。

而且中共此前想推动“中国制造2025”计划来进行产业经济转型,还想通过华为的5G渗透来垄断全球市场,取得战略影响力。

但现在,华为与33家中国企业被美方全面技术封锁,香港这条进口技术的渠道也被切断,中共的技术经济转型也就受到重创。

因此,美方选择截断中共的海外资金与技术来源,等于是对中共进行精准的、没有硝烟的“封喉”战。

溃点二:经济困顿 危机四伏

贸易战、疫情与国内债务危机,让中国经济陷入严重的脆弱困境,即便官方对外宣称经济是“稳中有进”,但是,从中共这次两会的工作报告中,首度没有提出年度GDP的增长目标数字,就可以看出中共对经济的实际情况失去信心。

从官方最近谈论的经济重点,都聚焦在“就业”这个问题上,包括所谓的“六稳”或者“六保”口号,“稳就业”和“保就业”都是排在最前头,表示中共最担忧的就是就业问题。

而且,李克强最近高喊著“地摊经济”、“小店经济”,说这是中国的生机。

其实,这已经透露出,中国的实体经济与企业经营相当不乐观,有大量企业倒闭或裁员,所以才要鼓吹地摊经济,让人们都可以出来摆摊、自力更生,才能降低失业人口。否则,如果大家都有公司可以上班,拿稳定的工资,谁需要日晒雨淋地摆摊呢?

更令人惊讶的是,虽然中共一直宣称今年要“脱贫”、“全面小康”,但李克强日前在记者会上透露,中国有6亿人的月均收入只有1000块人民币,6亿人相当于中国人口的4成以上。

请注意,这个月均收入1000块的数据,应该是去年的统计数字,也就是还没有受到疫情影响的数据。现在,受到疫情、美中脱钩以及失业率高涨的的冲击,中国人民的收入与消费力,可能还会持续下降。

目前的中国经济,出口没市场,消费没力量,投资缺资金,所以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已经是拉不动了。

溃点三:党内矛盾冲突激化 北京政权不稳

我们节目的老朋友都知道,中南海内部其实处于高度的矛盾内斗状态,北京当局的权位并不稳定,习近平与江泽民派系、其他派系势力之间的角力也频频上演。

例如,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日前被中共中纪委调查,宣布落马;与周永康关系密切的司法部长傅政华也被免去职务;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也传出被抄家逮捕。这些官场动态,反映出习江两派的恶斗激烈。

与此同时,网络上也接连传出红二代陈平、邓小平儿子邓朴方、习近平胞弟习远平等人的“公开信”,彼此交火指责对方。虽然这些信件未必是他们本人所写,但能够在网络上广传,还是可以看出中共派系内斗的刀光剑影。

近日,还传出一段会议录音,据说是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的发言,她批评目前中共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谁都不可能挽救这个危局。

而且“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没有出路,改它没有用”,要从“根本上抛弃它,但不是要闹革命”,还说要习近平去养老。

从这些线索看下来,可以明显感受到,中共内部各派系正在激烈地暗地交锋,政权内部随时都可能出现剧烈变动,甚至不排除会进一步出现各派系在地方群雄割据、相互对峙的局面。

溃点四:国内疫情反弹 随时可能复发

相信大家最近都聚焦在港版国安法以及美国骚乱,几乎快忘了中国的肺炎疫情,这正是中共强推国安法的主要目的之一,让大家分散视线。

不过,这并不代表中国疫情已经全面消失、全面安全。日前武汉才因为频频传出新增案例,不得不发动一场“十天大会战”,对1100万武汉市民进行全面的核酸检测。

而东北的牡丹江也因为疫情频发,决定跟进武汉实施全市核酸检测,牡丹江市委书记也因此被革职丢官。不过,全面核酸检测是否就能控制疫情,很令人质疑。

毕竟,中共官场隐匿疫情的习气始终不改;而且地方官员被撤职丢官,会促使更多基层官员隐匿疫情;加上中国制造的检测试剂盒准确率只有3成左右,全面检测的准确度恐怕难以乐观,也就很难掌握中国的疫情实况。

所以,中共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瞒报疫情的“潜规则”不改,很可能会让疫情随时再次复发。

溃点五:国际反共势力凝聚扩张 中共陷孤立

疫情和港版国安法,让中共激怒了许多国家,让各国进一步看清中共的真实面貌,也让中共面临越来越高的国际压力。

比方说,日前澳洲主张应该对这场疫情进行独立调查,获得超过130个国家的支持,让中共相当尴尬。

此外,世界各国,从政府到民间,都有追究中共、要求赔偿的巨大声浪。目前已经有50个国家的政府与民众,准备起诉中共,几乎形成一个“起诉中共大联盟”。

北京强推“港版国安法”的举措,不仅引来美国的强力反制,英国政府也开始态度强硬起来。英国首相表示,如果北京坚持推动国安法,英国将修改法规,允许280万香港人可以前往英国工作与生活。

换句话说,如果英国真的这样做,就相当于是“21世纪的敦克尔克大撤退”,帮助香港人逃离中共的红色铁幕。

由英、美、加拿大、澳洲、新西兰组成的“五眼联盟”,也考虑香港可能会出现移民潮,正在积极研商应对政策。换句话说,港版国安法,让五眼联盟加强对抗中共的战略。

不但如此,中国与印度的边境冲突仍在持续升温,一旦两个核武大国开火交战,不但会让中共的经济雪上加霜,中共还得担忧俄罗斯会不会趁火打劫边境领土,还得担忧南海与越南、菲律宾的主权冲突。

更重要的是,印度与澳洲在64日签署“后勤相互支援协定”(Mutual Logistics Support Agreement),在事态紧急的时候,双方可以使用对方的军事后勤设施,增加联合作战能力。

而且,印度与美国、日本也都签订了类似协议,换句话说,印度、美国、日本、澳洲已经基本组成了对抗中共的军事同盟,正在与五眼联盟联合围堵中共,应对中共扩张。

好,我们帮大家重复一次,中共目前有五大溃点,让政权陷入危机:

溃点一:美中全面对抗 中共技术资金短缺

溃点二:经济困顿 危机四伏

溃点三:党内矛盾冲突激化 北京政权不稳

溃点四:国内疫情反弹 随时可能复发

溃点五:国际反共势力凝聚扩张 中共陷孤立

重点二:人生的十字路口:网络霸凌害了谁?

大家知道,我们的节目是以分析时政话题为主,但是最近有不少朋友,问我一些比较生活方面的问题,而且在世界各地都有类似的现象发生,我觉得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国际题材。

所以我们要试着推出一个小栏目,叫做“人生的十字路口”,不定期地跟大家讨论这些比较贴近生活的话题。首先要跟大家聊的是“网络霸凌”。

近期以来,世界各地都陆续发生许多网络霸凌导致的悲剧,比方说,22岁的日本摔角选手木村花,因为遭到网友的留言霸凌,最后选择寻短。

在韩国与台湾,近年来也有多位女星相继因为网络霸凌而轻生。即便是没有镁光灯聚焦的一般民众,网络霸凌导致寻短的案例也是层出不穷。

什么是网络霸凌呢?简单说,就是用过度激烈、极具恶意的语言暴力去攻击、伤害他人,造成他人的心理压力与精神受创。

我们举个例子,假设唐浩在节目里说,“一加一等于三”。结果,有观众留言说,“是不是写错了?一加一应该等于二。”这种回应的态度与言词,比较温和,叫做“建议式反馈”。

另一名观众留言说,“一加一等于二都能写错,这个水平也太糟了,怎么可以做媒体呢!”这种回应的态度与言词,比较重了一些,叫做“批评式反馈”。

还有一名观众留言说,“一加一等于二都不知道,你是猪啊?去撞墙吧!别在人间丢人现眼了!”这种凶恶的态度,或比这更严厉的态度和言语,就叫做“霸凌式反馈”了。

我记得,在社交媒体发达以前,网络霸凌的案例相当少见,甚至连这个词都没有。然而,随着网络社团、脸书、推特等等社交媒体的相继出现,网络霸凌的情况就开始出现,特别是近几年层出不穷,成为全球性的问题。

然而,我认为,网络霸凌不仅仅是造成受害者的伤害,人们经常低估了一点,就是加害者经常也会深受其害,但是他却浑然不觉。怎么说呢?

大家知道,以前在没有网络或社交媒体的传统年代,人与人之间的相处都是面对面的群体互动或者通过电话、书信进行一对一的互动。

面对面的群体互动,会让人们考虑到身边其他人对自己的观感,从而会在言行上比较有所节制,应对进退也比较会受到伦理道德和礼节的约束,比较不会公开恶言相向,或者对某一个人公开进行非常恶劣的言语暴力。

即便是私底下进行一对一的言语暴力,但因为其他人看不到,所以对当事人的心理伤害程度,也会相对较轻一些。

但是,到了网络社群与社交媒体发达的现代,因为网络具有“匿名性”、“公开性”、“追查相对不易”等等特质,于是,许多人就开始敢于在电脑前大放厥词、口无遮拦或者酸言酸语地攻击别人、谩骂别人,从中获得快感。

因为,他们会觉得,不管我说什么,别人都不会知道真实的我是谁,所以就渐渐地开始什么都敢说,而且渐渐地越说越难听,语不惊人死不休,好像非得用唇枪舌剑把对方砍个好几刀,才觉得痛快,也就造成各式各样的网络霸凌。

但其实,网络霸凌表面上,是加害者通过网络科技的保护,敢于“畅所欲言、逞凶斗狠”,因为觉得没人会看到,不必负责任。

但实际上,是网络科技的过度使用,让加害者自己一步步脱离了传统道德与礼节的规范,从而让自己人性原有的善良和理性一步步地被边缘化、被锁起来;而人性里恶的一面,则不断被滋养、不断被放大。

大家知道,《三字经》里头开宗明义就写道,“人之初,性本善。”人性本来是善良的,但是网络霸凌却很可能会让科技把人的善良本性给埋没了。

长期下去,可能会让自己的脾气与性格越来越暴躁,越来越易怒,说的话也会越来越难听,待人处事也会越来越极端。最后,反而是让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不好的人,也就等于自己跟着成为网络霸凌的受害者。

而这种人的性格从本善走向恶化的过程,是因为网络的过度使用或者不当使用造成的。因此,网络的匿名性,虽然是言论自由的保护伞;但是如果使用不当,就会变成伤害他人的暴力武器,同时成为伤害自己的慢性毒药。

换句话说,我们本来是要使用科技来帮助我们的生活更便利,但是如果过度使用或者使用不当,结果就会变成我们被科技捆绑了,或者被科技逐渐改变我们的人性。也就是,我们原本要“人役物”,最后反而变成“人役于物”了。

所以,我们要提醒大家:

  1. 一, 网络匿名性,不是为所欲为的保护伞。
  2. 二, 网络霸凌,是伤害他人的暴力武器,也是伤害自己的慢性毒药。
  3. 三, 适度使用科技,要“人役物”,不要被“物役人”。
  4. 四, 传统伦理与礼节,有助我们保持善良本性。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订阅之后,请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这样您就有机会收到我们的新节目通知了。

我们下次再会。


持善

万象决一念

未来善恶间

心清百妄断

秀美出尘仙

唐浩

(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