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线】民主派被跟踪 白色恐怖袭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9日讯】“港版国安法”还未落实,多名香港民主派人士近日已遭身份不明人士的跟踪偷拍;香港公务员事务局长聂德权6月7日称香港公务员视同“国家公务员”,民主派谴责犹如实行“一国一制”;重磅中共内部文件曝党官20“不准”;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直指中共已是“政治僵尸”。

中共“白色恐怖”恫吓民主派

6月5日,立法会议员谭文豪离开立法会时被人尾随。当谭上前对质对方时,发现对方操大陆口音,并否认是警察。在要求下,此人删去其手机内偷拍谭的照片,但当谭文豪报警期间,他突然拔腿逃走。

谭文豪表示,过去一两个星期已感觉被人跟踪,他感到对方不怀好意。他说:“今次可能是踩线,以后会否对我作出袭击?或者当我驾驶时会‘被意外’?”

立法会议员陈志全亦指,近日接获民主派区议员等通知,有人全日对他进行跟踪。他指,过去已听闻北京对民主派议员有“人盯人写报告”的做法,相信香港成立国安部门后,会只派出更多国安人手出任“秘密警察”去监控民主派。

神秘乡音汉跟踪黄之锋

另外,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及南区区议员袁嘉蔚,6日也被人跟踪偷拍。黄之锋6月6日在脸书发帖指,当晚他与南区区议员袁嘉蔚再度被跟踪,目前已回到家中,一切尚可,并没什么大碍。

黄之锋上传的影片显示,一名身型肥胖的戴口罩男子,在对面马路用手机拍照,黄之锋等人上前,质问对方是否是中共公安、国安或中联办的人,为什么要偷拍。黄之锋说,该名男子表现激动,大喊大叫,反问众人为何拍摄他。然寡不敌众,口罩男转移视线指众人抢劫,并作势挥舞雨伞,其后登上一辆的士逃走。

黄之锋表示,过去一星期已察觉到不时有中年人连同可疑私家车跟踪自己,且跟踪地点遍布港九,对他“全方位跟踪”。虽然面对人身威胁,黄称由于对香港警察无任何期望,故未打算就事件报警。

黄之锋强调,事件反映了国安法尚未实施:“这种白色恐怖,全方位的跟踪已是非常之明显,渗透得好严重。”相信自己在国安的跟踪名单榜上有名,但他强调:“不能够因为这种白色恐怖,而吓怕我们去反对国安法。”他呼吁大家出入小心,避免独自一人外出。

袁嘉蔚在帖文中亦表示,过去数天她与团队都不停被跟踪偷拍,每次揭发后,对方都会狼狈而逃。

袁嘉蔚表示,这种“秘密警察”式的监控滋扰是“白色恐怖”,除了监控政治人物,亦向他们的身边人施压,制造寒蝉效应。她指出,由跟踪偷拍,到“铜锣湾书店”事件的绑架送中,目的都是扼杀香港人的言论自由。

聂德权称港公仆属“国家公务人员”

中共在港落实全面管治权,政治中立的18万公务员亦不能幸免。

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6月7日出席民建联举行的“强化管治 寻找出路”圆桌会议时称,香港公务员除了是香港特区的公务人员,亦是属于“国家公务人员的一员”,故此香港公务员思考问题时要考虑上述两种身份。他更扬言,未来将强化公务员团队的国家观念和意识,包括对中国宪法和《基本法》列明下的宪制秩序“加强掌握”。

聂德权说,公务员不论个人信念如何,应对在任特首及特区政府“绝对忠诚”。他指出,公务员若参加违法集会,或公然反对政府,将依规定处理。他并就公务员“政治中立”解释,部分人认为政治中立是“两边都不帮”,但他认为公务员支持政府政策是理所当然和责任所在。聂德权又表示,正研究公务员是否要宣誓效忠政府。

港区中共人大代表叶国谦6月8日出席港台节目时附和称,聂德权的说法没有问题,并直言,公务员在广义上就是中国的“国家干部”。

不过,香港公务员工会联合会总干事梁筹庭表示,香港《公务员守则》要求公务员履行公职时恪守政治中立,但无提公务员不可批评政府。公务员下班后只是一个普通市民,他质疑聂德权的说法:“好似要求公务员24小时都要遵守《守则》”。

新公务员工会主席颜武周亦表示对聂的“双重身份”论感到惊讶,过去无听过相关说法,《基本法》99条列明公务员效忠的是香港特区政府,而非中央政府,他促政府交代清楚。

民主派议员斥聂德权图谋“干部化”香港公务员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指,聂“双重身份”有关说法十分恐怖,明显想令香港公务员加速“干部化”。他认为,这种做法是试图透过向公务员进一步施压,令他们日后要如内地干部般,奉行对中国共产党绝对忠诚和服从的政治文化。

身兼公务员及资助机构员工事务委员会成员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莫乃光亦认为,聂德权的说法绝对有问题,犹如命令香港公务员日后要赤裸裸实行“一国一制”,亦令过去强调非政治化的香港公务员变成“绝对政治化”。

根据大陆法例,“国家公务人员”除要拥护宪法,更要拥护共产党及社会主义制度,并须坚持习近平思想为指导及接受共产党领导,成为国家政治工具。

有网友说:“麻烦搞清楚公务员的薪资来自哪里,是来自香港纳税人。重有(注:广东俗语,意思是‘还有’)civil servant(注:‘公务员’的英文),即是香港纳税人的仆人,上至高官下至低层都是香港人的工人。”更有网友笑言:“支持香港高官薪酬与中央接轨!”

事实上,自反送中运动以来,有不少公务员不但支持运动,甚至更有人因参与而被起诉或撤职,港府欲整治公务员的说法甚嚣尘上。继公务员事务局局长换人,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就曾明言,希望数年后落成的公务员学院,一如国家行政学院般。而所谓的国家行政学院,又名中共中央党校。

资深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对《苹果日报》表示,国家行政学院与中共中央党校,在组织体系上虽有不同,前者培训各级公务员,后者则培训中共党员,但两者的性质和教育内容一样。他认为,张建宗之言论反映“香港整个管理体制会进一步大陆化,因为到时教的是什么内容?可以预期是北京认可的内容”。

重磅中共内部文件曝党官20“不准”

近日,一份中央和国务院机关发布的中共内部重磅文件曝光。文件规定,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党员工作时间之外的政治言行,有一连串的20个“不准”,令人惊异。

这份中共内部文件共6页,名曰“关于印发中央和国家机关党员工作时间之外政治言行若干规定(试行)的通知”。该文件的发布时间,是2020年5月20日,即中共两会召开的前一天。有分析认为,这是中共当局想要全面控制中共党员的言行,谨防在两会期间发生“内讧事件”。

该试行规定有一连串总共20个“不准”,包括在“任何场合”,“包括一切私生活场合,不准说不同意见”,特别是“不准发表偏离‘两个维护’”的言论,搞任何“低级红、高级黑”;不准点赞不准浏览“反动网站”;不准“收听收看境外反动电台和电视节目”;不准擅自接受媒体,特别是境外媒体采访。

另外还有,不准散布违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言论;不准妄议中央;不准制造、传播政治谣言及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言论;不准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不准搞两面派、做两面人等等。

中宣部降温“地摊经济”暗批李克强

近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公开提倡“地摊经济”,但该言论不到一周就被中宣部封杀。党媒央视更发热评:地摊经济非灵丹妙药,一哄而起会适得其反,暗批李克强地摊经济令全国城市管理功亏一篑。

两会记者会上,李克强曾提及“中国有6亿人,只有1000元的月收入”,而且宣称要过紧日子,被外界质疑是打破习近平脱贫梦,突显了中国贫穷实况。有网友表示,依据相关党官20个“不准”的规定,李克强无疑已经违反了好多条。

资深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接受《苹果》访问时指出,这次中央突然要“地摊经济”急降温,背后涉及习李之争。他更预计2022年下半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如若习近平出任第三届国家主席,李克强绝对没可能跟他再“冧庄”,必定被踢出局。

事实上,这些“不准”的指控,在中共通报官员落马时相当常见。2020年新年伊始,中共官方点名批评3名已经落马正部级高官,包括赵正永、秦光荣、孟宏伟。

中共陕西省委前书记赵正永,被批是典型的“两面人”、“两面派”,大搞特权,培植个人势力,搞团团伙伙等。

中共云南省委前书记秦光荣,被批“公开发表与全面从严治党要求相违背的言论”;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被批“对抗组织,拒不执行党中央决定”,“公权私用,滥权妄为”等。

全国政协原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原主任孙怀山落马后,中共官方通报,孙怀山“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搞团团伙伙,对抗组织审查”等等。

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落马后,中纪委指责说,鲁炜阳奉阴违、欺骗中央,肆意妄为,妄议中央,拉帮结派、搞“小圈子”等。

习近平第一个5年任期,从中共十八大到十九大,被打掉的大小“老虎”和“苍蝇”多达140多万,查处的省军级以上的党员干部和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处分厅局级干部8900多人,县处级干部6.3万人。

其中前常委周永康、前政协副主席苏荣、令计划、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以及被江泽民内定为“接班人”的薄熙来、孙政才等人,几乎全部涉及对抗组织审查、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等。

评论认为,整个中共官场早已经腐烂到根,民众已经丧失信心。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亦直指,中共已是一个“政治僵尸”,没有人能够挽救这个危局。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