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奇闻:耳朵里的天国世界(上)

云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现代科学认为的天是在星际间、银河外,传统文化智慧却向世人描述了天的另外一种概念,微观中也可能存在着天,而且那里还有超凡脱俗的天国世界。

唐德宗贞元年间,前科进士张左曾经对他的叔父讲过一个故事。张左年少时旅居陕西西安鄠县和杜陵一带。一次在一个郊外,看见一个老者骑着一头四只蹄子是白色的黑驴。老者看上去气质非凡,和颜悦色的,背着个鹿皮包。

老者骑着驴从小道上踏上了大道。张左觉著有点好奇,就过去搭讪著询问老人家从何而来。老者笑而不答。张左还是不肯舍弃,再三地询问,老人突然间火了:“年轻人,你把我当强盗和杀人犯呐,这么逼着问我从哪儿来的干什么?!”张左吓了一跳,赶忙说:“我看您气度非凡,定是高风亮节,甘愿侍奉在您左右,您何必斥责我呢?”

老者说:“本人无法术要教你,只是长寿罢了。”说完就鞭抽毛驴一溜烟走了。张左驱马追赶,进了一家客栈。张左问店家要了壶酒,赶到老人的房间,试探著问:“先生肯否赏脸与我共饮啊?”老者高兴地说:“啊!这还差不多,正合我心思。”

酒过三巡,张左问:“小生孤陋寡闻,先生您见多识广,还望赐教。”老者开口了:“我所见到的不外就是梁陈隋唐几代的事情罢了。个中贤愚治乱,史书上都有记载。我倒是可以给你讲些史书上看不到,却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

老人就打开话匣子了:“在宇文周时,我曾住在岐山,扶风人,姓申名宗,因仰慕神武帝(高欢)而改名申欢。十八岁时,跟随燕公于谨到荆州征伐梁元帝。攻陷城池后,大军即将凯旋回归。我梦见两个穿黑色衣服的人对我说:‘吕走夭年,人向主寿。’睡醒之后,我便到江陵的街市上找占梦的人,占梦人解释说:‘吕走就是回字,人向主就是住字。就是说你住在这里,就能长寿。’当时军队驻扎在江陵,我便向校尉拓跋烈请求说,我想要留下来,没想到竟被允许了。”

申欢又到了占梦人那里,占梦人说:“留下来就是依梦而行,就对了。”占梦人又给他讲了一段因果。

申欢前生曾是梓潼的薛君胄,喜好服用木蕊散,也很喜欢寻异求道,每天能读《黄帝内经》、《老子》等一百页。后迁居于鹤鸣山下,结庐三间,奇花翠竹丛中,泉水山石萦绕,世外桃源啊!

某年的八月十五,君胄坐于庭中长啸独饮,喝到酣畅时,突然高声道:“薛君胄疏澹独饮,难道就没有异人相伴吗?”

说话间,忽然觉得耳朵里有车马声,君胄反倒昏昏欲睡,刚走到席子间欲躺下,眼前出现了红色车轮青色车盖的小车,拉车的牛犊也是红色的,小车是从自己的耳朵里出来的,车高两三寸,感觉从耳朵里出来也没什么困难。那车上坐着两个小童,也是两三寸高,绿头巾青披肩。车上还有个车夫。两小童踏着车轮下来了,对君胄说:“我们从兜玄国来的,您长啸月下,德音雅乐,内心深感敬慕,愿坐席恭听清音雅言。”

君胄说:“你们刚才是从我耳朵里出来的,怎么是从兜玄国来的呢?”两童子说:“兜玄国在我们的耳朵里面,您的耳朵里哪能住的下我们?”

君胄说:“你们才两三寸高,耳朵里怎么会有天国,即便有,住的也都是小虫子罢了。”听了这话,童子也不生气,说:“怎么就不行呢?我们国家和你们国家并没有不同,您若愿意,我可以带您去,若愿意留在那里,您就可以脱离生死之苦了。”

其中的一个小童就把耳朵侧着伸过来,君胄往里面一看:果然别有天地,花卉繁盛,房屋鳞次栉比,清泉绕绿竹,风光旖旎。君胄便一头跳了进去,来到了一座无比壮观华丽的城池。

他正彷徨著,两小童已经站在身后了。小童对他说:“我国和你的国家大小一样,请跟着我们去见蒙玄真伯吧!”

(待续)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