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役情最前线】中印冲突最新细节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4日讯】中印边境流血冲突最新报导指,中方士兵都是新面孔,更具侵略性,印军已获授权使用武器;美国情报称中共军官下令攻击,美媒透露攻击行动由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批准;北京管控升级小区封户,核酸检测混乱,过万速递员被隔离;呼吁结束中共政权,山东诗人鲁扬遭逮捕;报导武汉疫情,上海公民记者张展被控罪“涉嫌寻衅滋事”。

中印流血冲突疑点多 中方士兵都是新面孔

有关6月15日中印边境爆发的流血冲突,印度方面透露了更多的详情,表明上周双方士兵的混战,共发生了三个回合,印度指挥官第二回合就被巨石砸中头部丧命。诡异的是当晚参战的中方士兵都是新面孔、并非平常部署在边境的边防军。

“今日印度”电视台6月21日在采访相关陆军士兵后,首次详细还原15日晚的混战全过程。双方交战地点位于印方14号巡逻点。

早在流血冲突前10天(6月6日),双方军长级官员进行会谈,决定纾缓当地紧张局势,达成协议后双方部署撤离第14巡逻点。双方同意在加尔万河的拐弯处设立的中方观察哨,位于实际控制线的印方一侧,中方与印方达成协议、承诺会将其拆除。会谈后的几天,此观察哨被中方撤除。

就在中方拆除观察哨后的第二天,印方B区守将、第16步兵营的桑托什·巴布上校还与一名同级别的中方军官举行了会谈。

但在6月14日,中方观察哨一夜之间突然重新出现在该处。

当印方士兵希望自己动手移除中方观察哨时,巴布上校决定亲自前往查看。6月15日下午5点左右,巴布上校带领一个小组前往该处查看,他想知道其中是否出了什么差错,因为他几天前才跟对方谈过。

到晚上7点,巴布上校率领由35名士兵组成的团队,步行前往中方哨所。印度媒体报导说,团队中的氛围是询问、而非交战。

“当他们到达中方营地(哨所)时,印方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中方军队似乎并不是熟知的面孔——他们不是通常部署在该地区的士兵。”今日印度报导说。

印方士兵曾听说中方“新”士兵到来,但他们认为,中方新兵会部署在距离实际控制线一侧较远的地区。

根据媒体报导的印度官方战术情况汇报,第16步兵营对此次冲突的评估是,参与斗殴的中方军队,不是部署在实际控制线前线的常规部队,不属于之前中方多次参与多轮会谈的军队。

“评估表明,这是有意设计的,(中方)可能使用一支更具‘侵略性’,对环境不熟悉的部队在加尔万河谷率先采取侵入行动,也可能他们有更大的意图、占领加尔万河上的印度过境点、涵洞和桥梁。”今日印度引述官方文件报导说。

中方士兵突然推搡印度上校

当巴布上校抵达哨所后,这些“新”中方士兵立即摆出交战姿势。对话开始后,巴布上校询问中方为何重新设立哨所,一名中方士兵站出来、用中文咒骂,并大力推撞巴布。

印度媒体报导说,在陆军,看到指挥官不受尊重和被殴打就等于看到自己父母受虐待,所以印方士兵立即反袭。印军随后放火烧了中方哨所,他们认为,中方士兵推撞印方指挥官已经“越过了非常危险的红线”。

巴布上校向来以冷静和谨慎著称,他当时判断,“新”中方军队的出现以及一名年轻中国士兵完全出乎意料地突然出拳,可能还有更大的事情在后面。因此,他把受伤士兵送回营地,并要求他们带更多的援兵过来。

印指挥官身亡 印方交还中方士兵尸体

几小时后,双方爆发第二回合的战斗,也是在这次斗殴中造成当天的大多数人员伤亡。

当时天已黑,能见度直线下降。巴布的判断是正确的,更多的“新”中方军队正在加尔万河岸以及河岸右边的山脊位置守候。差不多印军一进入这一争议性区域,中方士兵就开始从上往下投掷巨石,并放水冲向印军队伍。

晚上9点左右,巴布上校被一块大石头击中头部、跌入加尔万河。

第二回合的肉搏战持续了将近45分钟,双方死掉的士兵尸体都堆了起来。整个混战沿着实际控制线扩散到几个不同的地点,双方有近300人参加,在过程中中方使用了带刺的金属棒和带刺铁丝网包裹的棍棒。

当晚10点到11点,双方开始寻找尸体。

巴布上校和其他一些印度士兵的尸体被运回实际控制线的印度一侧,而其余的印度士兵则留在中方一侧,以评估情况。

据悉,中共在冲突发生前已用无人机进行过侦察,引发第三回合斗殴,从晚上约11点,零星地持续到第二天中午才结束。

印军继续沿着山脊线向右移动,双方激烈的打斗导致许多人坠入河中,也有的人掉到岩石上撞伤。据说,这跟中方在河岸边进行的土方工程有关。

随后,双方军队的医生赶来运送死者和伤者。在黑暗中,双方还交换了士兵遗体,但仍有10名印度官兵的遗体留在中国境内。至今,中方未公布中国士兵伤亡人数和冲突详情。

美情报称中共军官下令攻击 印度紧急增兵

美国情报评估披露,一名中共高级军官授权他的部队在中印边境加勒万河谷攻击印度军队,导致一场近45年来最严重的流血冲突。数十名军人丧生,使中印两国紧张局势急剧升级。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引述一名熟悉情报评估情况消息人士的话透露,中共军队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批准了这次在中印边境地区的攻击行动。

中印边境致命冲突发生后,印军紧急增兵,增调山地部队、战机、坦克至边境,包括装备了地狱火导弹的阿帕奇攻击型直升机。

印度总理莫迪及国防部长辛格相继表态,称边境印军将不会受到禁止使用火器的禁令约束。这意味着,双方冲突升级的可能性大增。

印度与中国边界军方指挥官于6月22日举行会谈,试图化解双方有争议的边界一带的紧张局势。

印度国内,过去一周持续爆发反华示威。22日,印度贸易商联合会在首都新德里焚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相片,以及中国商品,呼吁在全国范围内抵制中国的产品。

该组织代表印度7000万名贸易商和四万个贸易协会,已要求联邦和州政府支持抵制中国商品,并取消政府和中国公司的合约。而中国是印度第二大贸易伙伴,截至2019年3月的财政年度,两国双边贸易额为870亿美元。

联合会主席在致印度部分州首席部长的信中写道:“全国充满了极大的愤怒和情绪,不仅要在军事上、而且要在经济上对中方做出适当的回应。”

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表示,正在暂停三项投资计划,其中包括长城汽车公司的计划。很多中资企业在该邦投资。

中共军机再飞台海 美2航母菲律宾海演习

情势紧张的不只中印边境。

中国军机近期频繁飞入台湾西南方防空识别区。台湾6月22日侦获到中共轰-6、歼-10型战机短暂进入台湾西南空域。根据公开资讯,这是中共军机自6月9日以来,两周内第8度侵犯台湾防空识别区(ADIZ)。

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官方推特6月21日发布消息指,美国海军“尼米兹”号和“里根”号两个航母战斗群,当天同时齐聚菲律宾海,将展开双航母军演。加上已经继续执行部署任务的“罗斯福”号航母,美国近期在西太平洋已集结了三个航母战斗群。

北京管控升级小区封户 核酸检测混乱

下面来关注北京的第二波疫情。

北京的第二波疫情不断升级,当局防疫措施也是乱像百出。

6月21日,官方声称北京核酸检测机构24小时连轴转,至6月20日已采样逾220万人。但北京市民张先生向大纪元反映,核酸检测一片混乱,几天过去了,检查结果至今查看不到。

张先生介绍说,他是15日检测的,但至今不知道检测结果。他说:“给你一个号,让你自己上网去查,你查不到,现在网站所有的人都打不开,因为人太多了,根本就查不出来。”

他还介绍说,核酸检测的费用也不一样,“我老伴去检测就收180(人民币),等我检测就没收钱。我们的医保都一样,来检测不是一家公司。”

小区封户 连门都不让出了

北京市民说,现在小区的管控升级了。张先生说:“从22日开始,就连楼都不让你下了。每家贴个磁条,只要门一开,就报警了,据说每家每户都会安装这么个东西。”

北京网友乖乖-小可说:“高风险地区还在上班呢!天天就这么来回穿梭高中低风险地区。”

也有网友说:“为什么核酸阳性无症状的人,居住小区不封闭也不公布,我同事住大兴,小区公告了,新闻都没有发布,也未封闭小区。”

也有网友回应:“我家也是,地图上都不显示有疫情,我是醉了。”

有人说高风险区即使检测阴性也需隔离14天,没什么好说的,结果引发一片议论,“筛查了,谁也没说不配合,4天没出结果,社区和市民热线都踢皮球,凭啥封门。”

北京过万速递员被隔离

随着二次疫情在北京的全面爆发,北京的速递员面临灭顶之灾,几万人的队伍全员被强制核酸检测,至少有三分之一以上已被隔离。

家住大兴区的赵先生,以速递为生。他6月23日告诉大纪元:“我现在不送外卖了,只是给各个公司送一些文件或散件什么的。结果被大数据给扫出来了,公司安排我们每个人必须做核酸检测,这都好几天过去了,也不通知结果。我现在是处于居家隔离。”

有网友转:“原医院急诊科的同事给说这次北京疫情比较凶险,防不胜防,他们下了死命令,让哪里都不要去。因为1至2周会爆发,现在潜伏期。这次疫情比上次要严重得多,按时间推算两周以来去过新发地的人至少十几万,都是潜在密切接触者,与这些人接触的人数更多,少说也有几十万,接触者可能就在你身边。”

“中国制造”惊魂:住户清早出门楼梯不见了

下面报导几则短消息。

近日,网络上一段影片显示,浙江台州的一位五楼住户,早晨起床准备上班时,推开房门突然发现楼梯没了,站在自家门口却如临深渊一般。原来楼梯已经垮塌。有人批评承建商罔顾人命,也有人批评在中国到处可见豆腐渣工程。

呼吁结束中共政权 山东诗人鲁扬遭正式逮捕

山东诗人鲁扬因自拍影片,呼吁结束中共独裁政权,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他妻子张女士,已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了这一消息。

另外,曾报导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张展,6月19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名被上海当局批捕。她是第四名因报导武汉疫情而被强制失踪的公民记者,前三名记者分别是陈秋实、方斌和李泽华。

张展因长期在网络平台发表批评中共“一党专政”、腐败滥权等言论,多次被上海市警方约谈、传唤及威胁,被吊销律师执业证。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