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追踪】红二代爆中印冲突中方伤亡人数 网友提一大质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6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热点追踪,我是尉然。

今天节目的主要内容有:两位中共红二代,一位发布中方伤亡人数,一位说给印度一点教训;胡锡进叛变,《环时》不归党管;罢习公开信后,王瑞琴再声明与亲属断绝关系。

红二代爆中方伤亡人数

在6月15日的中印边境致死冲突事件中,关于中方的伤亡人数,中共始终避而不谈。当然,越是这样,就越是引发各种猜测。6月24日,一位中共红二代蔡小心在微博爆出新料,称中方的真实伤亡情况是受伤5人,其中2人因伤重不治死亡。

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时常爆料的蔡小心,是中共开国少将蔡长元之子,他在6月24日下午6点发文说,“我们的因为保家卫国而受伤的五位英雄里两位因匕首刺要害,转成重伤抢救八天,前天抢救无效走了。”

蔡小心在发文中说的前天,就是指北京时间的6月22日。截止到6月24日,中共一直都拒绝透露中方士兵死伤的人数。但印度媒体有不断地披露双方冲突的伤亡情况,印方曾透露,印度士兵至少20名丧命;中方士兵有43人死亡。

此外,蔡小心还提道,“有个别媒体人为了流量,在第一天当时没有牺牲的情况下就大面积散布有伤亡了,然后被骂惨了,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就只字不提‘亡’,但今天就急不可耐马上暗示有亡了又不说多少位。”

不知道这个“个别媒体人”是指谁?但在中印冲突事件中,在大陆能说得上话的,有发声权的也就是《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了。胡锡进在6月16日发推文说过“紧急向知情人士了解,我方也有人员伤亡”,至少胡锡进在第一时间就讲到“亡”了。

而胡锡进在6月24日,又发了一篇文章说:“我相信阵亡者已在军内受到最崇高的对待,而且相关信息最终会在恰当时间通报全社会”,同样说到中方有人阵亡。

如此看来,蔡小心说的媒体人应该是指胡锡进了。其实不管胡锡进说了什么,也都怪不得他,胡锡进能通过微博发出声来,是因为中共官方需要他放出消息。

中印冲突事件中,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军方发言人张水利之外,还有一个被中共官方允许的发言人,那就是胡锡进。胡锡进进行的所谓个人发言,有知情人向他透露消息,有一个不会被秒删的微博发言平台让他说话,他的发言可以带动民间的情绪,左右民间舆论的导向,还可以让一众不满中共降温处理中印冲突的网友们有一个发泄情绪的地方,大家可以和胡编一起喊喊“虽远必诛”的口号。

中共让一个党媒编辑担当了发言人的角色,又不用担负任何外交措词的风险,至于胡锡进是否会从中共的外交部领薪水不知道,但也很可能只是胡锡进的性情使然,顺便给外交部帮个忙。

跟胡锡进相比,蔡小心发布的微博很显然被区别对待了,博文很快就被删除。但他发布出的消息,可能也是官方允许民间知道的,毕竟根据蔡小心的消息,中方伤亡人数较之印度要少得多,中方面子上总算过得去。

但也有网友质疑蔡小心的爆料,给出的理由是士兵穿着厚厚的冬装,而且据报导中方边防一线士兵也配备防弹防刺背心,匕首很难刺穿,认为受石头或硬器攻击受伤、或坠崖落水伤亡的可能性更大。

同时,还有另一位中共红二代也对中印冲突表达了看法。这位红二代是中共开国少将金如柏的次子金一南,他在日前接受中共“央广军事”采访时称,中共军队在加勒万河谷给印度一个教训,促使印度执政者清醒,这一点非常好,制止对方的冒险,是以小冲突防止大冲突。

金一南关于“给印度教训”的表态,似乎与外媒报导的“给印度教训”的说法相吻合。

6月22日,《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U.S. News World Report)杂志说,熟知相关情资评估并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透露,6月15日的中印冲突事件,是在中共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的授权下发生的。

消息人士说,先前中印边境发生对峙事件后,赵宗岐已表示担忧。他认为,中方绝不能示弱,才能避免美国及印度有机可乘。而赵宗岐认为,6月15日的冲突事件是“教训印度”的一种方式。

报导称,上述消息表明,这场冲突并非因中印紧张局势失控而导致,而是北京有意决定向印度发出能展现实力的信息。然而,这项计划似乎适得其反,在印度引发众怒,掀起了反华声浪。

报导中,引用熟知中共军中决策的分析家说,几乎可以肯定,北京最高层知道在这次边境冲突中所下的军令。

在最近的中印双方军长级谈判结束后,中印双方都表示要让局势降温,并公开宣布“脱离接触”,但各方消息显示,实际上双方对峙仍在继续。

印度媒体称,印度方面已沿着3千多公里的实控线(LAC)部署了特种高空作战部队。同时,印度国防部长辛格(Rajnath Singh)也即将到访莫斯科,辛格透露,会敦促俄罗斯加快交付印度刚刚采购的33架战机。

同时,最新卫星图也显示,中国的西藏林芝米林机场开始修建可供军用飞机使用的滑行道、停机坪和机库,机场附近也开始修建防空导弹阵地,中共在新疆的塔什库尔干帕米尔机场也在全面开工建设中,一旦建成,可以在此机场部署歼-16战机,实现对周边控制的军事意义。

目前,印度分析人士对局势大幅缓和的可能表示怀疑,新德里观察家研究基金会智库的潘特(Harsh Pant)说:“中国人现在说的任何话都不能只看表面,希望印度现在已经吸取了教训。”

在军事动作之外,根据《今日印度》6月25日的报导,德里酒店餐饮协会日前宣布,拒绝继续接待中国客人。德里大约有3,000家经济型酒店和旅馆,该协会已致函全印度贸易商联合会(CAIT),并表示会支持抵制中国商品运动。

胡锡进叛变 《环时》不归党管

虽然因为疫情的关系,进入印度的游客很少,但印度民间再次释放出强烈信息,不欢迎中国人。6月22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将4家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列为了“外国外交使团”,指明这些中国媒体组织是受中共控制的,其中就有《环球时报》。爱发表看法的《环时》总编胡锡进,这一次依然没有让网友们失望,再次翻墙发表了一番风格鲜明的评论。

胡锡进在6月23日通过微博说,“中美关系紧张,以至于环球时报这样的市场化媒体都受到波及,这很让人遗憾。”

尽管胡锡进想撇清《环时》和中共是被领导和领导的关系,但网友们迅速贴出了胡锡进之前的一则微博贴文:

贴文内容是:“媒体必须姓党,这是中国政治体制的重要属性。如何让坚持党性的媒体更具活力和战斗力,使它们足够强大,有能力护党为党,为国家和人民利益服务,这恐怕是关键。”

网友们随后开启了热闹的嘲讽模式:

有网友说,“老胡前后很错乱啊”;也有网友说,“老胡看来要叛变了”。胡锡进被中国知名媒体人崔永元形容是“叼飞盘”,意思是说他的言论姿态就像是金毛寻回犬,会灵巧地叼住主人扔到空中的飞盘。

在中国媒体界,胡锡进是一种独特的存在,在敏感话题繁多的中国网络上,胡锡进似乎比其他网友们拥有了更多的自由度。当然,很多中国网友们也乐于看到胡编的各种发言,因为他们也有了难得的机会可以借题发挥一下个人看法。

罢习公开信后 王瑞琴再声明与亲属断绝关系

上个月,中共两会在北京召开,前青海政协委员王瑞琴在两会期间曾发出过一封实名公开信,要求中共人大罢免习近平。日前,王瑞琴又发出了第二封实名公开信,这封信却是声明与国内亲属断绝关系。王瑞琴在声明中说:自己在5月21日发表了罢习公开信后,在中国的亲属受到了中共政府的恶意骚扰,工作、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公司的资产也被冻结、财务票据被全部扣查。她郑重声明与所有国内亲属断绝关系,不再往来。

王瑞琴说,本人追求民主反对暴政,言行举止都是个人行为,与他人无干。中共株连无辜,人所不齿。

王瑞琴在致中共两会代表的公开信中,呼吁众人联署要求习近平下台,并批评中共隐瞒新冠疫情、战狼外交、抓捕维权律师、拆教堂、建集中营等。

公开资料显示,王瑞琴曾是青海省第11届政协委员,中国民主建国会成员,根据此前媒体的报导,王瑞琴已经在2018年离开中国。

在中共制造的历次屠杀和政治运动中,株连,一直都是中共广泛使用的迫害手段,尤其是针对被列为政治敌人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信仰人士,中共不但会逼迫这些人的亲属表态和政府站在一边,还会威胁他们会失去工作,无法正常生活,对于未成年的孩子,还会剥夺他们上学的权利。

中共在中国执政几十年的历史,已证明中共才是中国祸乱的根源。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访问学者辛灏年则在推特上表示:赞成习近平下台,但共产党必须下台!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的节目内容,欢迎您订阅和传播我们的频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明天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