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汪洋赴美“救火” 铩羽而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7日讯】对美企施压以劝说美国政府改变政策,是中共对付美国的老套路。盘点中美对抗问题发现,在习近平、刘鹤与美方高管接触前,王岐山汪洋已经和美方展开接触,但均铩羽而归。中美关系走到美国全方位遏制中共,表明中共对付美国的老套路全部失灵。

川普(特朗普)总统日前表示中美可能完全“脱钩”,白宫官员近期连续批评中共带来的威胁。

美国务卿蓬佩奥6月25日公开呼吁欧洲和美国一起对抗中共,并指目前不是美中对抗,而是世界需要对抗中共。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24日发表了对中共最强硬的讲话。他说,美国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误判中共,因为忽视了其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美国人对中共的被动和天真时代已经结束。

接下来几周内,蓬佩奥、司法部长比尔·巴尔和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等白宫官员也将针对中共威胁发表讲话。美国各部门对中共各类制裁措施不断出炉。

包括25日美国联邦参议院全体议员,全票通过《香港自治法》及一项关于香港决议案,以金融等制裁手段,惩罚违反“一国两制”及香港“高度自治”的中港官员。

参议院还一致无异议通过了由霍利所推出的决议案,谴责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的决定违反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以及《香港基本法》。

6月10日,美国国会众议院约150名议员组成的“共和党研究委员会”发布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建议全面禁止中共高官和家属的签证。制裁的对象包括25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的205名中央委员和171名候补委员及其配偶和子女等。

美中关系何以至此?《大纪元》中文网选取从2017年开始的多个中共高层出面的片段,展示中共施展对付美国的老套路——对美企施压以劝说美国政府改变政策的举动,在川普政府面前屡屡失灵。

汪洋实施对美策略失灵

2017年1月美国总统川普上任,开始酝酿反制中共对美的不公平贸易。美中关系自此开始紧张。同年4月,川普和习近平在佛罗里达海湖庄园会面时,双方同意实施经贸“百日计划”。

在“百日计划”截止时,7月19日美中在华盛顿进行首次全面经济对话。此次对话,中方由中共副总理汪洋带队,美方则由商务部长罗斯和财政部长姆钦等官员出席。

会后,中方自称“兑现承诺”。但美方认为中共是在拖延时间,最后双方取消了原定的新闻发布会,更没发表联合声明。当时,一名美政府高级官员对媒体说,中美双方在大多数对美国非常重要的贸易及经济话题上,未能达成共识。

在《华尔街日报》的记者看来,在与商务部长罗斯的谈判中,汪洋认为他不必付出太多就可以使美国人满意。他认为,中共的钱将带来川普总统想要的那种结果。

中共官员认为,通过向外国银行、保险公司和代理商进一步开放中国市场,可以使中共与罗斯达成的交易更甜蜜。但是他们认为,至少在当时,没必要去达成一个协议。

此外,汪洋将在同年秋天召开的四中全会上晋升为新的政治局常委,安全地处理和美国人的交易比被批评为屈服于美国人要好。

据《华盛顿邮报》报导,当时川普最终拒绝了罗斯与中共谈出的结果,认为他对待中共不够强硬,原定的签字仪式最后被迫取消。

同年8月18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正式对中共发起“301调查”。这也是美中贸易战的导火索。

川普开始加税

几十年来,中共利用大型美企游说美国政府放弃反共,这一套手段屡屡奏效,但现在不管用了。这不仅是因为川普入主白宫,还因为中共与美国企业之间关系逐渐变差。

美国商会常务副主席迈伦·布里安特(Myron Brilliant)对《华尔街日报》表示,2000年当国会要对一项有助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法案进行投票时,大公司为了使其通过,花费了1亿美元进行游说。

迈伦说,这比之后那些公司用于所有国会贸易争端相关的费用加起来还多。

中国的庞大市场并不足以抵偿那些支持中国的公司遇到的困境。被说客们称为“Rump集团”的波音(Boeing Co.)、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 Co.)、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 Co.)等10家公司在90年代中期开始为中国加入WTO进行游说。

其中的美国数字设备公司(Digital Equipment Corp.)已经破产,同在其中的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 Inc.)在2008年几乎拖累了全球经济,不得不接受美政府救助。

第三家伊斯曼·柯达(Eastman Kodak Co.)成为了空壳公司,第四家是摩托罗拉公司,它被拆分为两家公司,其中一家卖给了中国公司,另一家则起诉一家不同的中国公司,指控其窃取技术。

到2014年中国美国商会中只有三分之一的成员对他们在中国未来两年的前景表示乐观,这个数字约是2008年的一半。

在此关键时刻,对美国人出让小部分经济利益换取美方妥协,成了中共的一种惯例。

在2017年汪洋与美方经济对话前,中共同意对美开放牛肉市场。实际上,中共只是在“卖旧货”,而刚上任的美商务部长罗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中共早在2006年就讨论过重新开放其牛肉市场。2003年,因对疯牛病的担忧,中共禁止美国牛肉进口。

2013年,当时的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在访华期间再次推销牛肉。他告诉习近平说,如果你重新开放市场,“你可以让我成为英雄。”但中共什么也没做。

对于中共来说,开放牛肉市场是每当美中产生争端时都可以做出的让步,就像2017年一样。

在川普拒绝中共的让步后,同年美中的谈判不欢而散。到了2018年,川普政府动真格,先后多次对中共征税。

王岐山恼怒地告诫华尔街高管

随着美中贸易战升温,习近平也派出亲信、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去了解美国人的需求。过去几十年来,华尔街金融大佬在中、美关系间一直有着特殊的影响力。自90年代以来,主管较长时间经济的王岐山与许多美国政客和华尔街高管打过交道。

据《超级权力对决》一书描述,王岐山多次召集了美国公司CEO们参加“非正式老友聚会”。2017年底,王岐山邀请了美国私人股本公司凯雷投资集团的联合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该公司在中国的投资涉及金融服务,医疗保健和技术领域。

王岐山向鲁宾斯坦提问,“川普是一个罕见的现象,还是趋势?” 鲁宾斯坦回答说:“川普是美国态度变化的指标。”王同意。

王岐山说,来见他的“纽约金融界人士”对普通美国人如何看待中共,以及普通中国人如何看待美国,太过于乐观。

2018年1月上旬,王岐山与包括前克林顿政府国防部长威廉·科恩(William Cohen)在内的一群来访的美国首席执行官会面,但这些人并不像中方那么热情。

王岐山要这些高管告诉他,他们在中国遇到的问题,他认为川普政府也会提出这些问题。但是这些高管主要是利用时间,向王介绍他们的公司能向中国提供什么;王岐山恼怒地告诫了这群人,他想要情报,而不是广告。

几个月后,王岐山会见了美国新任驻华大使,前爱荷华州州长特里·布兰斯塔德,布兰斯塔德于1985年在美国接待过来访的习近平。

王岐山对布兰斯塔德说中共对与华盛顿的对话有多重视,以及外国压力如何帮助北京推进改革。布兰斯塔德友好地警告说,美政府对中共政策的耐心已经变低。

杨洁篪访美未达效果

2018年2月初,习近平又派中共主管外交的国务委员杨洁篪前往华盛顿,试图缓解紧张局势。

杨洁篪带去的信息是:中共不想有争端。他告诉美国官员:“我们听到了你们的声音。”中共准备在未来3到5年内就川普关心的贸易问题开展工作。

美国官员内心愤怒,中共改革还要推迟。他们想要中共迅速改变。当时一名美国官员说,“别再给我们‘面包屑’了。”

习近平沮丧情绪爆发

2018年5月,刘鹤在华盛顿与美方的谈判失败。5月末,美中双方在北京的谈判也不顺利。5月底,白宫宣布将对500亿中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

当年6月,习近平会见了包括高盛集团和凯悦酒店集团在内的20个主要欧美跨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习近平要求他们让美国政客放宽对中共的限制。

习近平警告说,如果失败,他们的公司可能会在贸易战中受损。

根据与会人士的描述,习近平在会上说:“在西方,你们的想法是如果有人打你左脸,你要把另外一边脸转过去给他打。”“但在我们的文化中,我们会反击。”

习近平用婉转的说法提出了相当直接的威胁:“一扇门关上,另一扇门打开。”这也表示中共将对不参与贸易战国家的公司给予优待。

与会者说,在会见结束时,习近平对美国的沮丧情绪爆发了。“我们尊重你们的民主制度,”他说,“你们为什么不能尊重我们的?”

(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