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风水事件:镇水神兽的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7日讯】风水古称堪舆术,是中国历史悠久的一门玄术,也被视为象征吉兆的风向球。近期,天府之国四川洪水滔天,让人再次想起风水界的8字警言:你不动我,我不动你。四川的镇水神兽7年前被挖后,每年一到梅雨季四川都有滔天大水。

四川成都市最中心的天府广场,2013年年初一尊神秘的石兽(犀牛)出土,一度引起轰动。经多位考古专家考察,其制作年代大致距今2000年。据说,1973年就发现它了,当时没有挖出来,就地继续埋着。

好多人说,镇水神兽挖不得,但官方说是迷信,什么镇水神兽,洗洗干净就搬到金沙遗址博物馆去了,可以看到神兽身体的一侧还曾被凿击。

在中国古代,人们将石犀置于岸边镇压水怪。《蜀王本纪》记载:“江水为害,蜀守李冰作石犀五枚,二枚在府中,一枚在市桥下,二枚在水中,以厌(压)水精,因曰犀牛里。”

晋常璩《华阳国志·蜀志》中对此也有记载:“秦孝文王以李冰为蜀守……作石犀五头,以厌水精。”

犀牛,传说中有分水的功能,李冰修都江堰,以分水疏导为主,岷江被一分为二。江里石犀也在另外空间帮忙分流。

自古以来,神兽一直是影响风水的重要元素,下至大户人家的镇宅石狮,上至皇宫内的各种瑞兽,以及各类古建筑的瓦当、屋檐,无处不见风水神兽的身影。

挖了神兽会怎样?不到半年,就有了应验,此时,成都人大呼,快把神兽放回去,因为10多年没见过洪水的地方,全淹了!

之后,每年的梅雨季节四川都有滔天大水。尤其2020年,自6月初至今持续暴雨成灾,整个四川泡在水中。6月22日,四川綦江发生1940年以来最大洪水,古南、文龙、石角等21个街镇受灾。洪峰从重庆綦江过境,涨幅达10至11米。

据统计,重庆的灾民人数从22日统计的4万人,次日已扩增到21万人。

6月23日,四川阿坝州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发出洪水预警,警告“沿岸相关单位及社会公众加强防范,及时避险。”视频可见,高涨的河水夹带大量泥沙,沿江的房子被冲走。

鸟巢让位北顶庙

四川官方有胆挖神兽,北京政府却不得不让地。鸟巢边上有一座北顶娘娘庙,原规划为拆迁建筑,2007年却成了北京市的文物保护对象,因“娘娘”在北京市政府面前作法,充分展现了强拆后“大恶果”,令官场一班人惊魂不已。

“水立方”(国家游泳中心)开工后,拆庙也开始了。2004年8月27日下午3点钟,几个工人刚刚拆掉北顶娘娘庙两扇庙门后,鸟巢附近就刮来了一阵罕见的龙卷风。

《北京纪事》报导说,一股旋转的黑色风柱在半空中席卷了整个“水立方”工地,风柱有七、八米高,三、四米粗,旋风夹着黄沙将工地围栏的铁皮卷起10多米高,把刚刚建好可抗7级风力的临时建筑物几乎全部摧毁,整个建设工地夷为平地,现场陷入瘫痪状态,44名工人受伤,2人当场死亡。

据气象专家称,在北京的气象资料中,没有过“尘卷风”的记载。尽管狂飙将整个体育场建设工地夷为平地,但位于“龙卷风”袭击区内的北顶娘娘庙却完好无损,大家都觉得非常神奇,也感到害怕,所有人都开始犯嘀咕,有许多工人怕真的冒犯了神仙,赶紧离开了“水立方”工地不干了。拆迁工作仍在继续。

次日,一个更离奇的消息从水立方传来:在施工现场,挖掘到一个巨大的洞穴,几名工人好奇地悄悄地往里面探了探,发现里面竟然全是蛇!施工立即停止了,就在停工的当天,鸟巢和水立方晚上发生了不明原因的停电,大家在停电时眺望远方,发现北顶娘娘庙里却灯火通明,如同有万盏电灯,实际上那儿根本就没有电灯。

总工程师连夜召集大家开会研究,又根据风水专家建议,当局最终决定“保留这座具有文物价值的明朝娘娘庙,并拨款重新修复”,为此,“鸟巢”在原规划的基础上“被迫”向北移了100米。

北京5号地铁改线

除娘娘庙之外,北京还有传说,北新桥有一口“锁龙井”,井底下就有一个海眼。深不可测,水声潺潺,据说一直通到海底去了,这就是大海伸到陆地上的眼睛。

传说老龙王想水淹北京城,被刘伯温降服,用大铁链子锁在了这口井里。刘伯温留下话,等桥旧了放老龙王出来。可人们并没有在这儿修桥,而是在这口井上盖了一座岳王庙,还把这地方取名叫“北新桥”。

这下桥旧不了了,所以老龙王就被永远的镇在了井里。这口井就在北新桥十字路口的东北角。

据说,在北新桥十字路口东北角的一间旧庙,被改成的花店,里面就真有一口井,那就是当年的“锁龙井”。现在,那里已盖起了大华百货商场,盖商场时工人们把这口井给填埋了。

井里的铁链子是不能动的,否则北京城就会被水淹。据说日本侵华时,曾强迫老百姓拉过井里的铁链子,那铁链子没完没了就是拉不到头。拉着拉着井下开始往上翻滚黑水,伴着轰隆隆的水声传来腥臭的味道。

日本兵也吓坏了,赶紧把铁链子放回井里盖上井盖再也不敢动了。后来文革期间,红卫兵也曾拉过一次,结果也是没拉成,最后害怕了。

这口井的位置就在地铁5号线附近,在修建北京地铁5号线时,北京曾传为了避开一口古井地铁改线的消息。日本人和红卫兵的真实经历,让北京政府没敢冒险。

上海高架桥下的“龙柱”

上海政府风水龙脉问题,高架桥立上了唯一的“龙柱”。多数当地人,都知道这根“龙柱”,支撑着上海最重要的东西向与南北向高架桥中心点。

90年代中,上海进行高架桥工程,1999年,当工程进行到关键的东西高架路(延安路高架)与南北高架路交叉连接的介面时,工程公司调集所有技术力量攻关,一而再,再而三,作为基础地桩怎么也打不下去。

上海为此广邀中国各地的技术精英,领导亲自坐镇,一定要将主柱的地桩打下去,但打不进的地桩依然打不进!就是勉强打进一部分,却远远不符合设计的标准和工程的要求。因为找不到问题的症结,主柱筑不起来,南北、东西高架路就无法连接,整个工程也不可能按期完竣。

事关当时上海市委书记黄菊的政绩前程,汇报到黄菊那里,实在没办法了,黄菊经过一番暗访,亲自去请上海某寺庙的一位高僧。高僧来到工地细细察看后,闭目合掌,久久不语。

过后,高僧告诉黄菊:那下面压着一条大鳄鱼精(也有说是上海的龙脉的龙头所在),大钢钻正好钻在鳄鱼背上,所以钻不动。黄菊急问:“怎么办呢?”高僧告诉黄菊:“除非作法事移动鳄鱼。”

黄菊求住持帮帮忙。开始高僧坚决不答应,说后果严重。结果架不住黄菊反复苦苦哀求,高僧动了凡心,焚香祷念,一一行事,连做7天法事,鳄鱼兽被解开咒符逃走,事毕叮嘱某时某刻后即可打桩,然后一去不返。

之后,地桩竟然顺利打了下去,不偏不倚,完全符合设计标准,南北、东西高架严丝合缝。立交桥中心的大柱子毫不费劲的立在地面。

黄菊兴高采烈的提着礼物去感谢高僧。高僧面容憔悴的求黄菊答应他一件事,说自己放跑了鳄鱼,犯了天条,几天后会死去,他死后,求黄菊一定要在那根大柱刻上九条龙形(鳄鱼)。这样或许还能挽回一点损失,黄菊答应了。几天后高僧就死去。

现在唯一能看到的痕迹,就是在介面处地桩上浇筑的巨大的七根圆型支柱周身,围上了白钢形成一个大柱,并装上了龙型纹饰,实际是九条张牙舞爪的龙形,当地人称“龙柱”。这也是上海政府不得不留下的风水灵异的铁证。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