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放水”的秘密 认清经济未来走向

作者: 蒙面财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30日讯】从第一季度中美两国赚钱最多的前20家上市公司,对比一下中美两国这20家公司所在的不同行业和结构,再分析一下中国天量放水(释放货币)背后的一些秘密。如果能理解中国特色的这种放水模式和体制的惯性,读者或能就理解中国经济当前的一些特点,并有可能进而认清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向。

中美前20家上市公司结构对比

先来看中美两国最赚钱的前20家上市公司第一季度的利润情况,概括来看,中国前20名上市公司有13家是银行。比如工商银行利润是845亿(人民币,下同),建设银行809亿,农业银行642亿,中国银行526亿,招商银行278亿。即工商银行的一个季度,也就是90天,赚了845亿,平均一天是9.3亿,可以说相当厉害了。在20名中还有3家保险公司:中国平安、中国人寿和中国太保。还有两家白酒:贵州茅台和五粮液;最后有两家,一家是中国神华,一家是中国建筑。

从结构上分析:20家里银行和保险加起来16家,两瓶酒再加一个能源企业和一个建筑企业,这就是中国A股最赚钱的前20家公司行业结构的一个情况。2019年前三季度,A股的34家上市银行的利润,就占到A股3700多家上市公司利润的比例高达51.72%,是相当高的一个比例。整个上市公司的半壁江山基本都被银行转走了。

再来看看美国最赚钱的20家公司,其中5家是网际网路公司:微软、苹果、谷歌、Facebook和ebay,还有5家是医药健康公司,美国的医疗健康公司都很强,比如强生、艾伯维、辉瑞制药、默克集团、联合健康集团;还有两家金融业公司:美国银行和维萨;两家网路公司就是英特尔和思科;另外两家电信公司就是美国的AT&T和Verizon电信;两家消费品公司:可口可乐和保洁;能源公司:雪佛龙和工业企业通用电气。

整体来看美国的上市公司比较均匀一些,网际网路和医疗各占了10强,其它的分布比较均匀。

公司不同的市值

接着我们再从市值的角度来观察,虽然中美两国前20家上市公司从利润上猛一看,差距不大。但如果从市值的角度再一个比较,差距就非常明显。主要是因为中国A股给银行的估值普遍比较低,普遍也就是5-8倍的水平,尤其是中国的4大银行,“工农中建”基本上市场是给5倍左右的估值,非常低。招商银行稍微好一些,估值在7.7倍。

为什么中国银行估值这么低?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简单来说,银行本身在全球的估值都不高。美国的美国银行、纽约梅隆银行这些大银行,在美股大跌之前也只是13-14倍的估值,跌下来现在也是7倍左右;另一方面,中国银行估值低与中国经济的特色有一定关系,常年的信贷放水导致市场对这里隐含的坏账风险比较担心,所以给它估值比较低。

通过分析我们看到,乍一眼看上去相似的企业,其中暗含的国民经济的结构是不一样的,市值方面存在巨大的差异。当然中国最赚钱的公司,在中国除了A股上市的公司,还有4家未在A股上市的公司,其中有三家在美国和港股上市:中国移动、阿里巴巴和腾讯科技,还有一家是一直不太愿意上市的但影响力巨大的华为。这4家一季度净利润情况是什么样?中国移动赚了235亿,阿里巴巴赚了212亿,腾讯科技赚了209亿,华为133亿。如果把这4家也放到A股里面,那么最赚钱的公司他们大概可以排在第7、8、9名,仍然排在银行的后面,也就是说中国最赚钱的公司也赚不过大银行。

银行赚的钱去哪里了?

可以说,中国的银行业是躺着都能赢,那么中国银行赚了那么多钱都去哪里了?中国银行已经赚了那么多钱,为什么现在还在不断地融资?比如说去年银行发行了5000多亿的永续债,目的就是给银行补血,补充资金。为什么银行赚了那么多钱还缺钱呢?因为,实质上,银行赚的钱都是“纸上富贵”。大部分利润都去补充银行的资本金去了。统计数据表明,A股上市,银行近三年的,商业银行利润的17%用于缴纳所得税,23%用于普通股的股利分配,剩余的60%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因为近些年来银行不停地进行信贷扩张,不断地做大资产负债表的规模,也就是俗称的放水。在不断的放水的过程中,银行是需要不断地补充资本金的。所以我们看到,一方面银行赚的钱越来越多,利润年年上涨;一方面银行越来越饥渴,越来越缺钱,缺少资本金,尤其是中心银行。5月4日,中国副总理刘鹤主持召开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28此会议,制定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工作方案。

中国经济非常依赖债务驱动,所以不管是企业的资产负债表还是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都受不了收缩,而是需要不停的扩张。如果收缩,中国经济就会进入严重的通缩的萧条状态,企业破产、银行坏账暴露各种问题就会显示出来,所以需要银行不断的放水做大资产规模。这个过程就需要银行不断的去补充资本金,甚至有的时候需要央行不断的降准来弥补。

我们再分析一下中国银行业的经营模式的问题,本质上银行玩的是一个杠杆的游戏,很多人认为中国实体企业的杠杆率很高,中国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可以说是全球首屈一指,高达160%,非常高。但实际上,中国的各个经济主体玩杠杆玩的最高的是银行,虽然赚钱多,但经不起坏账的侵蚀。中国银行业的总资产收益率只有1%多一点。如果全部资产只要计提1%的坏账,就可以把银行一年的利润全部给侵蚀掉。当然坏账的计提和核销有中国特色的成分,很多的贷款人家心知肚明:可能这辈子都收不回来了。但是靠着做大信贷规模,靠着借新债还旧债,依然在维持。

中国金融业似蛋糕

将中国的金融业比喻成蛋糕,涂了一层又一层厚厚奶油的蛋糕,里面的蛋糕可能有点变质了,甚至味道有点不对,但被一层又一层的奶油包裹着,人们就不容易知道里面的蛋糕是好的还是坏的。并且在奶油的包裹之下,中国经济的蛋糕看上去更大更香甜。这一层层奶油是什么?其实就是银行的信贷,也就是一层层的债务的展期和借新还旧。所以,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在不断地膨胀,不断变大,很多僵尸企业它信用评级还是挺高,依然是AAA。但是从银行角度看,贷款依然也没有变成坏账,似乎各方皆大欢喜。只要这种做大资产规模的游戏能维持下去,奶油蛋糕看上去就没有什么问题。如果哪天没有办法再为蛋糕涂奶油了,马上蛋糕已经变质的问题就会暴露出来。

我们经常听说“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它究竟是怎么支持的?实质就是不停进行这种滚动贷款,不停地进行放水,做大资产负债表,一层一层的奶油涂上去以后,企业就看不到有违约的问题了,银行也看不到有坏账的问题;但如果哪天看到社会融资规模和广义货币M2这两个数字停下来了,增速变慢了,或甚至负增长,就要非常小心。

在政府文件包括中央政治局的会议里面,还有央行的文件里,人们会频繁地看到这句话:“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很多人可能不理解这句话,其实这句话确实是点出了中国经济模式的核心特征,尤其是2008年以后这种,债务驱动经济增长这种模式。

三个字的重大意义

最新的政府文件中的表述又增加了几个字:“保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并略高”,增加了三个字:“并略高”。不要小看这三个字。2020年1月到4月的社会融资规模和M2创下了有史以来的天量放水,天量的融资数据背后反映的恰恰就是这三个字。如果还是按照以往的融资增速,奶油的蛋糕可能就涂抹不下去了。全社会的资金链就有断裂的可能性。

我们看到第一季度的GDP数据非常差,-6.8%,此时不增加全社会的融资额度,增加广义货币M2,居民、企业、政府三个主体的资金链就会岌岌可危。所以,每次经济越困难的时候,就越会看到社融的增速和M2的增速越快,确实需要维持债务链条不断裂,需要更多的债务去覆盖之前的债务,并结余出一点点资金再去维持企业也好,或居民或政府也好的基本生存。中国的经济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在专注在奶油涂层上,怎么加奶油,怎么去修补;但真正的涉及到蛋糕本质层面的经济改革和制度性改革做得太少。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