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真正的经济复苏需要回归根本

Daniel Lacalle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从目前公布的五六月宏观数据来看,经济复苏乏力,无论是失业率下降的速度,还是消费和投资的改善,都面临着相当大的挑战。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2021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预计将比新冠疫情前的水平下降40%,而美国和欧元区的失业率即使在经济复苏期间也可能保持在高位。

迄今为止,全球应对新冠疫情危机的反应一直是由需求方推动的。各国政府推出了大规模的贷款计划和补贴,同时各国央行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注入流动资金。截至6月19日当周,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 balance sheet)占GDP的47%,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占GDP的33%。

然而,这些非常措施只产生了小的影响,因为其中大多数只是对过去几年已经相当激进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的补充。2019年,随着欧元区和日本经济陷入停滞,需求方政策的收益弱化已经很明显。

效果不佳的主要原因是,这不是需求问题,而是政府强制封锁的结果。主要经济体的工业结构、人才、资本和生产能力完好无损。因此,增加信贷资金和注入流动资金,对经济增长的帮助微乎其微。

就业岗位的流失和企业倒闭的增加,主要来自经济中经常被忽视的部分:新公司和小企业。在发达经济体中,小企业几乎占所有公司的50%,它们是重要的就业岗位创造者。

根据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小企业创造了美国50%的就业机会。根据考夫曼基金会(Kauffman Foundation)2013年的一项研究,新企业几乎占了美国新工作机会的全部,约占创造就业总量的20%。

在学术论坛上,人们就小企业创造就业的能力展开了辩论,但没有人否认它们之间的相关性。不可否认的是,新公司创造了大部分就业岗位,而降低失业率的关键因素是企业能够生存下来。毫无疑问,企业经营的年限是创造就业的最重要因素。

一旦我们理解了小企业和持久企业的重要性,我们就可以调整经济政策,以最大限度地发挥经济及其复苏的潜力。企业的规模和寿命这两个因素,要求我们采取一种回归基本的方法,将政策的中心放在供给方,以优化政府和央行行动的影响力。

为了激励创建新公司,我们不能使用需求方政策,因为这些政策不起作用。税收激励和减轻创造就业负担的措施是关键。小企业和新企业很少能获得信贷或从央行政策中受益,因为它们没有资产,而且大多数几乎没有资格获得贷款。

这就是为什么欧元区和美国如果想支持强劲和可持续的复苏,就必须回到供应方的措施。正如我上周在《纾困一切的风险》(The Risk of the Bailout of Everything)一文中所解释的那样,如果我们将经济淹没在流动资金的海洋中,如果政府实施大规模的增税措施,扼杀了新企业产生和发展小企业的可能性,那么经济增长的恢复可能会很糟糕。

政府专注于提供流动资金,以便让现有的大型企业生存下去。如果引导得当,避免经济“僵尸化”,这没有错。问题是,政府忽视了新企业和小企业创造就业的能力。这些政策必须旨在鼓励新公司、初创企业的产生,同时也要防止小企业消失,尤其是当一连串的企业倒闭不是因为策略或竞争失误而被迫倒闭时。

政府需要回归最基本的方法,回到平衡预算和支持新企业和公司发展的有吸引力的税收上来。将膨胀的政府预算用于补贴和目前的消费不能使经济复苏,这些预算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增税和经济增长放缓。现在是时候恢复旨在加强经济的政策了,这些政策的目的是通过谨慎的储蓄和投资来加强经济,而不是通过债务和鲁莽的支出来推动经济。

原文A Real Recovery Demands a Back-to-Basics Approach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丹尼尔‧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对冲基金Tressis的首席经济学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摆脱央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金融市场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书籍。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