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大选:老年选票是关键

Salena Zito撰文/林达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宾夕法尼亚州韦斯特莫兰县——该广告展示去该宾州西部县的一个乡间、后工业无名小城的车程。广告中的女人说她叫珍妮,是个渔民。在2016年投了唐纳德·川普的票,而现在有些后悔,因为川普打算削减医疗补助。

广告中最重要的资讯是其年龄。她今年82岁,战略家和专家都认为,这个年龄段可能是11月选举中最重要的投票区块,而不是城郊足球妈妈、保安妈妈,也不是赛车(NASCAR,全国汽车赛车协会)爸爸(注:“NASCAR爸爸”描述大约4500万南部白人男性的人口群体,这些男性通常是中年,通常是工人阶级或中下阶层),更不是大街上抗议的人。

宾州Keystone College学院政治学教授杰夫·布劳尔(Jeff Braue)说:“老年人将决定下一任美国总统。”

布劳尔说,虽然65岁以上者一直是个强大的投票区块,但考虑到今年选举的背景,其选票将具决定性。

“老年人占选票70%还多”,他说,“其选票一直高于任何其他年龄组,并且,随着婴儿潮一代陆续进入这一年龄组,目前老年人口也在增长。”

布劳尔说:“在宾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佛罗里达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等关键的摇摆州,老年人的投票比例也高于全国平均水准。而当年,这些州不过是险胜,所以,川普承受不起稍微丢票。”

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秋季重返高潮的可能性,以及内乱不息,他强调,无论怎样努力,老龄组的票数不会大变。

华盛顿民主党战略家约翰·拉普(John Lapp)对此表示赞同。“老年人确实是关键性的族群”,他说,“川普人气在滑坡,选民在远离,过去他能够指望的人走掉了。”

四年前,川普以7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这些选民。在最新的《华盛顿邮报》/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民调中,乔·拜登在全国选民中领先10个百分点。

这项民意测验是在5月底大瘟疫高峰期进行的,完成于乔治·弗洛伊德因警察暴力死亡、骚乱掀起之前,也在全国支持取消警察的民主党人激增之前。

密西根州共和党战略家杰米·罗伊(Jamie Roe)也认识到老年选票的重要性:他们握有决定权。

罗伊说,拜登及其民主党选战组也看到:如何处理社会动荡,是老年人是否放弃川普总统的关键。

他说:“我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击败拜登的一个要点在于,反攻民主党的‘撤警’弱点,老年人希望社会安宁,需要法律和秩序。”

布劳尔说,“随着对疫情恐慌的减缓,经济重启,有迹象表明,老年人对川普的支持也将反弹。”

过去几十年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总是能够赢得老年人选票,只有民主党前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是个例外。

“2016年时,老年人并不是特别喜欢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当候选人,她自己党内的也有许多人甚至投了抗议票。”布劳尔说,“拜登对老年人更具吸引力。他们觉得拜登虽然不像川普那样直率,但更为温和。”

布劳尔说,老年人将密切关注拜登的副总统选择:“他们更倾向(拜登)选择一个温和并富有领导经验者。如果拜登的竞选搭档太过左倾或经验不足,即便在初选中投票给他的人也会在11月大选中三思而后行。”

2016年竞选,川普得以险胜取决于三个重要的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川普之所以能够击败备受青睐的希拉里·克林顿,是因为他得到了老年人的大力支持。今年大选,川普也需要老年选票。稍有不慎,拜登将长驱直入,拿下大选。

布劳尔说,若要判定胜负,只要看看老年人的态度,因其将是2020年总统竞选的决定性因素。

原文Senior Citizens Will Be the ‘Deciding Factor’ in 2020 Electio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萨林娜·基多(Salena Zito)担任国家政治记者有长期、成功的事业。自1992年以来,她采访了每位美国总统和副总统,以及华盛顿的最高领导人,包括国务卿,众议院议长和美国中央司令部将军。采访对象多达几千人,遍及全国。她对事业充满热情,采用被人遗忘的实地报导方式报导生活中的普通人,足迹深入到49个州的偏远地区。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代表《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