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田径运动员谈中共体制下训练黑幕(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6日讯】居住在洛杉矶的华人段代利曾在大陆做健身教练,他深刻的感受到在中共体制下运动员训练所遭受不人道待遇,来看一下。

健身教练段代利表示,因为小时候在田径方面有天赋,因而13岁就去了安徽省一家体校,从此开始了体育生涯。他回忆到在体校训练时的经历,超高强度的训练让他终生难忘。

健身教练段代利:“我们一般一天一个马拉松,一般情况下我们是早晨4点开始跑,跑到6:30或7点,然后吃早餐,早上上文化课,下午接着跑,早上我们练的是耐力长跑,10公里,20公里,下午我们练的是速度,跑500(米)、800(米),跑5个10个,晚上练力量,每天这样训练,我可以举一个小例子,我们那个时候穿专业的跑鞋,厚底的,在专业的跑道上跑,一双跑鞋只能跑一个月。”

他回忆,由于训练过于严酷,有好几次他都累到崩溃痛哭,身体也受到很大伤害。

健身教练段代利:“在我小时候练田径的时候,那种练田径的苦让我好几次跑着跑着就跑哭了,作为一个男生,很难去因为累了而去哭,但真的这种强度让你大强度训练,让人没有休息,因量而取胜,会让人身体受不了跑哭的,有几次大的伤是因为跑多了,身体比较疲劳,脚直接90度歪下去,这是最大的一次伤。”

他表示,受到伤害最大的还是女性运动员,有的女生因使用兴奋剂导致无法再怀孕。

健身教练段代利:“运动伤害是非常多,我可以举我身边的例子,我身边有很多女性运动员,女性运动员在训练期间,不来经期的比比皆是,因为强度太大,还有我们训练过程中,有教练的原因,有个人的原因,全民服用兴奋剂,导致她最后生理激素发生改变,无法再怀孕,有大量的人存在。”

那么体校运动员是如何遭到教练的压榨呢?请关注下期节目。

新唐人记者徐绣惠、杨阳洛杉矶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