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习面临4大危机 哪个更致命?

习隐身3周后与企业家会谈,经济比洪灾更严峻?美国制裁还不是最致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2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7月21日星期二。最近这几天其实重要新闻挺多的,有些新闻是大众关注的焦点,有些不是那么太热,但实际上却很重要。因为大家看中国的新闻看久了,可能大都会有一个经验,就是有些被炒的很热的新闻,并不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而有些看似比较平常的新闻,其实反倒可能很重要,可能对时局产生关键性的影响。

今天想和大家讨论的话题,大家可能已经看到标题了,是有关习近平四大危机

相信关心时事的朋友们最近都会有个感觉,就是中共政权的麻烦一个接一个,而且几乎个个都是大麻烦,此起彼伏,摁下葫芦冒起瓢,就这个感觉对吧,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全线溃败。也就是说,这是明显的末日将至的迹象。

很多朋友可能已经注意到了,习近平在最近的洪灾表现很反常。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他一直隐身了3周时间,直到今天才露面,而且一露面就是举行企业家座谈会。为什么会这样呢?和几个企业家座谈,比当前半个中国被淹更紧急吗?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第一个危机。

首先,我们简单讨论一下这个座谈会。新华社的报导用了很长,而且看起来光鲜亮丽的一个标题:“习近平: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弘扬企业家精神 推动企业发挥更大作用实现更大发展”。报导罗列了习近平的长文讲话,但最关键的我觉得只有一句话: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这个内循环我想大家都不陌生,因为这是刘鹤6月中旬在上海一个论坛上的发言首次提到。所以,习近平这次的座谈,等于把刘鹤的放风实锤了。也就是说,近20年经济暴富的模式彻底终结,重回计划经济也好,闭关锁国也好,已经成为既定国策不可逆转。

所以,习近平在经济上肯定有了大麻烦,不然他不会在洪水滔天的时候来开这么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座谈会。要知道,无论洪灾淹死多少人损失多少,党内权贵其实并不关心,但如果经济塌方了,权贵的资产蒸发,他们那是真的心疼,会给习近平找更多麻烦的。

李克强作为专管经济的总理,居然没有出席这样一个重要的,起码给未来10年经济运行定调的会议,只能说明:要么李克强已经彻底靠边站,要么是李克强拒绝为这个内循环模式背书,用这种方式表明,我不赞同这样搞,将来搞砸了我不担任何责任。

其次,我们都知道,今年长江流域的暴雨洪灾已经持续了至少一个半月以上,沿江各省从6月初就陆续出现洪灾,灾情也逐渐从点到面不断扩散。

但奇怪的是,习近平最初对此几乎视而不见,一直拖到6月28号才首次对洪灾作出公开指示。直到7月12日,长江水位持续暴涨,引发大众对三峡大坝的开始全民大讨论了,在这样的压力下,习近平才第二次作了指示。

而且,习近平从6月30号主持政治局第21次集体学习之后,就再也没有露过面。虽然党媒持续有他的报导,但到今天他出来开会为止,一直都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既然习近平连露个脸都这么困难,出面去灾区视察就更不用想了。

在公开报导中,只有中共总理李克强曾经在7月6号,有过前往贵州江口县山区一处遭山洪冲毁的民宅视察的消息,而且他主要是去考察脱贫攻坚的,灾后安置只不过是顺便看看。

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无论习近平还是李克强,都没有任何专门视察洪灾的行程。而今年的洪灾,无论流量还是造成的损失,都超过了大家熟悉的1998年洪灾。

所以,一个令人费解的现象是,为什么习近平没有按照惯例大炒一番多难兴邦,或者是来个习近平治水兵法之类的系列包装报导,把一次空前的洪灾反转成又一次党领导下的伟大胜利呢?天灾人祸越多,不是越体现了习近平大国领袖担当,力挽狂澜的形象吗?而且这些炒作一点不难,其套路都是现成的,早就不知演练过多少次了。

现在有一种说法,说习近平是决策疲劳,意思是习近平面临疫情反复、美中冷战、国际孤立、加上香港南海等问题,让习近平陷入“执政困难期”,可能产生了逃避及恐惧心态。

这种说法当然是有一定根据的,不过我认为并不能圆满解释习近平的反常表现。刚才我们提到了,其实大陆洪灾基本上隔三五年就会有,只是程度不同,习近平如果要去视察,收揽一下人心,可以说是很容易的,因为各级政府所有对洪灾的应对以及领导视察的安排等等,都是现成的套路,并不需要他耗费特别的精力去指挥什么。这和武汉疫情爆发不同,那种瘟疫大爆发是从来没有过的,当年萨斯都没法比,没有先例。

所以,对习近平的隐身及反常的低调,一个更合理的解释是,他有不得已的理由,没法离开北京。起码这段时间不方便离开。

有两个现象可以支持这个说法。一个是李克强也没有出去专门视察。按说如果习近平即便自己有什么苦衷不好外出,李克强作为总理,救灾是他份内之事,去灾区考察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李克强在贵州打擦边球去视察灾后情况,不慎绊倒踩了两脚稀泥,这样上好的展现党的领导人亲民形象的素材,居然官媒不报,甚至还传出风声说以后都不能再宣传李克强。

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习近平对李克强已经戒备到了锱铢必较严防死守的程度,而这反过来在相当程度证明了此前党内有人意图发起政变换人的传闻,而且换人的对象恐怕就是李克强。

另一个证据,就是几天前肖建华的明天系发难,在银保监会和证监会宣布接管其9家金融机构的时候,突然发表声明对接管提出3大质疑,并宣布讲实名举报背后的权钱交易。

中共体制下有权钱交易这一点不奇怪,但在去年5月,明天系最重要的资产之一包商银行,就已经被监管机构接管,明天系并没有说一句话。所以,现在明天系突然发难,形同造反,显然有更深更大的背景。要知道,肖建华这个超级白手套的业务范围牵涉到至少6大家族,其中5个是常委,甚至包括了习近平的亲属,猛料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

所以,对习近平来说,国内政经领域的危机已经有合并发作的迹象。最近他把刚上任半年的首都卫戍区司令又换人,在《求是》杂志发文章强调党领导一切等等,都可以看到他对自己的权力地位有巨大的恐惧和担忧。

习近平面临的第二大危机,是美国组合拳式的高强度施压,而且矛头直指他本人。

大家可能已经看到了,美国最近一周来,对北京施加的压力强度之大、策略配合之系统,堪称史无前例。

这一轮高强度施压最主要的表现是川普的主要阁员接力发表重磅演讲。可能有朋友会觉得,美国从彭斯发表新冷战演说开始,到现在这种嘴炮打了很多,但似乎没看到太多重量级的制裁行动出台。

但其实这系列的演讲性质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用班农昨天的话说,国安顾问奥布莱恩、FBI局长克里斯托弗、司法部长巴尔,加上国务卿蓬佩奥,是“四骑士”,他们的演讲对中共意识形态论述的深度,可以用“革命性”来形容。这恰恰是中共最恐惧的。

什么意思呢?我们在此前的节目中曾经提到过,现阶段对中共的制裁,哪怕达到很深程度的政经脱钩,其实都很难迅速致中共于死地。对中共来说,哪怕回到六四之后被制裁的程度,甚至回到毛泽东时代全面和西方脱钩的程度,中国真正变成一个大号朝鲜,中共都觉得有能力维护自己的权力。

也就是说,中共认为单纯的政经制裁会让日子难过,但并不一定致命。我们都知道民主党如果执政可能同样会对中共制裁,但如果对中共意识形态没有深入骨髓的了解,无论什么样的制裁都难以持久。中共能够摆脱六四之后的短期困境并依然骗过西方获得大量资金,就是典型的例子。这也是习近平等始终那么有底气的原因所在。

但如果美国社会精英阶层对中共本质有了真正清醒而透彻的认识,那就不一样了,他们会把解体中共作为头号目标,并且将其法律化,国策化。

换言之,制裁的结果是可逆的,是治标之举。而能够在意识形态上和中共彻底切割并实施打击,才是不可逆的,是治本之举。我们看到川普政府正在考虑出台的对中共党员实施旅行禁令,就是一个标志,它标志着川普团队正在着手把对中共这个头号大敌的切割要从意识形态领域达成永久化,这个目标一旦达到,无论美国换了哪个党执政,相关的基本国策都不至于有大的变动。

而行动上的体现,我们看到的,从国会议员发起‘预防台湾被侵略法案’,授权总统可以出兵保护台湾,到蓬佩奥宣布中共南海大部分主权声索为非法,再到朋友们很关注的美军双航母南海军演,指挥机多次抵近广东侦察,以及美日澳三国海军在南海军演,美印两国在印度洋军演等等,都只说明了一件事:美国已经认真做好准备和中共爆发局部战争。

而中美双方都明白一件事,一旦双方在某个地区哪怕只是擦枪走火,双方关系目前还维持的那一张薄薄的纸就将瞬间消失,美中之间再无模糊地带。这个局面,是北京当局至少目前不想看到的。为什么王毅甚至胡锡进等人都出来放软姿态?就是这个原因。

习近平的第三大危机,是他和伊朗的秘密协议曝光。这个危机完全是中共自己作出来的。这个协议就是我开头说的,表面上看不是热门新闻,但其造成的后果和影响,对中共来说简直就是灾难性的。

这条消息最早是一周前由美国媒体最先曝光,中共和伊朗准备签署一份长达25年的合作协议,内容主要是中共投资伊朗4千亿美元及大量军事安全合作,换取伊朗供应大量石油。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无法一一展开详细讨论,所以简单点说,这份协议造成的后果大概有下面几点:

1、协议规定中共可以在伊朗驻军,这毫无疑问会深度刺激美国。要知道,中兴和华为就是因为和伊朗交易而被美国一剑封喉,这个协议只会把更多中共精心培养的企业送上断头台。美国可以对苏莱曼尼斩首,当然也可以对苏莱曼尼的亲密合作者发起打击,中美关系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2、这个协议得罪了很多原本立场模糊倾向中立,而又对中共有重要意义的战略伙伴,首当其冲就是以色列。从8964以后,以色列就是中共能够获取美国先进军事技术的唯一中转站,中共吹嘘自主研发的三代战机歼十,实际上就是以色列给的技术,而这款飞机可能会出口给伊朗。以色列和伊朗是数十年死敌,他们会怎么想?协议曝光的当天,以色列大报马上就发头条质问政府:我们为什么还要和中国合作?

3、中共还得罪了沙特等中东一系列国家,要知道沙特和伊朗正在也门大打出手。这个协议甚至还得罪了俄罗斯,因为习近平等于告诉普京,我们以后不准备买你的高价石油了,而且还要在中东挖你的墙角。

总之,一句话,中伊秘密协议基本上把中共还能够获得一些支持的骑墙派中间势力一网打尽,得罪光了。我们看到最直接的一个结果就是:俄罗斯总理昨天签署政府令,俄罗斯将与印度可以相互派遣5艘以上军舰、10架以上军机以及3000人以上的部队。这几乎意味着印俄之间达成了事实上的军事同盟。

所以,打开地图看看就知道,习近平现在面临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地缘战略态势。

习近平面临的第四大危机,是大家都已经有些审美疲劳的疫情。

大家可能都看到了,从中共宣布取得抗疫决定性胜利以来,中国在东北多个城市、广州、北京以及最新的乌鲁木齐,都出现局部爆发流行。虽然官方每次都宣称用一个月左右的一刀切式隔离封闭控制了疫情,但实际情况远非如此。

在这里我就不重复中共官方通报的数据了,因为那些数据毫无意义。但如果把官方的报导、民间的爆料、海外的调查和一些医学界专业人士透露的信息等综合起来,我们还是能够得出一些非常重要的结论,我这里给大家先简单归纳一下,以后争取有机会能够和大家详细讨论:

1、北京疫情的病毒株都已发生属于D614G的变异,其传染性增强了9-10倍。官方说这是来自欧洲早期型,但实际上这个毒株最早2月份就在武汉出现了。武汉解封后又进行全城大检测,当时发现的主要的毒株就是这个类型。

2、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里面的哈萨克斯坦研究中心,有至少2名外籍专家被感染后死亡,而且时间非常短,从发病到死亡仅3天时间。这显示新疆的病毒株和北京不一样,有可能是一种毒性更强死亡率更高的类型。

3、北京进行了大规模检测,一度还从全国各地召集支援力量。具体感染数据肯定远大于官方公布的数字,官方事实上已经被迫在走群体免疫的路。

4、伦敦国王学院关于抗体的最新的研究和中国学者6月18日在《自然医学》刊登的全球第一篇研究中共病毒免疫反应论文结论一致,都证实感染者不管有无症状,体内抗体大多只能维持2-3个月,这显示“群体免疫”的路是行不通的。

所以,在我看来,对习近平真正能构成致命威胁的,恰恰是他宣布已经取得重大胜利的疫情。实际上,中国大陆的疫情并没有控制住,中共只是没有进行大规模检测而已。欧美最近疫情重新抬头数据上升,说明这个病毒根本不怕高温。

伊朗总统鲁哈尼,日前公开承认伊朗实际的感染数可能超过2500万,超过官方公布数据的百倍。伊朗的数据造假,实际上就是抄的中共的作业。我们从这一点也可以大致看出,中国实际的感染人数必定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只不过其中大多数目前都是轻症或无症状患者。

这就带来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不同毒株之间在相互作用下产生ADE效应的风险正在迅速增加。打个比方,如果北京传染性强而死亡率较低的毒株,和新疆传染性较低但毒性巨大的毒株合并发作,那将是西班牙流感第二波的重现,那才是真正的浩劫。

这个可能性有多大?鉴于时间关系,我们留待以后和大家详细讨论,但我个人对此非常不乐观。从香港逃亡到美国的闫丽梦博士,她曾经和我认识的病毒专家肖恩博士有过多次对话,他们对当前疫情最大的担忧有一个共识,就是这个ADE效应的风险已经越来越高,未来可能出现大批死亡病例,而这对中共惯性的隐瞒体制来说,才是最致命的。

好的,今天暂时就讨论到这里,谢谢各位,我们下次再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红)

唐靖远推特:https://twitter.com/tangjingyuan99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