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中共对抗美国,华人何去何从?(下)

——从少数华人征签保留微信回顾一段历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3日讯】

中共照抄纳粹德国的作业

看一看这段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中共对美国的渗透简直就是照抄纳粹德国的作业,但在深度和广度上却远远超越了希特勒和纳粹党。

中共和纳粹党都通过各种组织操纵海外侨民,煽动盲目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在美国的德国人在纳粹党授意下建立德语社团,海外亲共华人则在中共操纵下组织了CSSA和形形色色的“公所”、“同乡会”等等。两者都不以联谊为唯一目的。德裔纳粹围攻报纸、殴打反纳粹人士、庆祝德国“统一”奥地利、欢呼纳粹“解放”苏台德。海外某些华人则在中共操纵下暴力攻击法轮功学员、殴打香港抗议人士、“保钓”、叫嚷“武统台湾”以及在中美摩擦中为中共月台。

中共和纳粹党都善于使用宣传媒介,给受众洗脑,让他们在“腐朽的西方”能保持一个“红心”。德裔纳粹挥舞纳粹旗、行纳粹礼、喊纳粹口号。为了粉饰公共形象,他们惯于把纳粹旗和美国国旗一起挥舞,用来显示自己“爱美国”。美国的中共支持者则挥舞中共血旗、喊中共口号,也偶尔使用美国国旗作为掩饰。前者发行德语报纸,照搬纳粹文宣;后者除了接受中领馆的《人民日报》海外版之外,海外大多数华文媒体主动傍上中共,在美国主流英文大报上配合中共搞宣传攻势。海外有人在中领馆组织下集体学习中共X大报告,甚至公开成立党支部。二者都利用了美国言论自由的空子,其终极目的都是分化、撕裂、瓦解美国。

中共和纳粹党都力图神化母国意识形态及其首要分子。纳粹在侨民中宣称国家社会主义是挽救德国的唯一道路,希特勒是拓展德意志民族生存空间的英雄,其实就是说“没有希特勒就没有新德国”。中共对侨民不停灌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XXX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中国梦”等等。德籍纳粹庆祝希特勒的生日,某些海外华人把“党的生日”、毛诞及中共建政日当作节日。这种塑造个人崇拜、用崇高理想和口号产生的巨大裹挟力引诱青年献身“革命”的做法,是纳粹上台和中共篡政的共同基础。

中共和纳粹党都重视从青少年开始洗脑、培养偶像崇拜,并把这个政策提到了战略的高度。纳粹党下设希特勒青年团(男孩)和德意志少女团。纳粹分子在美国设立了多个夏令营,给出生在美国的孩子们灌输纳粹主义。其教师都要到德国本土接受训练。中共下设共青团和少先队,并从幼稚园开始向少儿饲喂“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在抢占教育阵地上,德籍纳粹分子比中共只能说是小巫。根据美国国家科学院的统计,截至2020年7月1日,中共在美国大学里一共开设了75个孔子学院,并在美国中小学里设立了500多个孔子课堂,多达十几万美国儿童和大学生“免费”接受中共的洗脑术。这些机构的骨干教师无一例外都是中共外派,以严格保证“党的教育”不变色、不走味。

当年,德裔纳粹团体的最终目的之一是为纳粹博得同情,让美国对希特勒在欧洲的扩张视而不见,给纳粹横扫欧洲的战争争取时间。这一目的算得上是达到了,虽然这些团体的努力并不是唯一也不是关键原因。美国在战前对德国存在幻想,因此准备不足(其他盟国更是如此),在纳粹占领奥地利、苏台德后无动于衷,甚至在纳粹入侵波兰、打响全面战争之后仍然犹疑不决,到1941年11月才对德国宣战、到同年12月才对日本宣战。那时,几乎整个欧洲大陆和中国腹地都已经沦陷了。人们都记得英国的张伯伦绥靖,但是如果美国及其西方盟国能在战争前开始强有力的介入,二战的惨烈程度、损失规模恐怕都不会那么巨大,击败法西斯的努力也不会那么艰苦卓绝。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海外亲共华人团体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他们除了帮助中共散播红色恐怖之外,是不是也想为中共在美国争取同情、左右美国舆论,为中共的扩张争取时间?现在的世界局势,除了武装冲突之外,和1930年代何其相似。在西方的默许下,纳粹主办了1936年奥运会,中共举办了2008年奥运会。纳粹在西方盟国的冷漠中扩军备战、吞并邻国,变得尾大不掉,最终给世界带来了浩劫;中共在和西方全球主义者的勾兑中做大,同样在扩军备战、骚扰邻国。现在的中共,就处在1930年代纳粹德国的位置,对全世界都构成威胁。纳粹挑动海外德国人的狂热民族主义,把他们用作海外扩张的急先锋。中共操纵部分海外华人给自己张目,把他们当作渗透西方的媒介和桥头堡。

西方华人何去何从

西方的民主自由并不完美,但是它的优点之一是反思和觉醒有充足的自由和成长空间,因此通常能抓住改正的机会。(专制国家最骄傲的是这些思想会被消灭在萌芽之中。)今天的中共除了没有向西方宣战之外,在经济、科技、舆论/资讯和网路世界都已经向西方发动了实质性的战争。川普总统执政以来,很多美国人终于认识到,西方(尤其是西方商界)用70%的贪婪、25%的无知和5%的善意组成的奶汁喂大了中共;如果现在不采取行动,这个世界体系就可能被中共颠覆,中共及其代表的邪恶势力就会独霸全球。当年纳粹搞的是以血统为基础的血汗工厂和奴隶制,不是雅利安人就得做奴隶;中共搞的是以户籍身份为基础的血汗工厂和奴隶制,出生在中共国农村基本就只能做奴隶;西方搞的是尊重人权的福利制国家和民主制。这两种意识形态绝对无法长期共存。就像当年美国必然会参加二战一样,中共和美国的冲突必然会爆发。

那么对于西方华人就存在一个问题:怎么站队?只有三种立场可以选择:第一是和中共捆绑在一起,做中共的附庸。第二是首鼠两端,中西通吃,中国好就回中国,西方繁荣时就来捞一票。第三种就是和西方一起反对中共并捍卫自己的自由和人权。

你将如何选择?如果历史能够提供任何借鉴的话,答案很清楚:一和二皆不可取。你知道美国《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是怎么诞生的吗?正是为类似美德联之类的渗透组织量身定做的。如今这个法律对准了谁?中共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中央电视台英语台、北京主流频道均已被要求注册为中共国的代理人。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是拟议中的禁止中共党徒及其直接亲属入境美国。其他西方国家也可能仿效。一旦实施,基本上就把中共隔绝在了文明世界之外。

别以为这就完了。美国还可能拿出打击中共的第三步、第四步,包括武装冲突。走到这一步那就很严重了。中共估计一击即溃,那时中共的跟班怎么办?美德联首任会长弗利茨·库恩的结局很有参照意义。此人因贪污组织经费在纽约州监狱服刑将近四年。1943年出狱时,他的美国公民身份被吊销。时值二战方酣,库恩如果自由即可能对美国的反法西斯战争构成安全威胁。于是,库恩被联邦认定为“敌国公民”,再次被逮捕并发配到德州的纳粹分子隔离营。德国投降后,库恩被遣返到西德。他的好日子并没有开始:西德当时正在对前纳粹分子进行去纳粹化,库恩又一次被逮捕并关进大牢。1951年,库恩获释,但在出狱后不久就病死。当年他在麦迪森广场花园的讲台上发表演讲的风光时刻,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下场吧?

库恩生活在一个大变动的时代。可能有人会说,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在了库恩的身上,就像一座山,把他压了个粉身碎骨。这不能当作为其个人选择开脱的借口。作为美国公民,库恩至少可以选择在他的新国家安静的生活。但他有意识地做出了错误的选择、站错了队,并因此付出了重大的代价。他的结局完全是他选择的结果,跟时代、大势没有直接关系。毕竟,跟他同一个时代、同一个族裔的美国人,更多人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我们也生活在一个巨变的时代,正邪势力又在决战,美国及其盟国又一次面临生死存亡的威胁。如果你步库恩的后尘,那么结局可能是成为西方国家和未来新中国的双重敌人。中共现在看起来不可一世,就如同当年的纳粹德国。但它们都代表着邪恶和黑暗,必将被善良和光明摧毁。果断和中共切割,不要把自己绑在中共的战车上重蹈纳粹覆辙,才是正道。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链接:田园:中共对抗美国,华人何去何从?(上)

相关文章
评论